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梵梅 ⊙ 木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废典

◎子梵梅



 废典
 

如何区分赠与和强取
如何自捉伸出去的手
对自己的敬意在超量
都在使用昵称和马甲
皆配不上自责

 
                    ——题记
 
(一)
 
夜宴上滚动着一颗柠檬
群雄的外部是寂静的
他们忘我地沉浸在一张告密的纸条里
拇指不停地在手机上编织
不知道柠檬已经到达秋刀鱼的腹部
但听微博里杀伐声声
有人去国,有人跪送
 
出门猛然见到假山水
塑料松柏迎向垂直的小瀑布
像极了一座绞刑架劈头而下
割据着人均一版的年度山头和榜单
人工制造的轻烟从瓮里袅袅爬了出来
 
街上,园丁操纵着割草机
女贞的头,七里香的头,桂花的头
凌乱地散了一地
园丁累了,割草机累了
刽子手垂头丧气
刽子手是一个钟点工,他在等待工钱
 
(二)
 
每天都在诞生一座虚拟科学院
那个研究鸡血的家伙
昨夜活埋了200只生鸡
他盯住一只还在扑动的翅膀
想要从中发现空气中自由的颗粒
是否还在齿缝里尖锐地游泳
 
几桩离奇的死案擦洗着无名墓碑
没有李煜、没有君临
玉砌的雕栏,木犀孤寂
未到亡国的哀痛、没有白茶用来凭悼
但有高挂的帷帐三千丈
把小人推向庙堂去制宪
 
小二啊,你小三的日子也不好过
它被藏在床底多么羞辱
它那片抹胸已经松弛
许久无人蹲下来探问
它站起来脱裤子时
狠狠地把一只肥臀掷向神像
于是乎,小三生万物
万物生废典
 
这下明白了吧
在消遣的年代守寡
你徒留一寸兰心
松针上悬挂的那粒泪
屁股下窝藏的那声响
酒精锅里煎熬的那帖药
皆满口苦涩,满目狰狞
 
(三)
 
当我和狮子在月光下散步
一根棍棒夹在阴影里
奸细在花园布下网络
奸细要稀释梅花的幽香
当我步向更大的栅栏
街上正在召开坦克大会
话筒和气球交替漂浮
 
如果此时身下有横陈的枕木
会看见鲜血在上面流淌
月光正虚心学习人性
把满地的银霜涂抹上逃逸的火车
 
向下的路深不见底
庙堂端坐在中指之上
那个半推半就的人,笑吟吟跃上宝座
春天来了,一遍一遍吟诵赞美
投掷到人间就是这样一捆荒草
 
(四)
 
回乡的人违规走上高速公路
沿着整齐划一的绿化带急切步行
在车轮滚滚、万籁俱静的中国佳节
背着破败的家当
取道凋敝的故土
 
这个灰蒙蒙的国家啊
距离无毒奶牛还有几座草原
距离真相还隔着几条大江大海
而就在此时此际
死刑的爪子正搭在一只无头狸猫的肩上跳舞
它露出洁白的牙齿显得十分无辜
它否认和高官通奸
把贞操挂在“人民”的“币值”上
为着要把一个女子杀人灭口
 
为一段邪恶准备沃土
要加厚卷帙上的灰尘
为攀向凌晨的虚妄
一条狗要在凌霄花下吠叫
“人民”这只国产的怪胎
甚至不需要花费一个海峡去证明
它是无性繁殖的
月光下乱象丛生
 
(五)
 
在普陀寺看到的和尚
和在机场候机室看到的和尚
是同一个人吗?
呼吸时的第一口微甜
是喉底涌上来的血吗?
向水面投放的状纸
何时被微风请去喝茶了?
 
口舌像是真的获得了解放
配合140字的额定自由
小心俭用标点,决定删去2个常用字母
众人齐拥于烟雾腾腾的厨房
来,大家一起来煮一锅杂碎
用尖牙利齿剔除上面的肉屑
 
我听见每个人的喉间
都有一只野鸡在高鸣
这不是秋风中的假设
更不是落日下的逻辑
是如鲠在喉
 
2012-1-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