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新朝 ⊙ 马新朝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马新朝五行诗14首

◎马新朝



 
 
 
乘车
 
芦苇丛用散开的平原医治车身的猛烈
月亮是阶段性喘息
 
他将活着被运送到指定的
地点,女人们把伙食搬到湖水深处
 
路边的油菜花中遇见旧相好
 


 
 
 
 
风吹着
 
 
一块镇石在平原上稳稳地压着被风吹乱的绿色纸页
 
远处的机井房,攥紧拳头,用灰白色酝酿激情
鸟群翻弄着阴郁的文字
 
风吹着,空空的纸页上,内容被反复地删除
空无消耗着一个人的行走
 



 
 
 
风景
 
 
风景用老态的斑纹和旧岁月麻痹我。湖水里
藏着新人们的丝绸
 
社会用风景肯定
 
配电房背阴处的积雪呼应着风景中隐含的雨水
麦地反复地被推向高坡上明亮的二月
 



 
 
 
 
河滩
 
初冬,河滩上晾晒帐本的人,被水化开
水与岸的嘴唇咕哝着
 
我俯下身子,看到这些细微的沙粒们都还活着
 
它们让我靠近些,再靠近些
听那穿着衣胞的风声
 
 
 
 
高大的门楼
 
 
高大的门楼下,黑木头们说着清朝的话
当年的进士隐匿在繁复的造型里
 
他那古典的手臂溶进了无数的暮色,数行繁体字
穿越过池塘里的薄冰
 
三五棵风中的芦苇晃动着黑黑的门牙
 
 




 
 
河边
 
冒着热气的河水突然停留在往昔
死去的嗓音,在岸边染色的花瓣中醒过来
 
一只黑鸟从对岸闲置的机井房上空飞过
 
精确的孤线,勾划出滩地上那个除草人
缓慢地下沉
 
 



 
 
 
进入
 
 
屋顶,街道,人群,钟声,绵延着
时光的胶,把它们粘合在一个世俗的平面上
 
进入的缝隙折叠在语言里
 
今天下午,有一道光
从写作中涌出
 


 
 
 
河床
 
冬日的河床,像一个人被强行脱光了衣裳
喳喳叫着的鸟雀们,从清朝,或更早的年代飞过来
 
有风的大桥下,往昔,有许多晦暗的身体
散落成一个个明亮的水洼
 
沙层下有情绪在聚集,形成连连的沙丘
 



 
 
石贴
 
 
这些重新建构的美学体系
服从于迎面而来的那块巨石上暗褐色的裂痕
 
远近的山峰重又聚首,一个被时光止住的老人
从石头里走出来。他的脚步
 
在山下的村庄里被典卖
 
 


 
顺河路
 
 
顺河路不会通向永恒
也许会通向昆虫世界里的某一场爱情
 
向北的院子在升高,几乎摸到了初夏的穹顶
 
黄昏,那些路上移动着的人,僵直着,半明半暗
像多年以前的我,还没有醒来
 
 


 
 
 
斯人
 
 
他从湖底来,把自己妆扮成雷声,一身的水气
在一篇文章中洇开
 
鲜竹叶在风中用儿童的姿势弯向他
 
天放晴时,他身上那些散落在各处的灵魂配件
开始活跃,蠕动着想回去
 



 
 
 
断崖
 
 
悬崖的横断面突然切入那个沉入黄昏的
身体。头颅沿着纬六路,滚动在向西的风中
 
写作中止
 
在桌面幽暗的光影下,那些清朝打扮的人
相互耳语着,在纸上进进出出
 



 
 
阴阳
 
 
蝙蝠的翅膀滑过黄昏的屋檐,那细微的摩擦声
阴阳两界,同时都能听到
 
活着的人住在村子内,死了的人
住在村子外。有时也会混淆,走错门第
 
对面那个一脸乌黑的人,他不知道自己背着一口棺材
 



 
 
 
御旨
 
重又聚合。这些荒芜中
移动的铁,速度,利刃,穿着地狱的黑衣服
 
它们从清朝来,黑黑的一群
携带着皇帝重新为新世纪草拟的一道御旨
 
在我打开的一本新书中展开
 
 



 
 
午后的杨树叶子
 
上下摇摆,左右摇摆,重复,往返
细小的手,一遍又一遍
 
反复地打开,套在光之上的枷锁,反复地
打开,套在风之上的枷锁
 
打开,打开,叶子辽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