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也 ⊙ 我的子虚之镇乌有之乡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心脏内科(长诗)

◎路也



心脏内科

 路 也



1.
遇小北风和阴天,母亲就胸闷
在黄昏可监测到明天有雨
她的心脏已具备天气预报功能
是一个小小气象台
某天夜里,忽感到心脏要直立行走,跑出体外
她在速效救心丸的缓坡上,被送往医院心脏内科

心脏内科是医院最严肃的一个科
管理最核心器官
一个介于肉体和灵魂之间的器官
心脏内科还翻译这个器官发出的所有信号
将快乐翻译成快乐,将沮丧翻译成沮丧
将活着和激情翻译成各类曲线,将死翻译成直线一条


2.
大街上,每人揣着一个小水泵
因生存、功名或情感而磨损了的小水泵
拖着身躯这个大货车斗子,匆匆前行
熬夜的、贪食的、嗜烟酒的、纵欲的、过劳的
伤悲的、自恋的、情动于衷而形于外的
善妒的、暴怒的、心高气傲的、肠子九九八十一道弯的
想挣状元拨头筹的
最终都将到达
心脏内科
——这个修配厂


3.
在这里,疏通管道、封堵房室
安装促使水泵运转的起博器
(据说它以放射性元素“钚”作动力,
所以约等于建起一座微型核电站)
还可支架、亦可搭桥
全是为排灌畅通而兴修水利
或许还要修高铁、建飞机场
并发射导弹
医生们个个都是工程兵


4.
心脏何意?
中心,首都,国会大厦,紫禁城之太和殿
茫茫银河系里的太阳
与“心”字相关用语:
一见倾心、促膝谈心、心花怒放、剑胆琴心、心有灵犀、刻骨铭心
呕心沥血、心如死灰、哀莫大于心死、一片冰心在玉壶
我的心啊在高原这儿没有我的心——
人心不古、人心叵测、心术不正、利欲熏心、忧心忡忡
钩心斗角、人面兽心、狼子野心,饱食终日无所用心
我心本将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
里面都包含着这个最柔软也最冷硬的字

至于“爱”的繁体写成:愛
用笔划的披纷枝叶,将一颗心层层包裹团团保卫
安放于最中间
用覆了茅草的秃宝盖为一颗心遮风挡雨
安放于屋顶下面
古往今来,多少人怀揣一颗心如同怀揣一枚手榴弹
为这个字铤而走险!


5.
护士站的鱼缸里那只鳏居的金鱼
如此富态,没准儿已经冠状动脉粥样硬化
需要安放两个支架?

病房窗外的云雀,本想从天空攀登到天空
它的使命是天堂的高度
不料忽然大幅度跌落,俯仰在落日的树梢
也许该挂个急诊,送去做搭桥?


6.
我敢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哲学家的心脏
各项指标均属正常
诗人则是先天性心脏病患者
或瓣膜关闭不全,或心律失常,或心动过速且有奔马律
至于心脏过于正常的诗歌作者
全都对不起诗歌

诗人的心脏
是柔软的、踉跄的、铅笔手写体的心脏
能摸拟全人类的心绞疼和心梗
有琥珀色泽和云母状花纹

至于一颗正在恋爱的心脏
扰乱心电图并使医学困惑
在加速度之外跳动,在流体力学之外流淌
它会裂缝,会碎,接近一盏水晶器皿
有时它会引爆,更接近一颗水雷

请设想
把一个牧师的心脏移植到一个商人的身体里去
把一个母亲的心脏移植到一个军人的身体里
把一个小女孩的心脏移植到一个政治家的身体里
白雪公主的心脏移植到巫婆体内,肖邦的心脏移植到希特勒体内
那么,世界会不会变得更加
生动和美好?


7.
手术室位于走廊尽头,也是预言的尽头
被推进去的人说“再见!”
等候的人说“祝平安,我们等你出来!”
再见,再见,这扇门通向重逢,也通向永别
小时、分和秒充满暴力,踩着尖刀在走
地球放缓转动速度
上面被描绘过的山河摆设献祭的仪式

在这个占卜凶吉的门口
两个农家女子绝望地伏倒在地
把这幢十一层大楼哭得摇摇晃晃
我恰好怀抱一本黑色封面的《圣经》走过
上帝要从那册页里跑出来
扶起她们

这幢水泥楼就像那座没有来得及建成的巴别塔
混乱的语言造成隔膜
墙壁中藏匿了一些死者的灵魂
反使这混凝土建筑更加牢固
死不瞑目者偶尔会溜出,在无人的楼梯上徘徊
寻找某只丢失的鞋子
并想撬开档案柜,翻看自己的病历
寻求复活之路


8.
护士帽努力维持青春的形状,小推车吱吱扭扭
驶过走廊
按床位编号分发塑料小圆盖
里面盛着六七粒大小不一的白色药片
每一粒药片都会说“阿门”

一次性输液器把正义通过细长软管接进静脉
那忧郁的蓝色,体内的多瑙河
最终蜿蜒注入心扉
躺在下方的那个苍老之人离童年多么遥远
如果她在这世上有什么缺憾,我肯定就是那缺憾
一只签字的手背向她
微微发着抖,哦,怎样才能骗过死神

