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来 ⊙ 树叶的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整理的诗(2010)

◎叶来



整理的诗(2010)



《孤灯传》
 

孤赠你秦女孟赢,外加三千嫔妃
留我满朝野雀
借它们把我的踌躇
掷于县后这块拥有四年心病的弹丸之地
从此我入空门
愧于喜鹊,愧于佳人
愧于肉体、愧于私奔
这一切都隐藏在雨夜中
莲花北路,那盏小小的路灯,发出微弱的光
路边的枯枝,轻颤着指向天边
偶尔一道闪电
天色中划出了一道轻伤
此时的我,内心一片荒芜 

2010.1.1


《煮肉记》


煮肉我需要加汤加姜,它们在水中央
在寒冷的冬季,在电磁炉上
它们很有抱负,它们抱团取暖
它们暧昧地沸腾,它们同时裸露着肌体
它们赤裸到纤维,它们在高温下
欢呼:噢,人们抗争是耻辱的,我们需要自由地受剐受刞,与汤和谐
这是肉们的理由
我就煮这一锅汤,适当的时候
我加了些味精
也加了点美人的月经
这是我从践踏学来的凶猛,直至泪水


2010.1.1



《雨水帖》

你要我大雨滂沱,你要我
冬雨,我欠你满面泪水。我小心慎谨,不相信爱情
我只为这雨水抒情。从广播频率FM107经济电台得知
雨中有四十多岁的长发妇人
冒雨走在马路中央,车灯混杂
实属伤心人。
我本前朝落难之臣
楚王不容我
娶秦女孟赢,置我于死地
那是旧事却已不关我鸟事了。
唉,我说雨水,雨水便落入湖中,
涟漪多么美好,
雨水多好,瘦成楚腰
弯到了我的前世,我的前世一片苍茫。

2010.1.2


《鸡八赋》

应该给鸡八一次赞美,把一座城池献给鸡八
诸国有列强,有旷野
有尸骨般的天下,让鸡八君临
那些万般肉身
以及杂草丛生的野心
有风吹过旷野
吹散烟花,使我一路迷茫,
方知肉身委于尘世,实在是很不堪
不如做一鸡八过小乔越宝玉
鸟瞰人生
鸡八已飞过天空
寂静大于天空

2010.1.2


《落花吟》


我想说
我放弃纸巾,放弃胫肉的柔软
我对爱情有虚假的渴望
相信凶猛相信动物
到垂涎秦女孟赢之色
寡人不要江山,君王你们随意另起炉灶
我只爱美人,
三宫嫔妃,不如野趣
在时光里,在春秋,在我死后的千年光阴里
我恨自己的忧伤,然而忧伤断水。
冬雨临危授命于我
许我一次艳遇
我徘徊在街头
街女招手相认,胭脂是从民国购回的
没有唐朝的珍贵,却能一直暖在我心头
皆因失意而降落的海棠
充当了一次红粉佳人,寥寥数朵逼得我进退无路

2010.1.2


《小乔》

菜农用小乔的姿势挺拔了芹菜。芹菜地里处了化肥
是有机的,惊动了土壤
死命地用潜规则帮助芹菜,能够让芹菜
够脆够绿,够在我们的嘴里
能养出小乔来
我虚构好了要娶小乔回家,我颠覆
四季的雨水,
在雨中遣些词造些句,句子里压些韵脚
随后会笔墨到场,写下冬雨敲窗,我的目标是芹菜的腰

2010.1.3


《鱼刺传》
 

鱼刺是多娇的。冬夜临雨
那么多声音还在雨中斜唱
鱼刺是训练出来的
没有考究,没有正史野史,没有人分明哪根鱼刺是用来刺杀的
刺杀太子健的兵器
史料可以证明是金属的利器,而鱼刺要一鸣惊人
她不用利器,利器太伤人
鱼刺善舞,
鱼刺是柔情的,她会当着在满朝文武百官为寡人起舞
鱼刺牵肠百转,注重她那份媚骨
仿佛细雨千般婉转
这是一出戏,是寡人安排的
在雨中伺候着寡人。洁雨。冬寂。鱼骨我呑去了罢

 

2010.1.3

 

《草民聊》


草民有几根草尚无理论。草民
是小学生守则,贴在教室里,不贴在公交站牌上
想当然,草民多要从小学生做起
如果不从小学生做起
那便是做草寇去了
这会让更多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落泪伤心,这可不是旧式社会
动不动就上梁山,这不是杀头
是好好学习,天天上向
诸如湖南卫视,诸如笑声。乐翻头。娱乐
草民隐于乡野
去八市买青鱼,去百家村煸豆干,到四里声色犬马痛快喝几杯
吾一介草民论斤两
不如雨水重量
却有雨水的轻灵,行走喝酒,爱慕七贤
与竹林趣味,有时略隐于浮华
但有草的抱负,弯腰不是折眉
坐电梯上高层,与清风相谈甚欢


