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彦明 ⊙ 笨拙的手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2年1、2月诗歌

◎王彦明



 小情歌
——给C
 
她小,耳根软
听从风的方向
在路口迷失。
 
她写信,说春天
与冬天,说爱,说
偶尔的愤怒。说
没有甜腻的咖啡。
 
她相信玫瑰与稻草
拆了篱笆,种植牵牛花。
 
 
2012.1.24
 
自戕
 
他拒绝镜子
拒绝水,拒绝白纸
用镰刀收割
时间与鲜血。
 
从未言及春天
雪从十二月下到了三月。
 
春节过后,草木没有返绿
地面落满碎红。
 
 
2012.1.24
 
 
静物
 
玩具钢琴被拆解,白色琴键零落
犬牙般的调子嵌入日子。
 
鱼缸被放满鱼饵
没有波澜的垂钓充满余兴
 
正月里,日光不错。
把自己捆绑在床。
 
发条般的身体被置入空洞的房子
倒处都是时钟的轰鸣。
 
 
2012.1.24
 
 
 
请关掉你的月亮
 
 
请关掉你的月亮
用乌云代替幕布
 
请关掉你的月亮
顺便屏蔽了湖水的微波
 
请关掉你的月亮
放出萤火虫,让它飞舞吧
 
请关掉你的月亮
允许星星眨眼。
 
2012.1.24
 
 
旱荷花
 
 
不知饥渴的年纪
长势很好,开绽
是自然之事。
花朵较小,橘红色
温婉的肌肤
支撑住视域。
 
这些无关暖室
无关冬日和神经
它开绽,在夜里
或者白天,静悄悄的
等待我们。
 
 
2012.1.25
 
走过
 
 
 
枯枝被置入泥土
死鱼漂浮于水畔
 
天空闭紧双眼
和尚敲打钟声
 
我从前嫩芽面前走过
内心长满虫子。
 
2012.1.25
 
 
你给到我刀子
 
 
 
外面爆竹声声,
你送我刀子。
 
让我复仇,对着你
下手,让我来点痛快的
以免以后喋喋不休
 
我没有下手。
刀子割开了
混黑的墨水
和道道涟漪。
 
 
2012.1.25
 
 
 
非法身份
 
 
玷污者。
臆想者。
 
他一生试图解说一个梦
自己身陷其中。
 
2012.1.25
 
拟梦记(33
 
我让文字还原
石头成为雕像
枯木造就春天
 
我把你还原
让爱成为剃刀
除掉身体里
多余的脂肪。
 
2012.1.25
 
拟梦记(34
 
 
给我拥堵的时光
给我糜烂的记忆。
 
你敲开石头
把铁钉入骨头。
 
2012.1.25
 
 
总有一些日子会暗淡无光
 
 
不是所有的日子,都充满绚烂的背景。
 
我们要习惯于粗茶淡饭。
把自己退回到原处,
偶尔被石子硌牙,或者吃到夹生饭
也没有关系。要学会舍弃
学会安排,让石子去铺路
让生米粒回到锅里
 
让所有的亮点串成珠子。
 
总有一些希望会落空
总有一些故事没有结局
同样,总有一些星光会照进身体
总有一些日子逐渐有了光彩。
 
 
2012.1.26
 
 
疑问句
 
 
三岁的儿子,疑问丛生。
问题就像小蚂蚁
从塑料马跑到墙上的壁画。
 
“爸爸,你爱我吗?”
(爸爸总说好儿子,我爱你)
“爸爸,爷爷是你的爸爸吗?”
(每次打电话,爸爸都喊爸爸)
“爸爸,你过年好吗?”
(妈妈总是让他问别人新年好)
“爸爸,我的头发好看吗?”
(哥哥说它不好看)
 
他对答案的要求是单一的:
不许否定。这是我和妻子
共同的发现。
 
“爸爸,我爱你吗?”
 
