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三叶虫的生活

◎夏华



阿Q之歌

阿O和阿I是好兄弟,至少
他们的狗和共同的情人这样想
他们在梦中梦见过沙郎斯通和

阿Q在北京领取了一个诗歌大奖
灵魂在假面舞会里喝成稀泥:
“这个国家能提供更多帽子和哈哈镜……”

让跨骨向前跃进200米,今夜我将和阿I分开,就能和
他的龌龊的情人分开:“我受够了
这个虚无城市缠绵的雨和枯萎的乳房……”

让金斯堡在那摔碎的镜子中做完思考题:
如果Q-I= O那么Q-O=I?为何不是
自恋情结的S呢?超声波洁牙100元一次

跳骚在这个情欲混乱的季节里战领了
阿尔卑斯山高地 :“ 用荷尔蒙射击
阿Q的流亡和睾丸一样的耻辱……”

2002。5。2

病梨之梦
——给母亲的诗

前额骨并未能阻挡这个季节的雨
毒蘑菇站立到剃须刀的对立面:
“我一直无法停止从骶骨上伸的痛……”

“显微镜。厌氧菌。楼梯口的出口……”对于
医院的月亮的描述,我努力回避
母亲的水肿的笑和她的晕针症

主治医师通过护士来传达他的医嘱:
“子宫肌瘤……手术安排在星期三……”
母亲怀抱着祖母遗传下来的镜子打发

手术前的所有的夜晚:“我老是梦见自己被
枯掉的树叶包裹,一堆在水中行走的石头
喊着我的乳名穿过祖母积雪的腹部……”

手术进行到凌晨3点。“53。15克 皱缩
焦虑 就象一只削皮的梨子。”被割除的
子宫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进入医生的病例

是第三个儿子的肺承续了母亲的梦:“一些
用苏打喂养的花蕾被当做祭品……来历不明的
章鱼逃逸于父亲1968年的婚床……”

麻醉剂醒来的时刻:母亲在自己的呻吟里
笑得像一个无辜的天使。1999年的父亲正
走在从老字号鲜花店到医院的路上……

2002。5。3-6改旧作

读画记

抽空、寂静。木乃伊在金字塔内起身,
走动,埃及国王与考古学家共用
一个马桶:骆驼的头盖骨 ……


裸体频频出现在被切割的
第三面。乳房的修辞:“苹果
电梯内面臆想症的毛毛虫……”



卖淫女就混迹于湘江之滨的
擦鞋妇女之间。月亮浸沉在臭味的
湘江,一副晦暗的阴唇的表情……


声音的舌头缘着一株树的弧度行走
画家只是一个车站的喻体 :"在长沙站
上车的蝴蝶抄袭了一个匿名的模特的面孔……"


2002。5。8


寒武纪的三叶虫


在寒武纪阳光明媚的早上,一个三叶虫醒来
“蕨类植物的哮喘和蜘蛛的失忆症
使森林王国的医院在增加床位……”
医生的病例并未曾记录到那一次

从恐龙脊背滚过的冰川给整个
家族留下的下弦月样的伤痕
“走失、流亡、悲剧的胜利……让我们
用20毫克的胆汁回复匿名的E-MAIL……”

木星和水星在加州旅馆的偷情
被2000亿年后的偷窥癖的鳄鱼偷拍
在一杯马黛茶的电影里,三叶虫老是忘记
台词:“人类在用舌头和萎缩的性器取乐……”

“宇宙的反面是荒诞、神话和考古学家的私人日记……”
寒武纪的三叶虫是怎样用冷下来的肉体和
睡眠进入石头的内部:“那环状花纹的沉默,
坚硬、固执,一直无从找到聆听和适宜的耳朵……”


2002。5。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