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世游 ⊙ 采药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2年选(13首)

◎施世游



  ◎手术病人家属等待区
  
  我们不相识
  我们不交谈
  我们都在寻找
  手术状态公告栏上
  自己亲人的姓名
  从术前准备
  切转入手术中
  我们有心无心地
  观看着等待区
  播放的电视
  从国计民生的新闻
  切换到家庭伦理剧
  有人在角落里
  轻轻哭泣
  时高时低
  如天空中下着的
  春寒小雨
  时缓时急
  听着令人牙齿泛酸
  从手术中切转入
  麻醉苏醒时
  轻轻哭泣的那个人
  开始嚎啕大哭
  牙齿泛酸也随之
  切转入揪心
  但悲伤总是会愈合的
  所以我们谁
  都没有去问为什么
  我们不相识
  我们不交谈
  
  2012.2.22
  
  ◎第三人称
  
  起初,她先有他,一片叶子垂落
  荡漾起涟漪,影子微晃,捏泥
  和水、呵气,之后他再有她
  轰动了整个民国,更多的时间里
  是相对,是叩首,是举案齐眉
  剪烛夜话,就移来一场巴山秋雨
  敲响窗外的芭蕉,相顾无言
  就把明月举高,照彻短松冈
  离别就折柳,就相送十八里
  长亭更短亭,余晖倾洒满水面
  碎碎念,如果登高,她是其中一片
  他是其中一片,如果踞于云端
  河流蜿蜒如晚风吹拂的水袖
  他是蝼蚁,她是众生,两不相干
  
  2012.2.29
  
  ◎春秋三叠
  
  一、烟水行
  
  四月的天气虽然潮湿
  风中的烛火还是要远离
  月亮慢慢升起
  静坐让身形变得更轻
  子夜时需要再吃些水银
  
  二、酆都御史
  
  对于你,我并非一无所知
  包括你的前世
  在秋天的光影中
  衣衫单薄得
  像一片摇摇欲坠的叶子
  
  三、魅生说
  
  我再次看见雨落在屋内
  那人的额头时是黄昏
  薄暮苍茫
  他并没有转过身来
  并没有看见烟气中的我
  
  2012.5.14-6.29
  
  ◎河豚
  
  开始并不知,就好像鱼上桌时
  已经没有了头颅,它被整个摘去
  如同摘去诗歌里政治倾向部分
  这样,词句才是安全的
  它顺滑、鲜嫩、怡心爽口
  可以在春江水暖的湖畔
  慢慢咀嚼,品味,如抱美人在怀
  但现在,是汾湖的初秋暮晚
  不是吴越,也不见霜雪明吴钩
  吴江就在极目可望的对岸
  湖面吹起不大不小的风
  桌面开始了推杯换盏
  翻开韧劲的皮,夹起肝
  柔软的形状正好吻合嘴型
  肉质洁白如玉,美妙绝伦
  我在猜测,它那被摘去的头颅
  是否还想用能咬碎珊瑚、牡蛎的牙齿
  狠狠咬一口此刻吃它的人
  在厨师加工去毒的三十道工序中
  是否在静静地凝望,不动声色
  如同此刻的读者在凝望这首诗
  
  2012.9.7
  
  ◎他们
  
  他们部分回到了故土,部分离弃
  固执为腹内酸的淮北枳
  他们的门被敲开
  是快递员上门,他们的门被敲开
  是有人上门来换煤气罐
  上门的他们和居住的他们
  是相同的他们,居不易
  但他们不相识,只有客套的交谈:
  “哦,谢谢”、“咳,又涨了”
  他们偶尔会接到街道的通知
  可以去领取垃圾袋
  他们去时会遇到一些白头的老太,
  坐在阳光里闲聊,日子久了
  打打招呼,似曾相识
  相互变得热情起来,卸下了警惕
  但他们还是不往来
  他们的年龄还没到那个时候
  他们早出晚归,《本经逢原》说枳:
  辛,温,无毒。他们被擦拭
  用毛巾而不是包纸,他们被裹装
  用棉被和砖墙,而不是纸箱
  他们中的部分适应了气候
  成为另一个他们,他们与他们
  也开始不相识,他们被代表
  变成更多的他、他、他们
  疏肝和胃,理气止痛,消积化滞
  他们,他们逐渐取消了我们
  
