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2年1-7月诗选

◎一地雪



《迎春》
 
至于落叶的声音……乌鸦
迈着小碎步滑翔。
一墙鸟鸣外,衣袖
仿佛触到篱笆内春的骚动。
 
洞穴。商苑街。
灰头土脸的身影日日
锁紧我的双眸。
钢花溅上冬青。春天
 
被推土机掩埋。
无心的风吹乱隔世。
路边,灵魂挤在越码越高的
火柴盒里
照耀自己的灵魂。
 
我的国
年复一年,被晚霞禁锢在
空空的鸟笼。
 
2012-2-3
 
《年华》
 
她知道她是个冷人
在热人居住的房间里
凿冰,饮茶。
支气管拧得像水龙头
她拼命抑制那
喷泉般奔涌的咳嗽。
 
偶尔撇向窗外
微光刺眼,轻皱的眉头
烙上光阴的戳记。
而案头,菲利普.拉金
与计算器低低交谈。
 
2012-2-22
 
 
《清明回乡》
 
你说病了。
故乡是甘草。
旧书房。灰尘压弯振翅的书页,
也压伤昔日的光阴。
复返的往事
漫过脚踝。旧故事一个个精灵似地飞过
你说病了。
书页已翻过田垄。
满眼只剩凄凄芳草。临窗
燕儿在一声声鸣谢屋檐。
那个拂尘的人已剃度。
 
土坟下,油菜花
拼命开着。
你藏在童话里,说一点点
温暖给我。
 
2012-4-5
 
《鸿儒与白丁》
 
紫荆树下
拐脚女人渐渐近了。
脑溢血让她变成了螃蟹,微风
斜吹,腰肢轻颤。
没有人知道
此时,呓语在她金黄色的
发丝上飘。
 
小巷盛开依旧,浅浅的
牌桌旁骰子被几双眼睛团团
围困。风,在她唇上
涂抹无尽的晚霞。那些健康
时光,是过往的糖蜜
覆盖她昨日记忆
又毫不商量地丢失。
多么美好啊
微笑从她倾斜的双肩
溢出,可惜她却一无所知。
远处溜旱冰
的女孩发辫高高翘在空中。
 
落日徐徐。草药
香味从谁家房顶袅袅飞来。
紫荆一棵,又一棵。
拐脚女人
傻傻笑着。人生如戏
她只不过是在戏文里
跌了一脚,就
跌入小巷的笛声。茫然的星河,
广寒宫里
嫦娥水袖一挥
拐脚女人消失得
无影无踪。
 
2012-4-12
 
《麒麟书》
——给一群诗人
 
我们站在麒麟的翅尖。记忆
是一群羊,散落在潮湿的午后。
 
路,指针。空心岩石。悄悄苍白的
鬓角染绿浑浊的视野。很久了,
 
我生活的钟摆似乎停止。词语隐居——
报表,偷盗者,计算器歌唱指尖。
 
当微雨下,这一切变成事实,被
夏风荡起虚幻的秋千。你们怀揣的灵光
 
似一群鸽子飞上乌云。是的,蚌。
找回的石头,旋转的裙裾。山羊。
 
泥鳅般的孩子。被水草打湿的鞋和
你渐瘦的身影。他们在温暖的
 
四月踢翻我心中的灰尘。哦簌簌落下
星星点点的雨群,犹如阳光的抚摸。
 
凝眉处,看那落地的光环,正一点点
洇透,空茫的群山、河床。
 
2012-5-23
 
《两条河*》
 
在文件夹里睡觉。
在漂浮的梦里。两条河。
我看见自己慢慢向
女童——少女——妇人——婆婆加速。
两条河
高于312国道的尘埃
低于七峰山的眉眼。
他们犹似我的情人,隔山隔水
撕裂我的爱情。我
日渐衰老的躯体
站在葵花树下张望,日复一日。
 
两条河我心脏的左右冠状动脉
埋在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
 
潘河,一条细小的
枷锁长大后
套在白河的脖颈上成为我今生的
牢笼。我隽秀的坟墓
栋栋矗立的楼房、花园
马路,移植的花朵。
荒芜的空气
他们在深夜,在我
举手投足中偶尔呻吟、鸣叫。日复一日
 
从一个女童、少女、妇人慢慢
变成婆婆,举着黑暗的灯。
两条河
母亲的盐。父亲的镰刀
磨着锋利的日子,在我身体中日夜游荡。
在我记忆时刻孩子转眼
长高的身影中,在一个
又一个凌乱的清晨。不知衰老的太阳
高高悬挂
 
2012-6-12
*两条河:方城的潘河,南阳的白河。
 
 
《午餐》
 
在刺鼻的油漆中找到味蕾
在堆如小山的钢骨架上摸到自己的肺。
饭缸叮当。鱼贯的队伍
停在橱窗前。
面条在大铝盆里洗澡。
午餐,就着吼叫的电扇
旋转在一片蓝色的工装上。
 
2012-8-10
 
《1975年的洪水》
 
1975年的洪水。第一次看到了
童年,原来是一架冲歪的桥。
漂着脑壳的漩涡。水中央孤零零的歪树。
倒挂着寂寞的水草。冬瓜
慢慢浮过来,蔬菜公司的仓库被水哄抢。
当一扇门板驮着一个老人
瞬间卷入桥洞,我初次的惊骇
化作残缺的石磙,怔怔地矗立河岸。
兄长在人群中将我和弟弟
一手提溜一个,一人甩个巴掌,
哭声中,我们乖乖地回家。
是的,死亡原来离我们如此近,
在花朵般的童年。
 
2012-7-25
 
 
《给——》
 
在桂花树下,石头
也会开花。
你的不言不语
恰恰,让鸟儿把风的种子吹进
我紧闭的唇。哦
石榴红了,在四月这个
非凡的季节。无论  
我的述说怎么失真。
 
2012-5-27
 
《午后》
 
看童话电影,听京剧。吃馍
剥花生。一切尽在有意义与无意义之间。
小麦。大豆。沉闷的浮云。
溜走的命
 
割断午后。
老花镜与近视镜,一同哭泣。
它们与我结仇
其意义不在于世界浑浊。
喂不饱的胃,拳头大小。
 
2012-7-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