重症监护室两个手术后的男人
名字差点儿因心梗而套黑
此时正无比艳羡地谈及某单位许诺的待遇之一:
“死后上报纸”
他们的谈话令我那强劲的心脏
忽然放开闸门,呵呵而笑
甚至使我的心脏光着脚丫在地板上欢呼雀跃


9.
不愿在体内搞工民建的,转而求助中医
面貌清癯者穿对襟布衣端坐
抚摸细细臂腕,遥想大禹治水传说
以模糊的文学语言来描述病情:
“多思则神殆,多念则志散,水谷精华之气不能转达,
寒邪侵袭,阻滞经脉,伤阳耗气,心神失常
脉微欲绝,神志模糊,面色晦暗,口唇淡白而不泽……”
这多么像在描述黛玉在贾府的处境!
至于开处方,则相当于使用一系列名词,辅以数量词
来写一首意象派的诗
“半夏10g,桃仁12g,桔梗15g,瓜蒌20g,甘草10g,
赤芍15g,麦冬10g, 玉竹6g,栀子6g,菖蒲6g
旱莲草20g,灯心草6g, 杭菊花9g,
紫玫瑰花——含苞未放者10朵”
啊呀,这岂不类似于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这岂不是在描写一个繁茂的春天
从三味书屋回到了百草园?
所以,我认为中医,理应划归文科
甚至中文系

一位年轻女中医望闻问切时
穿坦胸露背欧式礼服,戴听诊器,满口西医术语
仿佛间谍正在里通外国
提及根克通,即盐酸曲美他嗪,却浑然不知
后来又说成是维生素
我在心里反驳:“如果根克通是维生素
那么莎士比亚就是一个木匠!”


10.
这个器官位于胸部上方,偏左
就像世上的革命大都稍稍有那么一点儿
偏左
就像热烈、诗意、先锋和人文大都集中在
左岸

这个器官在身体的位置
还有点儿类似于
以色列
在世界版图的位置

真正的暴动和起义
来自这里
最终以三段论的形式
宣读遗嘱或判决,以及标准答案
对生的最好论述是死,对跳动的最确切证明是停止跳动

血液巡回旅行,不超出皮肤边界
血液掀起浪花,拍打脉管壁,以千百万年之韧性
当血液由心房流入心室
每次收缩和舒张,都是相爱之道
那些蛋白质和铁
扬帆远航


11.
楼道大门上,“心脏内科”字样以深红色写就
那不是油漆而是血,在闪亮
查房时间,作为病人家属,我被轰赶出来
坐在自带的小折叠凳上
那么低,那么矮,那么容易塌陷
用听天由命的姿势概括人生
在墙角凹陷的阴翳里
被自己的影子捆绑
以前半生的空旷,反刍如今带镣铐的日子

一天比一天更老,一秒钟比一秒钟更老
脉管渐渐被烦劳堵塞,脏器齿轮老化
当泥沙俱下,冰火相交
至无可挽回
当心不再是近郊,而变成最远郡县
是的,那就干脆——
爆裂,拉倒

此刻,我尚在中途
外表疲倦不堪,像清朝末年
而身上的血,还在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地流
天地悠悠地流,独沧然而泣下地流
抽刀断水水更流地流着,举杯消愁愁更愁地流着
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地流着
像盛唐那样流


12.
夜晚,心脏内科病房的人都睡着了
身体的堤坝在合拢,血脉从前世流到今生
那有炎症的屋顶接通了
苍穹和时间

天空的循环系统由星团和星云组成
太阳系的CT是孤独的,银河系的CT多么浩渺
以当代为导管,插进光阴的主动脉
让X射线壮阔地穿透——
为古代和未来做个造影

请问上帝,人世茫茫,生死茫茫,天地茫茫,古今茫茫
宇宙之心
在哪个具体位置?


13.
当太阳又在东方地平线上跳动
这幢高大的水泥楼一层一层地醒来
窗外杨树枝在空气中写着:“早安”
热水房在走廊中段,弥漫出形而上的思考的水雾
通过墙壁装置输来的氧气吐着气泡,咕噜咕噜地自我辩论
床头柜上,焖冬瓜是厚道的菜,配以小米粥煮沸的深情
毛巾和碗筷们将理论运用于实践
新的一天开始了,请原谅,我对生命的喜欢比昨天少了一些
但依然有着亚洲式的耐心


14.
出院那天,春雪融化
浅风摇荡在初萌的柳梢头
扶着母亲,站在医院一幢古旧的西式灰砖小楼前
把方格子围巾系好
等着车子到来
病历之厚,约等于一部长篇纪实文学
收拾好的物品,堆放脚边,它们跟人一起煎熬
熬成了家当

我说“慢走,慢慢地走——”
人跟蜗牛并无两样,生活即忍耐,在大地上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是的,不可活得过快过猛,多大马力的心脏
都有自己的方言与口音
都会警钟长鸣

我说“慢走,慢慢地走——”
偶尔打盹、发愣或坐等
所有年月日根本就是同一天,一天也代表所有日期
一个人的一生其实相当于人类的历程
从蓝田到河姆渡,既然有那样一个漫长的早晨
那么也应该有同样漫长的
晌午和黄昏


  2011.5.济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