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彦明 ⊙ 笨拙的手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网易访谈:被边缘的都是艺术以外的诗歌(二)

◎王彦明




教化:高考为什么不考诗歌


仗剑独白 :你预测什么时候诗歌能正式进入高考? 
王彦明:大学老师能读懂现代诗歌的时候。 
吴小虫:哥哥,咱不问这个问题了好吗?诗歌为什么一定要进入高考? 

仗剑独白:为什么中国的高考作文中,唯独注明诗歌除外? 
吴小虫 :这个我建议你去问周立波。 
王彦明 :想写的不会写,想判的不会判。 
麦岸:那是应试教育,诗歌无法批阅。  

仗剑独白:为什么高考作文不能写诗歌呢?急盼这个答案呢? 
王彦明 :想写的不会写,想判的不会判——回放答案。 

仗剑独白:您鼓励孩子写诗吗? 
吴小虫 :中国历史上堪称“诗教”国家,孔夫子说:“不学诗,无以言”,“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可见中国历史上人的成长与教育与诗歌的关系之密切。 
王彦明 :顺其自然。

宝我贝你:诗歌遗传吗?是不是您是诗歌世家呢? 
王彦明 :诗歌是天赋,没有遗传,更无世家。 

青同:诗歌中包含了诗人社会人生价值观的判断,孩子过早的接触是否会对成长不利? 
王彦明 :孩子有孩子可以读的诗歌。这个世界都充满价值观,那你不让孩子出门了吗? 

四海为飘 :怎样去把握诗的灵感,怎样品诗? 
王彦明 :灵感是身体内的、精神上的,你放过就消逝,把握是由内而外付诸于文字的。而品诗是认知结合文本,由文字内化为自我的情感体验,在身体里升华的过程。所以需要认识、体验和理解。 
麦岸 :至少可以阅读,推荐《如何读,为什么读》。 



花絮:为什么不给流氓写好诗的机会



魔v石 :世界为什么要发疯?
吴小虫 :听说上帝死了。 
王彦明 :妖孽横行,诗意隐退。 

青同:古往今来,诗人出书的目的是什么?获得认同? 
诗人王彦明 :娱乐一下。 
麦岸:交流嘛 古人叫 唱和 。

仗剑独白:目前诗集的出版史免费的吗? 
王彦明 :基本都是自费的,免费是出版社的公益。诗歌是出版毒药。 

宝我贝你:诗歌是个很费心的活吗? 
王彦明 :高消费的活动。 

瘦熊:我是八零后,确实是漂泊的一代啊!男的娶不上,女的嫁不出去!悲哀的年代1!不知道我们还要漂泊多久!
吴小虫 :一切最艰难的,终会化为一首平静的诗。建议去听《春天里》。
王彦明 :当你走上浪尖,你就看到希望了。

仗剑独白:你如何评价宋祖德的诗歌?
王彦明:他证明了诗歌和诗人的丰富性,诗歌从未脱离这个世界。
麦岸:奥登说过,不要花费精力在破烂上。
吴小虫:宋祖德今天来了吗?

仗剑独白 :什么时候办个赛诗会啊?就像超女选拔似的?? 
王彦明 :以前就有汉诗榜,但是诗歌写作终究还是安静的事情,与热闹和眼球无关。 

宝我贝你:老师,诗人是不是需要很丰富的情感啊?一个薄情寡义的人能写好诗吗? 
麦岸 :也有可能吧。诗歌,第一步,还是技艺层面的。 
王彦明 :需要。薄情寡义,依然有写出好诗可能。 

仗剑独白:是不是一个内心充满爱的人,才会写出情思绵绵 的诗歌?? 
王彦明 :有很多充满爱的人,还是表达不出自己的想法。 

宝我贝你:为什么周围有这样的人,人品很流氓,写诗却很棒??? 
王彦明 :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仗剑独白:诗的格调是不是也很重要呢。一个流氓诗写的再好也让人鄙夷! 
王彦明 :格调是诗人(文人)的精神气场。 

董东东:不好意思来迟了,你们对于忘记你们的人记恨吗? 
诗人王彦明 :被忘记说明,我们不够重要。 

宝我贝你:过去的诗歌是不是用来唱的呢? 
王彦明 :现在的也可以唱,关键看是否方便配乐。《乡愁》,就是一例。 

宝我贝你:为什么我经常半夜里产生诗歌灵感呢? 
诗人王彦明 :这和你的身体有关吧。 

jczzbdgk : 我这刚睡醒,又梦见个问题,我觉着自己已经了然诗歌是什么,但为什么还老要问诗歌是个什么呢?
王彦明 :因为你还在睡梦中。 

贺猛子:写诗会催老吗?您看上去不像80后。
王彦明 :人家叫我60后,外形是老天赐予的,内心是自己的——其实我是90后! 

仗剑独白:目前诗歌存在一个世界范围内的研讨会吗? 
王彦明 :中国都是小范围的。越大越空。 

仗剑独白:您觉得网络的出现是不是给诗歌的兴盛提供了一个新的舞台呢? 
王彦明 :网络是魔盒,放出了妖精,也放出了天使。但更多还是推介的作用,这一点不可否认。 

宝我贝你:在中国,诗人是女的多,还是男的呢? 
王彦明 :这和诗歌有关系吗? 

宝我贝你:有些人说吸大烟能激发灵感,是饮鸩止渴吧?? 
王彦明 :尚未尝试过,不敢妄言。 

myloveyaojing:经常会看到有些诗歌喜欢使用人体器官词汇,请问,诗人的真性情是什么呢?是不是在接受教育之前的原始状态才叫真性情,那么教育对人的影响是不是就可有可无了?
王彦明 :性情就是性情,器官只是外形。

仗剑独白:写诗和爱国有关联吗?
王彦明 :陆游认为有关联。

董东东:政坛的诗歌为什么不多呢?
王彦明 :更高一级的喜好,不是诗歌。

月半人子 :荒唐的人生、冷淡的社会,陌生的你、迷茫的我、无情的他……
王彦明 :哦,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