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慧峰 ⊙ 明天星期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到一个异地去》(五首)

◎孙慧峰



《还剩多少时间》


还剩多少时间?两小时。
要做点什么,不要荒废。
天太冷,人不在身边,不能去荡秋千。
那么去洗洗手,换换脑袋,找个成语
为看不见的人起假名。

假名遍地
走一步踩上一个。两个小时
有很多事件发生,有很多
牛皮出炉,小记者写假报道
闭着眼睛歌唱。


两个小时不多不少
有人去开房,有人在赌气
有人在挖下水道的淤泥
有人在流着口水看电视里的歌舞升平。
有人在傍晚,学习太阳在人间的吸血
慢慢吸到满脸通红为止。


两个小时,有人睡着了,梦里过车子
一辆又一辆,货物发往外地。
两个小时太短,一觉醒来已是天黑
摸黑回家的人,双腿灌铅
摸黑偷盗的人,双腿装上了风车
他嗖地一下飞到楼顶,又嗖地一下
飞进监狱。

 

《需要做点什么》


需要做点什么,才能
绕过某种低迷。


需要吃点药,为身体的不和谐
补充调整的动力


需要把眼睛闭上,在暗中
想想光明的轮廓。


需要时间,需要耐性
需要一种简洁,去掉那些废话连篇。


需要站着,需要坐着
但是不需要绝望地躺在地上


时候还远远没到
需要做一些准备,比如伸伸腰


朝窗外看看,街上的人很多
直立行走还是人的专利


这不同于内心的倒伏
不同于一场精神之战


不论体力,不论外貌。
不论日期但是需要有一个日期


确认一个人物,不是欺世盗名
确认一个结局,虚无已被敲定。

 

《春光美》


灰色的推土机一头扎进
公园——这是幻景。
实际上,我爬到你的脸上,寻找
食物。


袖珍的山河
花草丰富、百鸟齐鸣
可是我怎么奋力前行
还是不能穷尽内心的弯曲。

 
春风只是浅尝辄止。
口腔里久久的
深入和回旋。饥饿深遂
桌布无声,餐具洁净。


我的颜色还不够深。
你的飞行还不够多。
内心的雪都是假的,
外面,走来走去的垂柳,一丝未挂。


而我们全副武装。
蜡烛被雨点燃,蜡烛被风吹灭。
我看到时间纷纷
失足跌落:南至灵隐寺
北至松花江。或者更远。


《到一个异地去》


这一次,我们找到自由的方式:
挤在一群陌生人中间,去往异地。

在飞驰的列车上,这群人坐着或者站着
各怀各的生活目的。我们有我们的目的

这让我们不慌不忙,听音乐
看书,玩游戏,互相拍照

对面的老妇人,面目倦怠,
团身卧倒,又马上爬起。
她如此不安于旅程,孤单难熬。

而我们毫不在意
在座位上扭来扭去。内心奢华,表面平静。
吃水果,喝茶,不由自主的今日,
身不由己的行旅。

我们接住每一枚到来的时间金币
然后花费掉。在生命的旅途上
大方地花着每一个存在的时刻,
反正命运无需缴付利息。


《生日颂》


你来到这里,不是初春的关系
而是专一的天性善于直线抵临。
一只红色的鸟落到这个城市
声音掠过站牌,婉转清晰。
多次的降落,唯有这一次
身体抵御了思想的猜测。
我把事实当真:红色的温暖再次发生
那些不敏感的人,真是不幸。
人间的首饰都是认真的,今天
它们出现得恰如其分,蓝水晶
黄水晶,不是幸福的
不会摇晃得这么稳重。
这二月,没有什么条件,没有什么义务。
手臂穿过手臂,但愿能这样一直走下去。
接下来的事情与往日有别:点蜡烛的人
在餐盘上滴上烛泪,光明的舌尖攀上温热的舌尖。
不必在床单上跳舞
不必在灌木丛里,模仿鹧鸪鸣叫
在手势停下来的地方,新的烛光
盖掉旧的暗影,从今日起
如果走得越远,前途就越有光明
那么你我就是正好在这条路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