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眉 ⊙ 上邪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偶拾两首

◎桑眉



《笺屏、镇纸、或琥珀》


蝎子还在疾走
风还在松枝间绕行
它要惹出松针太过隐忍的眼泪
要它纵身一跃

很多人在林中设宴
焚香、抚琴、巧笑、想象古人的好……
他们中有个想要穿越的
有人唤他佩兄

后来佩转世为绿萝
她用前朝买来的百合笺屏、软笔
沾水修书
反复追问一枚琥珀的下落

至于那块水晶镇纸
冰凉、不盈一尺
已然沦为夜夜击打胸膛的暗器


《也许,不遇才是传说》
——我说:寻象耳寺不遇没关系,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


眉山向北15公里
一路上,一群人向另一群人反复打听
一个叫象耳寺的地方

有人摇头说:我也是外地人
有人煞有介事:拆了,早拆了
传说眼看就要成为传说

其实这多好
可以雇一个熟悉水运的船夫
让他重新运一头象来

或者,可以虚构一头大象
摸没摸到什么都边跳边笑、迭声大叫
啊呀:这是腿!这是白玉牙!这是谎小鬼的鼻子……

可能他们中会有那么一个人
过于形而上
想找出比大象的耳朵还要阔绰、敏感的耳朵

却不为要说出什么
只轻轻叹息罢了

2011.11.21"屏风"诗会侧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