  2012.11.26
  
  
  ◎怀念祖国的怀金婆
  
  你没有迈出过村镇,所以你不知故乡为何物
  你没有离开过国土,所以你不知祖国为何物
  但不知,不等于没有,我们拥有共同的故乡和祖国
  可你比我拥有的更多,你不但拥有新时代
  还拥有旧社会,作为童养媳,你经历过解放
  合作社、学大寨和饥荒,还有后来的十年
  这应该是最后一次见你了,你又谈起
  我未见过的祖母,那个身形娇小、跛脚的女人
  谈起你们的旧时光,被霜露覆盖的眼睛
  突然变得清澈、明亮,彷佛你依然是一个少女……
  “人啊,一生是多么无用”,然后又暗淡了下来
  记得扶你返回时,你的黑色对襟外套
  晾在台阶下的椅子上,正好被一阵风吹走
  我帮你追了回来,但时光无法追回
  记忆是个深色的泥潭,它只盛放少量的光
  
  年龄是无神论者最大的敌人,我逐渐倾向于有灵
  倾向于你听得见我在纸上的声音,所以我
  采用了第二人称,如果人,生来无用
  那么牲口或家禽则是幸福的,因为苦难很短暂
  不必理会每一天都是倒计时,可以再次轮回
  如果世界公平,你将会投胎到上流的家庭
  不是童养媳,而是白富美,你合法、心无歹念
  没有人会来剃你阴阳头,割你主义的尾巴
  不工作也不会饿死,作为祖国的寄生虫
  你可以离开故乡,去游历锦绣的山河
  那是多么令人神往啊,就像舰艇航行于大海之上
  
  2012.11.28
  
  ◎俳句:冬日象
  
  一、清晨
  
  光,在爬坡
  光,从萧索的枝桠间
  倾洒下来,淋了行人一身
  
  二、白日
  
  风吹动树木,吹皱旗帜
  和空气中的寒流
  但浮云千里,不可一世
  
  三、无视
  
  无视无聊,无视盛世
  粉饰和草芥,无视飞鸟高蹈
  无视横于天空的玻璃
  
  四、无声
  
  加衣,不够,加热水
  不够,加水泥,不够,还不够
  那就拧紧体内的钢筋
  
  2012.11.29
  
  ◎我住406
  
  酣睡时,又被506的高跟鞋
  踩醒了,她
  总是凌晨三五点钟
  返回
  她工作地点在酒吧
  我去敲过她三次门
  我妻子也去敲过两次
  最后一次她和一个小姐妹
  冲了下来,用手
  拍飞了我的眼镜
  她那小姐妹说再敲
  就雇二十个人到楼下堵我
  她会雇谁呢
  我对那二十个人
  充满了想象
  就好像现在,我在想
  作为一个异乡客
  当她穿过马路时
  她有没有看见那些我曾看见的
  工人们在彻夜整修路面
  铺设滚烫的沥青,然后碾压
  远处打桩的马达
  轰鸣在城市的心脏
  
  2012.12.24
  
  ◎欠三表兄的没法还了
  
  他的脚又被石头砸断了
  很奇怪,伤的是同一只脚
  阿姨累得躺倒,没有护工
  我问他,社保还在交着吗
  如果有,就属于工伤
  他告诉我说已经停掉了
  他认为这没什么作用
  我捏了捏拳头
  我们不知道是否能够养老
  但至少这还算是一根稻草
  
  事实上,他并没有再次受伤
  他脚伤发生在十几年前
  我不过是再次梦到了他
  太快了,石头从高处落下
  让人来不及喊疼
  生前,我曾答应要送他一条领带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送晚了
  
