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慧峰 ⊙ 明天星期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城市空地》(外二首)

◎孙慧峰



《城市空地》


按照当下很多诗歌的惯例,
一种情感
不能过于简洁地说出。

应当像那些激情诗人一样,
铺陈、虚夸,并尽可能地冠冕堂皇
比如,“空中有一万个嘴唇在为你歌唱。”
再比如:“我将大地的光明装进胸腔。”
如此等等,这样

就能显出我才华卓著和气魄不凡;
这样,我就能打动若干异性
并成为圈子里的红人。

作为一个男人,善于煽情
就证明他惯于多情;
善用大词就说明他惯于忽悠众人。

而我更欣赏的是,用简洁抵达结果
把真实的真实地
暗示,不回避其中的冷硬。

就比如今天,我坐在城市广场的一块空地上
忽然想抒发胸怀,让你得知我此刻的心态
因此我就这样写道:“可能另有空地
可能另有秋天,

可是我只能站在这一个秋天中间
于城市的一块空地上
放上一只虚拟的豹子
花纹斑斓,目光深邃,趴在半黄的树叶间。”

 

《据说春天总是旧的》


据说春天总是旧的。
更新始终未遂
火焰慢慢缩回体内。
皮肤变硬,铁皮屋又回到身上。


一句中途出现的话
不表达最后的意义
就像星期一
永远不知星期六
到底藏着哪些猫腻。


空气如常,雕像粉碎。
遮起口鼻
为立体的污秽
捆上孱弱的绳索。
我只剩半截绳子
它在中途中断,前面的微笑
已经被一个老人家
收藏在皱纹和皮屑里。


隔夜的摔打
纵容的坏脾气。
有裂纹的杯子
水已大半逃逸。
粉红的灯光卡住
这个时代,春天未至
作为未亡人,只有闭上眼睛
才能目睹光明。


《记2012年2月27日》


这一天,正面的阳光
亮得像水。地表潮湿,刚刚的一场雪
在阳光下微微出汗。
空气凉丝丝的。没有白云
让天空出口成章。

绕过车辆,故意放慢速度。
不用着急,虽然时间紧迫。
对冬天的厌恶在渐渐消退。
这是众多平凡日子中的一日
没有具体计划,但一定在回忆中占据
神奇的一页:我们的身影非梦中的可比
与冷漠保持距离,红色和黑色
摩擦纠结,欲盖弥彰。
树枝暂时还控制着天空
从昨天的吵闹中走来
硝烟培育的忠诚,越来越禁得起推敲。

不是吗?一会蛮横,一会温柔
这正是生活的真实面目。
挽着手臂,旁若无人。
把牛肉里的水分用铁轨榨干
留下坚韧和劲道。
把手攥紧,抓住的才不会丢失。
比如水滴石穿,比如幸福的伎俩。

细小的蜡烛能在白昼点燃。
七彩的螺纹身体,
从底部开始旋转着上升
仿佛信任感越来越亮。
吃饱了吗?还有蛋糕,还有樱桃。
春天的樱桃饱满而秀气,适合舌尖
温柔地席卷。

上面是风,下面是花瓣
深深吸入,道路越来越远。
时间不在多少,这一日,一座纪念碑
悄然落成,内心的幸福感足以
藐视之前近四十年的落落寡欢。
过去是被天空压得很低的树
今天是手心里摇曳的体温和呼吸
那么明日,是的,明日的心脏
节奏如此一致:垂柳、沙滩、充满喊声的草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