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塞 ⊙ 路状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重症草

◎路塞



水晕在河水里。 
不过点水的心, 
让黑色云雾背过身去,过去 
吃点什么 
后天,火车开向东 
这些寂静啊,寂静啊! 
有多慢。 
如果不动 
谁像来过这里,透彻的 
密西密西。 
软如命令。 
¬——“what did you said ?" 
当硬币失去正反面,我想 
这有多轻 
才让抽烟的人手指僵硬 
才让放火的梦 
直上云层,云一直在那里 
但是哪里 
弹毽子的人还笑着 
甩开她的朋友 
慢慢移向湖边。 
——“I wish I could born first !" 
逐渐变小的心脏 
在九点的位置。尚恩 
你不可以这样做。请你跟我这样做 
这有多美, 
都是旧了的。 
遥控器坏了, 
鱼有自己的梦, 
不过没有鳃的生命 
如何在水里呼吸 
如果伸手出来,仿佛枯枝 
不说胖了 
或是白了 
或者说我们差点不能相认 
那又是谁 
在镜子前看了又看 
而不知自己在梦中? 
看看天色 
暗了那么久,仿佛永久 
雨却一直没落下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