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钟 ⊙ 鸣钟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鸣钟的诗(十一首)

◎鸣钟



 
终南山
 
随便一条小路
它指向的,都是归属
 
我走过很多地方
看见纷沓而来的时光
在终南山停了下来
 
旧日子,像雾
缓缓流淌在群山众壑之间
 
林木肃然有声
仿佛是师兄弟们在一起
静坐诵经
 
时光一寸一寸
停了下来
在鹿的睫毛上
 
 

 
它没有羁绊与牵挂
或快或慢
对于尘世中的事物
长久以来我们敬畏的
都视若不见
 
所有的阻碍都不是阻碍
它不需要路
超越了散淡的行云,自在的流水
也超越了滑翔的鹰
和青菜上的露水
 
像一首诗的降临
不需要经由意象的触动
不需要由头与桥段
它倏忽而来
没有预兆,毫无定式,不留痕迹
 
 
星空
 
茂密的,成群集队的星星
独自璀璨又相互连系
自在而散淡啊,这些蓬勃的族群
落寞的人,仰望星空
是自取其辱——
那么远
那么远,无从追赶
而自己被遗落在集体之外 
 
 
大雪
 
今年还是去年的冷,
却未见雪花。
大面积的云,低垂着翅膀,
远远地看见了,
我以为是正在下雪。
 
去年冬天,
雪花漫山遍野,
唯你在千里之外,海的那边。
好大的雪啊,
井口深陷,如失神的眼睛。 
 
 
浪花与云朵
 
从昆明空运一万朵来
我就看见了大海
小镇有一万户人家
风,一阵一阵地吹过
 
那些属于他们的花朵
从天空中摘下来
那些属于他们的花朵
从涛声里剪下来
 
六瓣或者八瓣
在大海上起伏的花儿
有一万朵
站立在一万只花瓶里
 
 
你无处不在
 
在最隐秘、最可靠的地方
比晚风还要更自由
还要没有规则,还要不可把握
 
很多时候,自己也难以探访
那无法述说的荒凉
传达出来的,是晨露短暂
是星辰在孤独地旋转
时光变得漫长,而无法消逝
 
两个,或者更多
我怕经过她们
怕她们转过身来,都不是你
 
 
从里下河平原,我们来到了大海边
 
从里下河平原
我们来到了大海边
海面上一无所有,除了鱼群涌动的波浪
在反复地吞噬着失重的光阴
在这荒芜的海边,犹如在空阔的平原上
旧日景象得以重新浮现
我们看见海水里
密布风和蝗虫的庄稼
从村庄一侧,漫过了遥远的河堤
 
 
纸风车
 
这条路上,季节在不停地转换
只有你
一直陪伴着我
路边的风景在你的手上
犹如旋转的纸风车
 
有时,我会刻意停下来
刻意抛开你
仿佛并不需要费尽心机去寻找
你就一直在
 
那些房屋、树木和花草
都是你
我从它们的边上走过去,又走回来
把属于我的时间
不紧不慢地消耗殆尽
 
川流的人群
犹如路边旋转的风景
你一直在
它们也就一直在
 
 
我的夜晚
 
蒙面人列队而行
只露出了他们的眼睛
他们人数众多
穿着柔软的黑色衣衫
 
隐形人也来了
经过庄稼地
禾苗起伏,如同波浪
 
还有梦游人
孤单的,小心翼翼的
满怀心事,在旷野里游荡
 
我的夜晚
星星、晚风和月亮
它们依次出场
 
 
春天的草地上
 
春天的草地上
有十张椅子
 
一张坐着你
一张坐着我
一张坐着
你的提包和我的提琴
 
春天的草地上
有十张椅子
 
从第一张到第九张
都坐在阳光里
坐在树影下的那张
椅面上
坐着九片树叶儿
 
没有风
没有雨
十张椅子
坐在春天的草地上
安安静静
 
 
春天来临
 
在一场大雾里
重重地踩踏
又在露水旁小心翼翼
那裹着汁液的马蹄啊
马背上的春天
是多么的令人无所适从
 
小小的荠菜花
大脸的芍药
春天在安闲里碎语
在躁动里
把手指割伤
 
春天来临,仿佛暴雨
千万匹骏马受惊而起
幽会的人
在它们的侧旁
踮起了脚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