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鱼 ⊙ 停诗房:语词的病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苹果

◎沈鱼




(二十四周岁而作)

黑夜的果园,承认一朵花的存在
需要有一株梯子靠近采撷的手
比激情更迅猛地到达,更快地
快得取消时间与想象—当苹果落地
谁也没有发现。
“而最后发现的哑巴哑口无言。”

谁是那个最后闻到苹果腐烂气息的人
谁就会变成一株沉默的苹果树,等待黑暗
把世界的秘密
一一收回

留下漫山遍野的香气与浓雾
我想午夜的园丁肯定听到了什么
或者是植物的歌唱,或者是动物的宴饮。
“而我住在深巷一幢积尘的空屋成为文字的囚犯,
在方形的阵地兜圈子。”仿佛置身于诗歌的荒原
“贫穷而听着风声也是好的。”

把手腕与脚踝的锁链扯断、解开,扔掉绳索
与钮扣,纸上的牢笼成为时光的废墟。
身后的足迹囤积苹果、苹果的根茎叶和苹果花,
而头顶的月光像鱼群一样游走。
必须在苹果限制的道路上取消关卡。
现在就让苹果自由奔跑,或在干涸的河床烂掉,
但是在此之前,必须先把种子种下,然后
等待苹果发芽……

虚构的苹果,闭上眼睛果园就空了。
宿醉的苹果,燃烧的苹果,影响言说的舌头。
“血液是苹果。”水性的苹果使叙述得以充分展开,
在身体与思想之间来回滚动,供给信息与能量。

苹果越积越多,苹果的暴动谋划多年(首先是越狱)
而当计划一旦开始
所有关于自由的限制,都在苹果落地的瞬间
消失。

但更多的人关注于摘下来的那一颗苹果--
苹果被吃掉,苹果又被吃掉,苹果第N次
被吃掉。
“我是那个收集果核的人还是那个种苹果树的人?”
“这样的疑问毫无意义!”

总而言之,
我是与苹果关系密切的人,而吃掉苹果的人
与苹果毫无瓜葛。

(2000年7月30日于诏安县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