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箫 ⊙ 天光灿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3新年一组:

◎瑞箫




《太和大》
 

大大的大
上面戴个帽子
就是“天”
天空的天
 
天空上有什么
有太阳
太阳的“太”
就是大大的大
下面多一点
多一个
矮卵卵(无锡儿语,土话,指女生殖器)
 
妈妈问:
太阳
是谁的矮卵卵呢?
天天在天上挂着放着
让我们来想一想吧?
 
小溪一听
简直乐坏啦
妈妈
你流氓——
 
《把握住冬》
 
虚幻的 抽象的 观念的
又一个春
已在不远处等候
 
但我
不想要观望
春的消息
 
我只要这真实的 具象的 行动的

北风 大雪  漫天阴霾
没有日照的江南
这渗入骨髓的寒冷
空旷 寂寥的大梦
 
此刻
我正把握着它
 
它是存在的
真实不虚的
它使我感到生命里阵阵的寒意
 
我把握着它
 
就像我曾把握过的
春夏秋冬
季节的轮替
爱的生长
与深藏
 
 
《四季》
 
爱过了——
春、夏、秋、冬
 
能否再爱?
 




 
《我已厌倦了表达》
 
过去
那些活在纸上的人
今天
那些活在屏幕前的人
 
那些急急忙忙搬弄生活的人啊
他们活着
仅仅为了表达
忙于表达的人
仿佛
从来就没有活过
 
而我活着
热气腾腾
 
我活着
感受或挣扎
越来越厌倦
表达
 
 
《回家》
 
一些恐惧的事情
降临到你头上
你却以为那不是你
不该是你
 
你不能承受不是你的生活
 
你发抖
像水银一样哗哗
抖成一片
 
凌晨惊起
慌乱收拾父亲的东西
 
干净的秋衣裤
袜子 内衣裤
指甲钳
菊花 茶叶
一把好的木梳
还有什么——
绝不能忘了
 
哗啦哗啦
抖成一把筛子
仿佛浑身上下已被打穿
你成了无数的窟窿眼
 
一个女人
在凌晨冰冻的黑暗里开着车
急速穿过
黑暗的生活
 
黑暗黑暗黑暗黑暗黑暗黑暗
 
空荡荡的马路上
左边是黑暗的山
殡仪馆冷却的烟囱
右边是精神病院
蒙着白布的病房
 
你穿行其中
迷迷糊糊        
 
仿佛童年回家
你要找到爸爸
一起回家
 






 
(2012年3月11日凌晨,父亲病逝于无锡)
 
 
《给爸爸的一封信》
 
亲爱的爸爸:
你在天上还好么?
我一切都好
只是很想念你
 
爸爸
2013年了
你走了快一年了
又快过年了
去年过年我们还在一起
你给我们做好吃的
我们带你出去玩
可没想到
那是跟你在一起的
最后一年
 
爸爸
记得小时候
你喜欢给我买礼物
我有一条墨绿色的百褶裙
穿起来像荷叶一样
是你出差来上海时买的
也记得你喜欢给我买吃的
下班后的包里总能翻到好吃的零食
但不记得你给我送过男人
从我小时候起
你就对一切试图靠近我的男人
充满警惕
 
读大学时你送来冬衣
日上三竿
我赖床不起
我瞒着你有了男朋友
你如此震惊
爸爸
你对那个要带我去北方的小男人
无话可说
你只是坐着抽烟  生闷气
半天才问:你们  将来 到底 打算 怎样?
多年后我做了母亲才明白
你当时等于被人捅了一刀
你像个被人洗劫一空的穷人
那个不明身份 不劳而获的小子
偷走了你仅有的宝贝——
 
亲爱的爸爸
我知道你不喜欢
任何靠近我的男人
但你默许了
多年来
你只是太爱我
你只是心疼我
 
而今天
你不会再生气
也不会再介意
什么男人将带我去什么地方
我相信你依然
不会喜欢任何靠近我的男人
 
如今
你在天上看着我
看着我每天胡言乱语
胡思乱想
你对我的人生已插不上嘴
也插不了手
你一定大摇其头
 
可你为什么送了他来?
在你走的当月
也是一个礼物么?
你是怕我太孤单怕我太想你么?
可他一点都不像你
他完全
不是你的样子
 
有了他
我反而渐渐
把你淡忘了
我不再天天悲伤和想念
我开始有了快乐和微笑
爸爸
对不起
你曾是我最爱的男人
而现在
我要开始学习
如何
慢慢
把你
忘记
 
 
女儿 燕燕
  2013年新年
 
 
《新年图书馆》
 
新年第一个好太阳
我却躲进图书馆用功
仿佛没有七情六欲的修女
没有爱 没有恨
没有时光流逝的遗憾
 
躲来躲去
最后只能
躲进书里
跟我爱的男人说着最客套的官话
跟爱我的男人绕口令
 
穿过图书馆的无人区
斑驳的阳光慢慢
变成寂寥的灯光
 
                    201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