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默 ⊙ 哑默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苦行者

◎哑默




 
世界这样辽阔和宽广,而人们却被单个单个地分开,孤孤零零地生活下去。

 
 

苦  役

思想呀,我的思想!
你带着真与善、美与爱的丰满,不停地游荡。
越过时间和空间,声声地呼唤。
你痛苦、思虑、渴望、求索,掠过地面,透过迷茫和混沌,扫视惶乱中的人群;你浮游不定,探询着同类的回声,在黎明之前翔起。
……
你命定终身飘泊,在日落之后又升腾。
一个孤魂,萦绕着生者与逝者的墓穴和家宅,永无宁息!
……
你的天空,没有太阳、没有月亮和希望。
历史在高天大地间悄悄掩泪而过。
路,迷茫……
思想呀,我的思想!
 
我负着沉重的背囊,跋涉在当代人类的荒野。
“你背的是什么?行者。”异域的人问我。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时代,一部历史和无数颗心灵。”
我艰难地走着,
在我足迹走过的地方,留下一条小径的雏型。
我看见无数影子,看不见实体。
大地,只生长阴翳。

一个盛大的假面舞会。
你不了解别人,也看不清自己。
旋转、推挤、倾轧……在无数雷同的夜晚,生者和死者都一同起来歌唱。
 
我用情感和理智的锤与镐,不停地敲打地层,在岩石中发掘。
我的锤敲断了,镐磨钝了。
手震出了血,血滴在石缝中。
石缝的草上结出猩红的花籽。
畸形的人,处处披露社会凶险的印记,在某一天早晨,你已被控制在僵硬的阳光中。把华浮、空虚引进内心,为显赫的刹那抛售整个人生。
……
一次庄重的告诀,把我引向苦役的途程。
 
沉寂中听不见一点足音。
鬼火在草丛中跳荡,
我梦见现代人类的一片荒原。
 
饥馑铸成人生,在渴求与贫困间没有选择的余地。
语言无法表示悲哀。
青春,仅仅告诉我们没有表情的表情。
找不到通往心灵的大门……
 
屈辱与辛酸哺育我,一种无力的蠕动召唤孩子的小手。
蛛网把天空分割,只有空洞的回忆。
岁月被熏黑了……
 
嚎叫着扑向旷野,旷野永恒地宽容和沉默。
 
泪水浑浊、酸涩,浸透灵魂的河流和原野上的草莓……
 
他们把颓唐、绝望、恐惧、凶残……变成顽固的现实,从每一个角度、每一个支撑点突进我的梦。
古老的语言已化成符咒,这些符咒没日没夜地缠住我,让我跪在红色的祭坛上。
 
没有五官的脸历久地俯视着我。
不容叙说。
梦,被烫平在无字碑上。
 

哀歌和祈祷

 
荒原把背拱向我,长夜在长长地涂抹,抹出光颓颓的植物,抹出旗帜与标志。
头发已被风吹散,溪水冲白骨骼,那些骨骼做成笛子,吹出凄凉的回忆。
 
我走过屠场。
一个灵与肉的集市铺在巨大的版图上。
死去的死去了,活着的依然活着。
岁月把脸拉长,空间结下硬壳。
荒坟、墓碑、化石、骨灰盒……
禁书、藏书、遗书、绝命书、自白书……
……
紫禁城里幽寂的书斋、古籍珍本渊深,
两块梓檀木,夹着五分之一的人类!
 
一个主,在巍巍的神殿上。
播下无边的黑茫。
朝圣者路上的白骨,
写下红得发紫的撰述。
 
雪崩,扫过空谷。
 
蜿蜒的队列,爬向灭亡之墓。
民族的希望,堆成巨大的殉葬,让子孙后代永不会遗忘。
 
远离了人类的大家庭,长久听不见回声。
我流着现在还看不见的眼泪,喊出若干年后才能听到的声音。
我是一个孤独的花圈,走进荒原,夕阳推着我的影子,在大地上投下一个永不灭去的、长长的疑问……
文明失去重心,期望和虚幻交叠成泡影。
血液凝固,僵硬着东方。
历史,延续着它的苍白。
我把这层苍白轻轻揭起,在上面写下:
                        Son —
“每一双眼睛成为一首诗,”
每颗心灵成为一只歌,
每种个性成为独创的历史,
每一天——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生命之歌