2010.1.3


《屁眼乱》


屁眼不是用来叽歪朝野的
有一个屁眼真好
外星人WWW.com好奇地盯着人类
它摇身一变,弄出了个花屁眼来
满朝文武个个伸头去看,噢,恍然大悟,是个彩绘屁眼
WWW.com好得意,但它拒绝吹棒
伯嚭,费无极等此类人物概之不理
大王英明,用放大镜察看了几次
果断下结论,这是天下第一屁眼
屁眼有多美,江山便有多美
于是大王决定重用WWW.com
用它的屁眼对付列强一统霸业


2010.1.3



《街灯乱》


冬雨催花落得急。蓟菊。铁线莲
和夜店姑娘,辟啪辟啪落下字幕
街灯羞于启齿。我认为冬雨下得不是时候
冬雨散发忧伤情绪
不利于民众娱乐,冬雨要向春雨学习
像春雨一样让花朵娇滴欲醉
冬雨急催花乱人心,要向花朵道歉,不急于打乱阵脚
可事与愿违
罢了罢了,冬雨屈从于寒冷
一意孤行,做它的霸王
花朵只好隐忍下来,贴着雨水练习儒术
我惊讶,我不再街灯
我探路前去,瞧个究竟。花朵们在雨中起舞尽显婀娜
我是个好色之徒假惺惺地为她们铺陈好灯光,其实我是真实版的偷窥狂
我的前身是青灯,住宫殿,栖古刹,隐山林。我的窥视过于寂寞
寂寞是一道闪电,拍案而起,惊堂木落满尘埃

2010.1.4


《青春的屌事》

这个勃起的早晨,
梧桐树叶落了一地
落叶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忘了吧,那些青春的屌事,一切都是生活的屁
亲爱的倒影
亲爱的姐姐
我是屎的倒影
有人躲在墙角偷偷地看着你

 

《芥菜》 

芥菜长得人高马大,很会招摇
很肥大女人
腰粗抱团,却生得翠绿
容小人一抱
便会死去的那一种
我折芥菜数叶入沸水中煮吃
沈冬梅在一旁说,小心烫着
话刚落,去年的数朵桃花落了下来
日暮时,沈冬梅会在校舍的平房背后练习唱功
依呀依呀,依呀喽,练各种声部的发音
她梦想有一天会站在
首都大剧院的舞台唱歌
年复一年,她都没有离开过故乡
嫁给了我这个小人
我把沈冬梅比喻成芥菜
我要她在后院种了几畦芥菜
冬日清晨,芥菜敷满薄霜
我在被窝捉她的腰


2010.1.5

 

《草药引》

四月的清晨,缤纷的草药让人悲伤
气味从铺里传出来
低云闲得很
红玉在熬药
巷子的深处
忽明忽暗
草药铺双门紧闭
日落西沉
冯秀才在外叩门
红玉煮好了药
交给秀才四十两银子
嘱他去邻村卫家提亲

2010.1.13



《寸铁不在人民的手中》


屁能打通关,这天下人皆知的
铁能打天下这是头跟我说的
头脑不会为小三风暴
他知道美色终将误国
他相信铁、铠甲
不相信跳楼男
我们只好买楼做房奴,养家不养口
用股市暖冬,上公交车刷卡
我最喜欢握住那根柄
我有鸡八的冲动
可我市井得像龟头
被声色犬马包围
我甚至起了打劫的念头
可是我手无寸铁
装成傻逼乞讨为生
做一个守法的公民


