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赛亚 ⊙ 太平广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十二月党】八首

◎弥赛亚



 
【猜火车】
 
 
我有一根树枝
请来燕子搭窝
我有一块废铁
磨成刀子杀人
我有一节车厢
装满人民开往天堂
 
你说七月的桥那么漫长
你说闪电的时候青蛙很安静
你说死去的人留在原地
永远年轻
我看着你的眼睛,就相信了
 
我有一捆大麻
请你尝一口
我有一个小秘密
不会告诉你
这是不是最后一个朝代
你来猜一猜
 
 
2011.8.25
 
 
【表演时间】
 
 
他不是别人,他是傅立叶。
和他一起同台的
是个魔术师
帽子里总是藏着一只鸽子。
我能干些什么呢?
年轻时他就这么想
到了表演的时候还是不知道
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
在厨房里做匹萨。
现在轮到他了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他手足无措,微微发抖
一束光射在他身上,像从暗箱里
随机抽出来的一张选票
台下一团黑暗,漂浮着巴黎
下水道的气味
十秒钟之后
他突然从舞台上使劲跳了下来
 
 
2011.10.12
 
 
【笼子问题】
 
 
多年前,在我家的阁楼上
有一个笼子
不知道最初是装什么的
它挂在房梁上,徒具尘土之美
那时候是冬天
没有麻雀,那时候的国家还不拥挤
就像笼子放久了,里面就很空旷
搬家那一天,母亲曾想把它扔掉
扔掉一个笼子多容易啊
比起扔掉一个国家容易多了
可是刚刚从省外出差回来的父亲
阻止了她
笼子就这样又来到了我们的新家
这些年来放在那儿
一直空着
后来大家就觉得
再让它装什么都不太合适
 
 
2011.10.13
 
 
【失眠流域】
 
 
梦境中的双人浴缸
养着六条金鱼
水流过我的双脚
我的棉絮只有两斤重
我的梦比你的梦小一号
 
忘记我曾让两岸的距离
无限扩大
忘记我曾在事故发生地
掉头就走
 
去跟随河流的方向
找到停电的兵工厂
去热爱盲人、乞丐、小贩和阴云密布的夏天
那些不分昼夜悲伤的该死的草民
 
 
2011.10.14
 
 
【胭脂岁月】
 
 
好像就是这样,好像
这就是落霞
日子很红,映在菱花镜里的一刹那
从右派的六十年代
终于来到了左脸颊
 
柿子很软,天朝很烂
落霞笼罩沉默寡言的群山
这是北宋年间,这是一样的黄昏
教坊里在唱卡拉OK,衙内们开着宝马
我们该怎么办
第十一回书教导我们:上山吧
 
 
2011.10.23
 
 
【木马旅行】
 
 
车子开过一条路
这条路在拐弯
经过南半球又各人走了回来
这是个老掉牙的故事
车子不见了,换成了马
也可能换成了一艘飞船
在星际间,灯笼飞舞,隐入云端
降落伞带我来到马厩
木马们靠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都别理我,让我独自喝水、吃草、站着睡觉。
 
 
2011.10.25
 
 
 
【自焚生涯】
 
 
苦海泛起泡沫
火把点燃自己
 
一桶汽油挥发了
一记闷棍打下来
 
越南僧侣盘腿打坐
大陆官员走马上任
 
钉子户以前站在屋顶
他现在站在哪儿
 
张老幺拐走一个精神病人
许小斌嫖妓遇见小学同学
 
电线杆上的寻人启事
被清洁工铲掉了名字
 
新闻报道说,一架飞机在昨天坠落
告诉我,地点是不是温都尔汗
 
我们摘棉花、种太阳、漫游未来
不知道的事比知道的事,要多得多
 
似乎我们就是那团自我批评的火焰
飘飘然,正在飞上天
 
 
2011.11.14
 
【十二月党】
 
 
我们在午门外跳迪斯科
扭动清末的臀部
摇摇欲坠,像秋风中的帝国
我们亲眼看见
庚子年的桥垮了,流行歌曲不再流行
患癫痫症的皇上一病不起
我们听说了一个消息
流放到西伯利亚的人又回来了
操一口正宗的官话
他对我们说,我的名字叫尼古拉
 
 
2011.10.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