 
生命的歌很短。
 
它一一来到,又各各退去。
 
生命带着露珠与色彩,美化这个本身没有意识的世界。
把有生与无生都推向极终的意义。
 
一个过客,参与世界的应用。
路,由此而延伸……
 
大自然养育了她的儿女。
他们也象大自然那样广远辽阔。
 
生命仅存于现实之中。
它希望有一个生活于其中的美好的世界,并留给后代予幸福的未来。

  它紧促自身,不迫压他人。
浪花,映射美丽的阳光。
澄清的困惑,露出明澈的脸。

  一个需永世追逐的目标。
一个探索不尽的课题。
一个不必回答的哑谜。
一个淡白无味的果子。
一个永远成反比的常数。
 
小小的球体,成为诸多生命的核心。
宇宙宏大的殿堂里,缺少生命,也就缺少神灵。
 
生命之歌是歌中的圣歌。
 
一但把生命融于彼此,人类将从焦灼中解脱。
 
无须准确的说明,生命终会给自己下结论。
 
丰厚中的一种单薄,让我们明了地感到那支短歌。
 
生命说,拉着我的手吧,不管我们来自何处,让我们一起去找那最终的归宿。
 
 

永不垂沉的爱心

 
我在爱的海洋里泅渡。
一颗微弱的小星星牵引我浮沉。
爱海无边。
苦海无边。
回头,没有岸。
……
我什么时候泅到沙滩上——在海与岸之间。
潮水亲昵着我的双脚,我困倦而饥寒。
海在喧腾。
我,蜷缩着。
寒夜的星空把我遗弃。
 
太阳!
我苏醒、奔跑——在海岸线上。
泅渡,恨过;再爱,再恨!
我不完全属于自己,也不属于某个个人。
我的爱,是温和的南风、成熟的麦田、满月之夜的光华、空中的曙色……它属于所有的人。
我泅渡过爱的苦海。
我的爱不再属于个人!
 
心与心之间,空旷,不空旷。
眼睛与眼睛之间,有,没有一道屏障。
四周有横沟、有墙、有网……
那个被叫着心的地方,有许多创伤。
 
我的爱是满溢的湖水,我的心扉似乎是生了锈的沉重的铁门。
你以为我冷漠?
你以为我过于理智?
你以为我吝惜?
你以为我象水银的湖面——永远铅凝而不泛起波澜?
……
就让这闸门垂着吧!就让我是冷漠、理智、吝惜、呆滞!
……
情感的洪流,正流过生命的天空!
 
孩子,我们一起去攀登高山。
我们能否都离开生活的荒滩?
你小小的足迹和青草一起,走遍世界,溪水洗亮你心灵里的那只歌。
 
少女,
你刚踏进人生的门槛;
热烈的渴望、朦胧的幻想,心,向往远方和未来……
你懵懂地走着,顾盼的脚步留下心灵的呼唤。
美丽的生命,走吧走吧……
溪流入海,飞鸟归巢。
太阳在群山间收敛它的余辉。
 
你踩撷到的并非花朵,微弱的希望填不满空壑。
身躯,容纳着泪水。
把一片苦难化成柔情。
 
鸽子的羽毛透明,
嫩枝上的新芽比春天本身还更新鲜。
一双眼睛,一双大而美丽、早年充满青春和柔情的眼睛……
现在呢?
流露着诉不尽的哀怨,逆运的摧残使人生变得黯然。
苦涩之泉淌过青石,留下淡淡的泪痕
 
花的梦,在一片殷红中,长出复仇的荆棘。
我对花说:“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能与你同往、同在吗?”
 
你的眼睛逐层加深,每层都环绕着生命的一个圆周,而我就站在那最深的一层上。
 
“错乱的深情,使我抛弃一切,委从于你,可你给我什么呢?你要回答我!你要回答我!”我无法回答。
刺激、欲求、启迪……
压抑,使人生变形,
而辐射着黑暗中紧邻的肉体。
 
呼唤,在爱的空旷地带回旋……
 
你生活在无边的沉默里……
情感冲溃旧有的堤埂、弥漫人生……
几乎要焚尽一切——连同自身!
 
“异性间至诚至圣的友谊,有时比爱情还更震撼人。”
但它能否持久?
它根本就不存在?
或许它瞬息即变,以爱和拥抱来冲击理智的小岛?
或许身心的交融就是理智本身?!
 