 
2012.1.26
 
 
盆景
 
这些南方来的兰花
在北方的暖室
依然葱绿,香气袭人。
 
在它们的旁侧
是日本来的兰花
枝叶凋敝,花朵卷曲
 
主人说,日本来的
很快就要被扔到院子里。
至于去向,清洁工自会定夺。
 
2012.1.27
 
 
驯兽师
 
他给儿子被他带上项圈
让他钻火圈,顺带翻滚
 
他给女儿穿上戏服
让她在灯光下粉墨登场
 
他给自己涂脂抹粉
拿着破锣收取散碎银两。
 
2012.1.27
 
 
每一个清晨咳嗽的人都是父亲
 
他上紧发条,他会在一个具体而寒冷的时刻醒来。
 
他会持续让日子尖叫,体内的公鸡直打寒战。
他给炉子添上一把火,然后一个人
轻轻扫去昨晚的雪,堆成堆。
(一双儿女会在天亮之后,把它们打散)
 
他需要半个小时,完成一天的装载任务
然后去叫醒他习惯懒睡的婆娘。
在亮堂堂的灶火中,晨光正在升起。
 
 
2012.1.27
 
他们会运来大批清洁工参加战斗
 
最后一批清洁工老了
他们即将完成使命
我们的环保局
将面临无人可用的局面。
 
我们的街市会因此飘满落叶和纸屑
我们的生活会因此充满污水和泥垢
即使雨雪来到,也清洗不了
甚至还会雪上加霜。
 
不过不要紧,从远方传来消息
据说大批的清洁工
正向这里赶来,他们坐火车,坐牛车
坐公交……带着扫帚和簸箕
随时准备着打扫我们身体里的垃圾。
 
 
2012.1.27
 
提灯人
 
 
提灯人的黑夜不是很远
从离家到回家
距离总是相等
走得路程却并不相同。
 
黑夜被踏在脚下
并被推向更远
潜藏的怪兽和坟茔
总在内心隐没与浮现。
 
“总有人在黑夜里迷失。”
他靠着微薄的光
和道路斗争
他一度信仰雨水和慢速度。
 
在楼宇间穿行
他依然热爱光亮
所有的生息
都显得太像夜晚。
 
2012.1.28
 
拟梦记(35
 
水草丰美,你的欲望
是三月的雨水
肆意地漫撒于宽阔的河流。
 
在淤塞与涌动中
缓缓移动
你是河心的小舟。
 
穿过丘陵与竹林
退回到原初
你的进入,是澎湃的入侵
与空阔的潮落。
 
2012.1.28
 
新年
 
残雪尚存
覆盖了空荡荡的黑色鸟笼。
 
最后一片叶子
经冬未落,依稀还有绿意。
 
2012.1.29
 
拟梦记(36
 
 
我们在制造巨大的悬空
我消失在你的身下
你在睡梦中,波澜起伏
 
那耀眼的光芒,疑似
上帝赐予的爱与春意。
 
我们是昼与夜,水与乳
涣散于激情之后
用巨大的鸟笼囚禁自身。
 
2012.1.29
 
拥抱
 
你还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湿漉漉的手指
凝着香露的草叶
哀叹的麻雀。
 
气球爆炸,多少缝隙
被胶水黏着上芒刺。
飘飞的言语
回溯成片片流光。
 
打开一个黑色的箱子
放出黑色的怪兽。
它不乖,混不吝
在雪里学奔跑。
 
我们在缩小
站成斑驳的苔痕。
 
2012.1.30
 
 