20/1/2010

 
《三行一拍》

小雾离开了家,梦幻般持刀持股招摇
有一日错过了桃花
薄暮大方向,助推了大盘
她小阳春,脱得一丝不挂,无限的哀伤。

而那个鸟人在士多店下抽烟
烟圈吐给路灯
路灯吃光你的眼睛
你留下一堆的胡子,让裸身的女子性感,如股。

佰纳能解一毒:A股
这是大悲梵音如河水般泻演而至的结果
你吸胸炽热如莲花一般
有低碳的美好,见人杀人,见血,阿弥陀彿。

唉,令郞有色心,爱上邻家小A
跌了一跤,摸了一把鹅卵石
春风起色,反弹冲高后回落
他独自黯然,回家饮酒,不理会小A重仓持有老人股。

今晚我观天象,下周有异动
草木皆相由心生,各人找个人的突破口
你私募钱财二两
选择重仓操作,去挥霍无限,青春。


2010.4.9


《初夏》

初夏让人悲伤,
果子纷纷打滚
带有桃味,带着甜味儿
有光线
从和光里的小巷子里移了出来
照着男人的侧脸
他拉着女人的手
说些话,
说些夜色。
女人是红玉的身材
灯光里背影的味道,
我有初夏的性取向。
在莲花北路,三两的人群,
烧烤中藏着路人的春伤。
2006年。初夏。
少年。薄衫。在网吧写诗,
落日有轻伤的暴力
戏里戏外
这是一部低俗小说,
我很愿意拿出来说事,说陈年的惆怅事,独自手淫,香桕树下有人援交。


2010.5.3



《初夏2》

我重温了一次。2007。月光温润
写祖国人民
两京一十三省,月亮之上
果狸的味道
县后叹了口气
肆无忌惮地卖春,
和平饭店,夜晚自然。
今日有友来访,
我们一起在尘嚣中走过
县后这条小街。
拍了墓地照
和形色的人擦身而过,抽支烟,烟云在县后上空,单纯,真炽。
菜市场依旧鲜亮
剃头小弟,最终没有把理发店盘给别人。
诗人威格抬头一看
“名流发屋”
这些年来,我第一次看到这块招牌。


2010.5.4


《初夏3》

从阳台看出去,和光里灯光破碎,
1962年,香港,某麻将馆,
有人搬弄长短是非。
一位神情忧郁的男人,
和一位旗袍女郎
在灯光迷乱的某巷子擦肩而过,
眼神暧昧。
巷子时光流转,
恍忽而破碎,
我的少年时,
一位同学弹着吉他,唱着西班牙的忧伤。
光影重现,
昨日落日多么地迷人,
有人在京城
骑着自行车,骑累了,
倚着落日,在余光里,
在纸箱上,写下寂静,夕阳如经血。


2010.5.4


《初夏4》

有一阵风吹来,
麦叶和青草翻腾了,
风向哪吹,
它们就向哪倒。
你看浮云,无家可归
其实天空饱含着温暖,我们无所知。
男孩走在田埂上,
溅了一身的泥水
香气便从身份里出来。
当年母亲暧昧,画面优美。初夏多么伤人,
这是个稻田里的故事。
还有人上鸡鸣山
独坐。读人间。
清风在她的脸上,
圆圆的,
暮色中夹带着感伤。
你是怀伤女子,
喝一口水,
走过了几间寺庙,雨水冲刷在脸上。


2010.5.5


《初夏5》


我在洗澡。很久以前就想写一首洗澡的诗。
洗澡教育我:
雾中有风景,生息的半岛,
有人处于绝望。
我洗一把澡,
想年轻女摄影师克莱丽,
爱上两位男人。邂逅。情网。
像一部美丽的旧书,
页面发黄,
树叶留在人间,
有人悄悄地夹住,不露声色,水流不断地冲洗,那些愧疚的心。


2010.5.5

《初夏6》

云儿10岁来到大户人家当佣人,
听少奶奶讲
后屋曾有妇人上吊死去,
那座棚架上长满了
青木瓜。
初夏的最后一场雨,
下得淋淋漓尽致,
雨中,有一幅烫伤的脸,
精致,细节。
时光变卖,转眼她已落得亭亭玉立,木瓜的味道,青涩,
像落叶,
那是过于雨水的一天。
雷鸣声中,她倚在树下
梳着短短的辫子,
低领的丝质裙,系着湿透的丝巾,
一切如昨,
隐约。心如粉碎。
莲花安静,窗外的紫荆花
凋落,无声无息。
少奶奶之后变卖了家产,
织布为生,
纱布上,绣有病中夭折的小姐。
我上前去牵了牵少奶奶的手,
我们回家去吧。


2010.5.5


《初夏7》


晚班列车驶出站台
和光里静得让我发慌
一整天的雨水堵在我的胸口
我去厨房熬了药吃。
云层覆盖
有当家的悲伤
父亲嘱我
出门打两斤酒回来
泡草药吃。
1982。落日蘸着朱墨,抹在旧瓦上
北山又在晚间让人怀念
山野寂静,邻家的公子小姐们在灯下温习功课
满天的星辰
渐渐淡出我们的视线。
五月的莲花北路,
每天都有新树叶。


2010.5.7


●白骨般的月亮升起,又落了回去

客房有雾水伤人
多么像棉花
击中我的心
我的心
在你的胸前弹跳,窗外的月亮升了起来
天明时刻
又落了回去
落在你身子上,像雨点落下
已经没有痕迹了
看呀
你的白骨
温暖如初
刮一层骨灰
敷在我的身上
我有面膜的悲伤