在情感世界里,我是一个富者:
因为我不去占有。
在情感的世界里,有时,我是一个乞丐:
我太想去占有。
有一天,我懂得了——空着的双手可以拥抱一切,甚至虚空!

 
孤寂,陪伴远方。
没有睡眠的梦,引入深秋。
夜色漫游,游进心灵里没有收割的荒野。
寂静沉积,日子淡白,萦绕在光阴的年轮上。
幽暗、寒冷……
太阳,带滞留于昨晚的梦中。
 
爱的盲者,
诗,在你的脸上浮现。
你在心灵的默河上航船……
把自己交给未来的岁月吧。
我们将会在落日的夕照中拥抱。
 
我是拾穗的孩童,寻遍心灵的田畴。

你的爱与真的鞭子,把我的生命的螺陀
抽得飞旋,在天地间发出轰鸣。
对初诞即逝的一切,我怎么办呢?把它封存起来,永放在心灵中珍贵的一隅、一个惋惜着不再去接近之角吗?
 
今晚,我站在异乡的一块高地上,旷野的风带着微雨吹来,前面是大山黑糊糊的影子,远处一片万家灯火……我站在这似乎远离人世的地方,感情的回浪涌上来,冲击人心柔弱的防范。
那个人,此刻在哪里?在做什么?
临别时那淡淡的一笑,掠过闪烁的灯火和黑暗中昏睡的土地向我飘来。
我自言自语地说,“没有……没有……还没有忘记……”


我是一个灵魂上的漂泊者,没有归宿,永远迁徙流亡在爱的已沉沦的国土上。
 
请祝福那些终成眷属的人,
请施惠给那些没得到爱的人,
请照耀思想和篇页降生,
……
让每一颗爱心都永不垂沉而照微万古吧!
 

行  程

 
世界展现在我的面前。
我在沙漠、荒原和峭壁上播种爱情,丰满枯索的生命,与我一起收获和采撷吧!
 
我的心坦露着。
纯洁、羞涩的,请不要迟疑。
理智的,不必犹豫,
贫白的不用窘迫,
无缘的恨、无名的仇视、无端的迫害……早被我遗忘。
……
我已得到喘息,双足又从泥淖中拨起,踏进新的荒原和沙地……
雪,曾象海潮淹没大地。
雪海中却涌来了春的洪涛——从酷寒、冰冻、沉闷和风雨飘摇中孕育出来的,一种内在的力量鼓动而至。
我知道了;
雪,不是雪,是人们痛苦眼泪的盐晶;
春,不是春,而是历史行将起动的前奏。
 
今天,我站在生命之川的拱桥上。
我想不起,在我人生的哪个时辰曾在这儿站过。
那时,这川流水还没有被污染,柳树和蝉鸣在我的忆念中呼唤。我来到这桥上,流水欢欣地向远方奔去……那是一个早晨。
时间流逝了,没成熟的,也没有结果,关于那些天,记忆留着一个早晨。
河水污浊,黑浪喧哗……我也如此吗?
我又感到,这川流水,在生命的本源上仍是清亮的。
 
我和大自然对话。
溪水简单的歌里,有柔美的韵律,细小的足迹,映着未来海洋的波光。
峭岩化复杂为一,仅与时空争一席之地。
杉树伸向蓝天,顶端的嫩芽都始终指向那个方向。
谷穗,每粒种子都异常充实,随时回应着春天在田野上的呼唤。
……
太阳升起来了,我在阳光下,向更远、更远的地方望去……

 
我爬上一座山顶,落日在地平线边滑下,无数道光芒从远山后奔射长空。
浮云实现了美丽的幻想。
在山顶的老树下,我屏息呼吸,粉色的河流缓缓流走,伟大的静穆从容叙述……
我看见自己的微笑。
 
人们沉入睡乡。
月华在夜空中浮泛。
我的思想飞出去:
它听见喧闹的蛙声、鱼儿蹦出水面的泼溅声、嫩草和大地之间的密语,石头颤动着鼓动蟋蟀歌唱……
我的思想消失在青蛙、蟋蟀、溪水、小草、桦林……的混合交响里,消失在被鱼儿搅起的光圈和破碎的水波中,消失于月光、稻花香和野艾的苦涩味里……
 
草原上,流水迂缓。
遥远的天边,一个小小的黑点。
一只南来的飞雁!开在北国异方天空的花朵!
儿时的记忆在心中苏醒了,那些嬉戏过的小山丘:篱芭墙和大院落,那些鸽子清晨在屋檐下的嘀咕,打闹的伙伴,爱情的形象芬芳不散……
……大雁从我的头上飞过,广阔地绕了一圈,送下一片翎毛,又消失在远远的天脚。我的追忆永不消散,仿若羽毛写下的文字……
 
冰峰里冻着一颗心。
人迹不到,飞鸟不鸣。
冷冷的太阳,不能给它予温暖。
在冰层中,我

看见那颗心仍在微微跳动。
也许我能融开一条通道,使它暖和、复苏第二次生命!
 