 
那些孤独的鱼虫子
在深海中
学会放弃,游来游去。
 
它们把自己置入大海
与大海平行。
 
 
2012.1.30
 
 
青草
 
你是云雨和风月
你是灰雾和黎明
 
对你言及爱
似乎在表演痛。
 
你把雷电收进内心
你把灯盏置若暗夜
 
一滴露水从寒风里来
到沉默中去。
 
2012.1.31
 

 
在湿黑的枝头
一冬未谢
也不曾怒放
那些人造的花苞
那么含蓄
以梅的样子
经受了寒冷和尘垢
一直显得热烈
并且充满暖意。
 
2012-2-1
 
 
钟摆
 
 
她死于对爱的膜拜
她死于麻木
挂念是悬置的钟摆
宁静而不安。
 
她收藏着阴影
让一角月光倾泻而下
塑料老鼠跑过
循环着哀嚎。
 
一把打火石
可以抹掉瞬息的花火
残存的光晕
可以看到一张光洁的脸
 
她抿紧嘴唇
她抿紧藏好的痉挛的吻痕
她藏好力道参差的疼痛
等待静止和往复,清晰与模糊
 
2012-2-1
 
 
拟梦记(37
 
他在院子里写字
雪后有广阔的幕布。
那些温暖的字眼
在寒冷被包裹。
 
沿着村庄的边缘行走
模糊的脚印
是爱的啮咬。
 
他一个人行走
远方有模糊的身影
像父亲,也像母亲。
 
2012.2.3
 

 
并不急于奔向黑夜
收敛羽毛和翅膀
收敛声音
和夕照
收敛温暖
和花朵。
 
并不急于奔向黑夜
恰好这个时候
凉意袭来
他轻轻地吻了你。
 
2012.2.3
 
 
 

 
有了漏洞,请来老师傅
点燃炉火,用风箱
吹,让火焰变得纯青
钢铁和铝,都因此融化
贴近身体,被卯住
隔离风与世界。
 
一个破碎的搪瓷碗
还可以盛放米饭和青菜。
 
2012.2.3
 
春天
 
游鱼破冰,露出黑色脊背
太阳没收部分黑夜
少女准备好裙子
孩子走出楼道
这个时刻
欲望被解开绳索。
 
让野兽走出巢穴
让它们行走,寻找伴侣和粮食
让它们关心粮食和生殖
让它们孕育和练习爱。
 
2012..2.4
 
 
旋转
 
给一面镜子以泪水
会照射出扭曲。
 
给天空以海洋的蓝
会映照日光隐藏的部分。
 
给你填充自己
会嗅到石头的气味。
 
给我螺旋桨
会把带我离故乡。
 
2012..2.4
 
 
拟梦记(38
 
 
在祖庙里,他默读家谱
时光是破损的页码。
 
遗忘远远快于记忆
你知道的。
 
哦,修复性拆除
(这绝妙的言辞
拆是否意味着建?)
 
三十年了,我们
习惯于玩耍沙粒和钢筋
 
而先人雕刻一块石头
打算雕出一个世界。
 
而现在打碎一块砖瓦
则像打碎一根骨头。
 
 
2012.2.5
 
 
靠近
 
——致c
 
靠近意味着破损
我愿意视你如大海
深处暗含的火焰
即使追寻,也不敢
轻易摩擦。我怕
爱会燎原。
 
靠近意味着深入
彼此嵌入,扣紧
泛滥成洪灾。
河流会因此决堤
青草会被淹没
而你,可能会
渐渐消失。
 
2012.2.5
 
悲剧
 
悬置,或者黯然地入鞘
见证时代的光芒。
 
或者在熔炉中
被被无声息地改造成
一把安静的茶壶。
 
2012.2.5
 
丧礼
 
 
这是最后一程了。
 
那些生前的朋友
能来的都来了
不能来的
他们或者走在了前头
或者正在赶来的路上。
 
这是最后一程了。
 
那些生前没有享受到的
此刻都被记起
以纸糊的形式
燃烧,邮寄给他。
 
这是最后一程了。
 
那些生前的孤独
此刻都被填充
那么多人哭丧着脸
陪伴着他,
总算也是一种热闹。
 
这是最后一程了。
 
那些期待而没有听到的声音
都在诉说。爱,或者伤害。
更多是所谓的怀念。
怀念往往从死亡开始。
 
2012.2.6
 
不是每一朵烟花都可以在今夜绽放
 
 
 
总会有一些意外发生,总会有一些烟花
在半空中坠落,无声无息
缺少光彩和声响,独自掉进黑暗之中
它们也经历了装药、捆绑和包装
也被投入市场,任人选择
也被点燃,被勾起绚烂的欲望
也对苍穹充满情感
也愿意为此引爆自己,炸掉一生
它们却无法避免熄灭的命运
孤独等待,或者被瞬间遗忘
甚至会以纸屑和尘土的形式被清扫
被垃圾车运向垃圾场。
 
 
2012.2.6

 
拟梦记(39)
 
那些安静的玩具
白天面对世界的审视
 
夜晚开始唱歌、运转
开自己的运动会

 
2012.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