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尾鱼在我体内运走大海》

◎伤水



一尾鱼在我体内运走大海

 

我用雕刀在自己手掌上刻下风暴
疼痛的不是自己,是风暴
看它血肉模糊
快意恩仇啊

梳理波浪是我以前的工作
退休时我只带走一支桨
我不信任机械和电子
有肉才可能出现血

也可能腐烂,周遭永远馊味
当砖退回泥土和火
楼梯在脚底出走
我连步伐也找不到啦

印一次指纹就是一只水母
蔚蓝在船底游来游去
一尾没有姓氏的鱼
终于在我体内运走大海

                   2010.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