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彦明 ⊙ 笨拙的手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札记:行到水穷处

◎王彦明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李金荣散文集《此岸风月》阅读札记


 

王彦明

 

    作家何为?在我看来,作家一生的努力,都在试图构建一座属于自己的花园。砖瓦的堆砌,纹饰的选择,植物的栽种,整体的布局,都要呈现个人的向往与追求,最好还能带上个人的气息与标记。从事写作的人很多,真正能够静下心来,塑造出自己花园的却并不多。

    为什么要创设“花园”,而不是辽远的大地和广阔的天空?“花园”代表着一种美好的诉求,它蕴藏真善美。法国批评家丹纳认为,这三点是可以视为一切艺术的衡量基准。我在此借用,旨在传达一个信息:一个作家、诗人,在其写作过程中,应该写出一种有别于日常的、庸俗的生存状态。这种状态,应该是现实的“彼岸”,应该有灯火阑珊之魅。我并非要否定生活,而是在目前的思想大幅度“向下”的社会背景下,让自己在文字里寄望一种上升的姿态,期待一种“天鹅之歌”的感觉。

    当然“彼岸”的写作,不是无根的浮萍,它有自己的根脉,并且深植于现实的土壤,却能在现实与文本之间构成一层很好“隔”,然后形成一种希望的亮色。如果我们的作品,不能指引人生,滋养生命,给人希望,应该也算一种失败吧?

    李金荣给自己的散文集命名指向了“此岸”,我想她的姿态不是为了“向下”,而是指向经验和个人意趣。“风月”则有“彼岸”的意味,两者在一种对峙中,呈现出生活的张力。李金荣试图在自己的写作中调和“彼此”,让生活有“诗意栖居”的味道,我想这是一种主观情致的作用。她把生活的常态,升华为期待与憧憬的内容。她的文字点染了生活,丰富了世界。她的文本也确实在两者的交叉中,运转自如,风生水起。

    从文字来看,李金荣属于那种有情致,爱生活的女子。文如其人,她的文字干净、朴素,表达极其流畅。散文家张国俊老师认为散文应该是最流畅的作品,如溪流流淌,遇到石头(磕碰),总是让人心疼的。李金荣扎实的文字、文化基础让她的写作显得从容而和谐。她的阅读和背诵能力,让人不得不仰视。而这些肯定也已渗透于她的生活。

    在她的流畅言说中,我体味到一种人性之美。心里装着佛陀,所以满眼禅意;心中装着明月,何处不明净?即使面对挫折,面对困难,李金荣的文字里也洋溢着热情和爱。在黑暗中,她会点燃蜡烛,让世界拥有光亮。在此岸生存,她用笔为其镀上一层彼岸的光芒。

   《寂寞如花》和《诗意人生》,可以说是典型的“彼岸”心态写就的文字,站在更高的立场去观望人性之美。将人的孤绝状态,在文字指认,并且回归。与现实之间的距离,是其巨大魅力所在。作者的爱与观照,以文字的形式呈现于她对亲人、友人、童年经验、阅读体会等等的体认之中。这些内容被她有效地交织为一体,构建为一座精神的堡垒,或者说情感的花园。各个景致之间相互独立,却又统一。这种统一来自于作者的精心挑选与呵护培育。

    我想生活中的李金荣应该是一个知行合一的人,否则她怎会将现实与憧憬,生活与文字结合得如此圆润、丰盈。“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从低处行走,我们要学会观赏流水;坐下来,我们要学会仰视云朵。

 

                                           2012.1.10于小镇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