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杰 ⊙ 我是个兴许去过南方的上海女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手的游戏

◎沈杰




在虫形的房间里一个人醒来

我开始独自做小时候的游戏

在左手每个指尖画上小脸,五官齐全
然后用手帕包住
于是,我有了
五个襁褓中的婴孩

大姆指是长子,一副善解人意的表情
食指拧紧倔强的眉不易接近
中指平稳,不会是个抑郁症患者
无名指纤弱,可能会早夭可能
会第一个令我痛彻心肺
小指脑袋有点歪,怪我的骨节不端正
不过她倒是其中最有风格的

他们并排在那儿有男有女,看得我心花怒放
即使孪生一胎也不会彼此更情投意合

我不记得,当年我画下这一张张小脸时
什么样的念头曾叠进纸飞机里满教室撞?
什么样的情绪在暗暗催促着
小军装下尚未发育的胸脯?
仿佛树干上突然斜长出木刺
我把左手举高几寸,它

在强光下缓缓翻动,像一根
烤肉架上丰盛的铁叉──

手帕是绷带,五张成人惊叫的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