进入深谷,仿佛到了路的尽头。
我庸懒而昏沉。
就在我要睡去的时候,我听见一个无比亲切的声音:
“你不能睡去!
我了解你!”
一道闪电把我击醒,我挣扎起来,一步步走出睡谷。
 
夜,宁静又凄凉,月亮散发着微光。
蒙蒙的月色赶不散寒夜,冷光,不含温暖,也许黎明能带来希望。
我伫立在寒夜里,盼望暖和这被冻僵了的黎明。
春雨浓浓地下过了好几场,田野葱翠,染绿了布谷在山涧中的啼叫。
……
入夜,风阵阵吹起,从后山上吹过,在树林中喧响,一会波涛滚滚,一会悄声无语,在砖墙的夹缝里吹呼,在心里打转……
远处的狗叫起来。
不知谁在邻屋里哼着一只熟悉而忧郁的歌……
在春雨中、在树林子的喧响中、在暖暖撩人的南风中,我的思想蜕去陈皮,长出新的肤肌。
 
山河的血痕,揉进岩石上海鸟的啼叫,渐渐铺向明天的拂晓……
 
道路泥泞,秋天的原野阴湿。
人说,一个萧瑟的季节,严冬的前奏,死亡的先声。
落叶无边,大地露出了真貌——在历经大难后的生机,和这生机里暗藏不住的大欢欣!
我是雪——单调而无味。
怕冷的人咒骂我,
热烈的人冷淡我,
渴望爱的人会说:“过去了的还没来到,来到了的还没有过去,哪里才是春天?”
我是雪——滋润大地的津液。
当残冬渐逝,……我在人们的遗忘中消融。
 
第二年春天,江河横溢,我从地底层促成新的生命。
在污水塘边,我看见一只羽毛洁美的天鹅。
我将引来净水,让她畅游,
我将植起绿树,给她蔽荫,
我将用歌唱,引她动情高飞。
 
我的爱、我的思想、精神、情感……象寻找到河床的流水——刚自由、欢愉地奔流,一道突兀的高堤却把它堵住了。
 
你向我索取什么呢?
我的思想?
我的情感?
我的灵魂?
我的肉体?
或是我微薄的财物?
只要你说出第一个字,我就知道你是谁。

不要做骆驼,不要做水袋,不要做手杖,也不要做我脚下的芒鞋。
我愿你是头上的一颗星星,
天边的一道光影,
身旁的一股清泉,
含雨的一片希望的云,
我愿你是一首永远谱不完的长诗。
 

水  泉

当我以为找到水源、欢欣若狂时,它却对我说:“不给你喝!”
我迷惘地四顾……另去寻找呢?或者不用了——即使没有这泉水,我能否跋涉过干旱的沙源?
在灼热的阳光下,我默默地转过头去,遥望着远远的地平线……
绿洲啊,你在哪儿?……
 
有一位圣人曾说过:
“我求索我得不到的,我得到我不求索的”。
我疲乏了吗?我的心困卷了吗?我的美与爱、真与善的元气消曳了吗?
我会扑倒在干旱的尘土中、而消失于茫茫人海?
或是我将得到新的充实和丰满,负着那个背囊,最终把它放到历史注定的极地?
 
早晨。
一个穿红衣的孩子在原野上摘野花,她在小溪边洗手,又踏水走过,远远地传来清脆的笑声。
她拿着一大束野花向我招摇。
啊,孩子,我听见生命真谛的童音,
啊,孩子,在你明亮的眼睛里,我看见生命里幸存的一片绿青,
啊,孩子,你纤细的小手,卸下了任何人都不能为我卸下的那么多的东西。
啊,孩子,你是昨日的梦,今天的希望,你是黎明!
1973-1975
                                                                                                                                                                                                                                                    老宅-乡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