  2012.12.24
  
  ◎睡觉的姿势
  
  妻子说我半夜里
  总是翻来覆去
  这么冷的天
  弄得被子到处进风
  我说小时候
  我喜欢仰躺
  睡着时两个膝盖
  把被子支起
  像一顶帐篷
  帐篷里有很多脚
  妈妈的、弟弟的
  还有妹妹的
  我们拥挤在一张床上
  我的睡姿最是出众
  我压住一个被角
  其他方向进的风
  由他们抵挡
  后来,年纪渐长
  一个人时
  习惯于侧躺
  用左手去抱右肩
  现在又变回仰躺
  躺平,躺直
  躺着躺着就浑身酸疼
  这个姿势
  要躺很久
  这是最后的姿势了
  
  2012.12.24
  
  ◎别离
  
  别离,这两个字
  不要轻易说
  要咬在牙关后
  深吸一口气
  然后慢慢咽下去
  要脸色如初
  不要回头
  距离一点一点拉开
  看不到对方
  这时候
  别离的味道就出来了
  
  2012.12.24
  
  ◎和鸭瘟一起活在我们心中
  
  阿符,他的真名多数人都忘了
  我也忘了,那些在池塘薄冰之间
  穿梭巡游的芦鸭一夜之间全部倒下
  阿符,手捏鸭颈站在堤岸上
  站在田埂间,一只只捞回、酱烧
  那种得意的神情,他的同辈人说
  和破四旧时砸碑捣庙是一样的
  
  2012.12.24
  ◎我的朋友陈青虎
  
  一
  我们拥有同样的童年
  我们从大片的油菜花中穿过
  到村口小学去读书
  走在泥泞的田埂上
  
  多数的天气阳光温暖、白云飘荡
  抓一只蜜蜂,就拔掉它尾巴上的刺
  用力吸,那时候
  我们不知幸福,只知快乐
  
  二
  他生于文革结束那年
  浑身长满黑色的斑点
  你见过黑鱼吗
  这是遗传,来自于他母亲
  
  他的父亲仪表堂堂,从牢房出来时
  年纪已大,娶了那个勤劳的女人
  好像从来都没后悔过
  他说:关了灯都一样
  
  三
  小学毕业,面露凶相
  那些年,他是混子
  亲手切断五个对手的脚筋
  他吸毒,然后自行戒毒
  
  他跟我描述过一个吸毒的女人
  那么美,站街却没生意
  他比划怎样踹那女人屁股时
  充满了让人想象的肉感
  
  四
  我是读书人,不谙世事
  他父亲捎来我家的东西
  说顺便看看他儿子
  在监狱里,做打火机
  
  之后,他落下了病根
  一听警笛就跑,就跟那个冬天
  被群殴、浇水,阴囊发痒
  不停地挠一样,情不自禁
  
  五
  有件事,我一次也没答应过
  我辞了公务员,蓄发,看闲书
  他经常来找我,去过夜生活
  说每天安排一个不同的小妹
  
  有件事,我答应了他
  用零头的价格买下了一台电脑
  它来自于母校,后来还有摩托车
  很遗憾,我至今没有愧疚感
  
  六
  他卖土,把后山挖了一个大坑
  他卖假钞,问我能不能分销
  他包酒店,这个你懂的
  期间,他小弟砍断了别人一只手
  
  跑路的时候,投靠我
  走时要了两张车票,穿走了一双皮鞋
  我跟他要那把砍人的鬼头刀
  他好像忘了,我的墙壁一直空荡荡
  
  七
  母亲来电话,说乡下这阵子
  很热闹,天天可以看戏
  已经一个多月,这是潜规则
  有戏,就有赌桌
  
  他背着LV包抽头,再婚
  后面跟着儿子,一条小黑鱼
  他常说我读书太多可惜了
  说我比他要狠,说我满脸横肉
  
  八
  台风,在大海上形成热带气旋
  然后登陆,呼啸着过境
  台风,每年都来摧毁一些旧事物
  台风之后,洪水泛滥
  
  白茫茫的水面,辽阔
  那时候,陈青虎会和他爸爸
  去捕鱼,把网撒出去,然后用力拉起
  我是分食者,也是目击者
  
  2012.12.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