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武 ⊙ 李德武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午后的就餐者

◎李德武




空荡荡的大厅里我是唯一的食客
女服务员操着地方口音,样子很纯朴
午后的阳光透过挂满水珠的玻璃
照射进来 朦胧地
看到窗外的人们在走动
我刚刚从杂物中间把自己解救出来
从晾衣服的绳子和天花板的裂缝中挣脱

熟悉的事物让一个人的感觉老化
但你不得不学会隐居 藏身在
墙壁的平面和家具的几何结构之间
有时你抬起目光搜索一只灰色的蜘蛛
看着它凭空吐出粘液并将墙角切分
我承认我想搜索一个亮点
或者一种原始的声音,像河流的源头
雪山的缓慢融化,在可能的形式下
时间会验证一个假设的脆弱程度

我从未说要信守什么,我只是经历
在可有可无的过程中存在或消失
雕像与墓碑 诗和一颗心脏
递减的跳动 我不属于这些
我更应该呆在陶器的碎片中间
或者尘埃中 更应该呆在地狱
为那些倍受煎熬的灵魂 烧火

“先生,你吃点什么?”
“随便!”

我的目光被鱼缸里的鲫鱼吸引
心里产生要吃鱼的想法
但转念又觉得无味
或许是出于对厨师水平的不信赖
女服务员用生硬的语调向我推荐那条鲫鱼
她说:“瞧,他游得多欢,肉鲜着呐!”
随即她快速地说出一系列有关鲫鱼的菜名

那条鲫鱼全然不知一米以外
正进行着对他命运的盘算与裁决
它不停地吃着气泡 满足地浮在水上
我一时想放弃做人 因为
人的牙齿上都挂着另一个人
  身上的肉丝

“先生 请喝茶”
“谢谢”

“大道无形”,“至人无己”
还是庄子知鱼、知己
两千多年前的茶叶在水中缓慢地溶解
快乐是一缕云烟 源于逍遥又归于逍遥
可以追随却不可挽留
我至多是众多遭受雷击的树木中的一棵
挺立与焚烧全随天意

“先生,你的菜齐了”
“嗷!谢谢”

“齐了”这个词很妙,它居然构成尺度
并且可以是相对的,也可以是绝对的
桌上齐了的饭菜可是一个人需要的大限?
假如我老了,时间将端给我什么
才能使我愉快地听他说出:
“先生,您的菜齐了” 并满意地
将最后一餐吃完?

2000年10月28日初稿
2000年11月2日改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