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整理的诗(2011)(1)

◎叶来



整理的诗(2011)

《晚暮》

暮色沉入小Z的皮肤
小Z独自行走
练习晚暮,
如同沙溪这条轻缓的河流
一直平躺着
在晚春
有清明的气味
友人说,
我们上山的时辰不对
带着山中的湿气
他沉默不语
望着隐去的栟榈山
野芭蕉的枯叶
仍在山中
守着清明
孤魂像一阵清风
划过蕉叶
小Z才下到山脚
在台阶旁歇了下脚,枯叶
在旁唰唰地响
小Z染上了寒气
咳嗽了几声


《玉玄庵》

小Y去了趟玉玄庵
这是她出嫁15年后
再次来到北山
静珏女尼,也不再年轻
两人在厢房里
轻声谈话
晚秋的山风
吹过窗棂,午后不时有槐叶落下
带着凉意
记得当年,小Y被人送到
玉玄庵,被静珏女尼收留
天晚时分小Y
在油灯下写作业
缝补旧鞋
秋虫吃着槐叶
浮云离去
晚暮时分,做晚课
小Y跟着老尼围着蒲团转,敲打着木鱼
可她却不言不语
晚霜渐渐染上她的眉间


2011。4。1


《刺客前传》

岩前镇郊
有间路边店
养了几位小妞,吹簘打炮
田间油菜花开
那年春,福地把车停在
路边店吃饭
炖土鸡,烧河鱼
矮师傅进去打炮
小妞出来招待
对福地说,
要不要按摩一下,小帅哥。
福地刚洗完车
光着脚板
卷着裤脚,
神情十分紧张
师傅出来后看到说,
去吧。
春日油菜花香
在不知名的路边店
春天的酒店
福地像刺客一样,不愿离去
杀戮本身就温柔
若干年后
福地是一间货运公司的小老板
有一天他拿出一把小刀
坐在公司的帮台椅上
修指甲,吹着口哨


2011。4。13


《兰若寺》

晚春迷醉
令我失身,
在兰若寺。

在器官,在我的身体里,
在春风沉醉的夜晚
我已习惯对自己
渐渐施暴。

吞下春风中大片的酒精药丸,
喝下女妖的经血。

在前世
在荒冢。


2011。4。25

《月光边境》

这是初夏的夜晚
月光袈裟,令人心碎
容我北伐
一路如此罢了。

捕快我可以找个托辞打发
在边境
我们分手,饮酒告别
去赴他国

纵情于月光之下
风景就是当下的遗失
都因所有的欢快都隐于风中,
“樱花易于伤感”*。

这是本少的诗句
来年再托付
在樱树下,
美人垂暮,却有暴力的体香。

2011。5。26



《民国往事》

杀手已成为内心的空旷。菊花味精
少妇的香诱
必然有杀伤力
乳晕令人晕眩。

香气过境
雨后的新树叶,
练习旧枝头。

小兰去兰若寺,
求得一支签
便投河自尽,
这是一段往事。


2011。5。27


《蝴蝶》

王安撕开
小娘子的旗袍
天色渐晚
小娘子给她相公戴了顶绿帽子
王安笑着说
他妈的,你相公
走路的影子都是绿的
小娘子大笑
这是肉色写作
王安一听,说
我们再来。

肉片翻飞
晚香留蝶。

1939.王公馆
王安盗得美人归。


2011。5。28


《王公馆》

最近没有凶猛的肉传
蒲团清静了许多
隔壁的房间
是公元1939
青花,蓝瓷
一如小玉的旗袍
王安解决了帮会之事
回到公馆
解开那只蓝花纽扣
乳房生出翅膀
满房的香气

2011.9.20


《一生》

我多么像一坨屎
它的晕圈
包围着我,使我温暖
还有多年前
在吕岭路撒下的一泡尿
锁住我的倒影


《简春红》

身边的山岗一点点长高
驳旧的班车已经
在我的视野之外了
站在山坳的一处高点
它成了我凝视的对象
而我是那样地隐秘
在茂密的林子里
时辰窒息
时光显然阴沉了许多
还有那些
在枯枝上爬行的植物
让血一样的黄昏
一点点退去
风吹树去
坟包隐于暮色中
有人发来短信
说80年代末
简春红转业去了上海

2011.9.29


《饮酒诗》

——致江一郎

民国三年,太平县改以县西温峤之别称“温岭”,
称温岭县。公元2011年秋,闽地小生叶来
游经此处,访当地才俊江一郎。
一郎席设北纬28°22′,东经121°21′,
此间山海交叠,皆被一郎所纳。
在温岭,我们吃酒,海风吹来,风声掠过
石夫人的衣袂,赶来助兴。
当年,一郎饮酒,掷地有声
“拍着胸膛,我是你们的好兄弟
哪怕醉了,变成醉虾,或一滩烂泥
面具已经摘下,扔了吧”
我与本少、建明、星落河、方糖
道一声:一郎大哥,饮了此杯,
来生我们还做你的小兄弟。
说话间,暮色铺满台州,有一小块
却显得浓烈,便是此处温岭“渔家乐”,
所有的酒色都溶入在暮色里
被海风推得远远的,
又推了回来,推遍这临海郡,
隐约中听到曹孟德
登碣石山,沉吟: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这是何等的壮阔,在温岭,我们饮酒
大啖海鲜,谈人生之情怀
饮人生之大酒。
我们喝到摇晃,略有所醉
秋风卷席,卷动我们的手指
握紧酒杯,口含夜色,纳酒入怀。
席间相伴温岭才子帅哥藏马、杨邪
助推酒兴,以碗海饮,高潮满席
一郎兴致,满饮一杯黄酒
酒入口中,月色更显皎洁
撒在一郎身上,周边的山群也退了出去
被暮色压得很低,低到酒杯里,
天上云层显得羞涩,纷纷散去。

2011.11.5

《在温岭》

——致杨邪

在温岭,在夜色
杨邪低头一笑,酒瓶相望
竟如此百媚
此前
夕光打在我们的脸上
在长屿硐天
他挂电话来
席设温岭渔家乐
山光隐约
青年如此才俊,与硐天相比
他显出温岭山色的多情
不信你看
石夫人依旧怀抱夜色
痴等郎归
闽地诗人李建明
叫一声:杨邪哥哥
我们喝大碗酒
此声彼声
酒落入肚中,海碗扣在头顶
有影像为证
前无古人
后必有仿者
此POES允许转载,但敬请注明出处
在温岭,在杨邪
杨邪一笑相忘于江湖


2011.1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