●操场上,想起当年的女友嫁人了

这些年,又去了次雾镇
到当年任教的校操场
楝树下
相爱的人被风吹散
留下一点香气
和树皮味
依旧是冬天
边上有几棵松树
灰蒙蒙的
松针上有霜
我对着它一吹
霜就凉了



●站在江边隐约起了风湿

多年前
雾水锁住了江面
如今,还是老样子
看不见的轻伤
埋在膝盖里
有时候
走起路来
想到它的形状
仿佛夜凉
吃着灯火
仿佛那年,江边的小屋子里
年轻而美好
多美好啊
这仿佛是一串叹息
发出来
很安静,缓慢
仿佛爱,仿佛一句话
就是多年的膝痛


●雾镇

在东禅寺
小尼的神色是悲伤的
像流水一样
在山腰下
静静地流淌
不及松果落地
发出的声响
夜虫吃着笋叶
镇上的灯光
一点点
灭去
老尼过来拍着小尼的手
嘱咐她
磨破的鞋子
睡前缝补一下



●夜宿姑田看见一块墙灰落下

1993年的冬天
稻草干枯
天色渐晚
我和司机谈论天气
忘记缸水开锅
只好借宿姑田
一3块5毛钱一晚的旅社
在夜里
听虫子啃着枯叶
多么像
30瓦的钨丝灯
发出的声响
睡到夜半
醒来灯还亮着
听到屋外
马路上重型卡车
缓缓驶过
沉闷而忧伤



●早春,凌晨坐车去清流

天色沉重
树木遮挡所有的寂静
多悲伤
晨雾锁住乳房
多么柔软
途中小巴停过多处村落
早春的雨洒落
其实整整洒了一晚
我刚路过
又是一脸的雨水
这一路,旅客们
用方言取暖
小爱侣依偎
相爱要乘早
清流县在前方
我从前没有去过
可它好像早装在我的心里
许多年了
枯叶落在牛粪旁
墓碑长满了青苔
只是偶尔可以看到她
身子里的白骨



●在龙津河畔

去龙津河走一走
在枯了枝叶的水柳旁
逗留了几分钟
什么也没想
那年早春
下车后
用矿泉水漱完牙
看天空低沉
像多年没洗的棉被
潮湿生硬
仿佛这寒冷的春天
让我转世到清流县
河水有些急
流经东禅寺下
一切都在眼前
我看了看
半山上香火寂静



2010.6.25





●水东路4幢66号

楼面黑洞洞的
没有人住
楼在几乎废旧的水东路边
因为有积水
我们跃上一个小台阶
转进楼道里

没有路灯
黑夜寂静
除了雨声
一切显得硕大
夜雨如此盛大
熄灭了年青的心,一切都显得恍惚迷茫

楼道里同样有积水
我们脚踩着积水
咣当咣当地上楼
多像老旧电影里的暗杀镜头
行动迅速
一下子就冲上了三楼



●水东路4幢66号(2)

那夜没有月亮
我们的脚步很猛
挤进夜色
像两个特务
七十年代的楼房,就像刚发生了一场凶杀案
泥水溅在墙上
有我们的影子

卡车压着积水
积水一定溅得老高
我们没有去理会
哆嗦地取出钥鍉
顺手从口袋里
摸出两瓶
二两装的二锅头
往各自的身子里浇点火

东禅寺
晚课歇了
寺钟敲了三下
我觉得有些不安
窗外树叶滴着水
我们咳嗽
又抽一会的烟


●水东路4幢66号(3)


我们烧水泡脚,很无聊
也不知道聊了些什么
我在身子里摸了摸
摸出一枚松果
放在40瓦的钨丝灯下
细细看
看到两个男人
彼此有些伤感
却又不愿说出来
外面一片漆黑
墙头乳沟可行船



●这是你的平安生活

台球
歌厅
洗头屋
暴力的碟片套封
令人沉醉的忧伤
春夜多么潮湿

去一家即将打烊的小店
点了扁肉几付卤味
还有二锅头
两个人一起吃夜宵
想要吃一整夜
可怎么也吃不完
你在清流县城
当年的生活





●穿蝙蝠衫的你

穿蝙蝠衫的你
和穿喇叭裤的我
坐在河边一起看火车
傍晚的火车很好看
在西边走
白烟拖得老长
浓烈而且纯洁
拐弯的时候
会拉响汽笛
那列黑皮火车
一会就
隐没在暮色中
当你的蝙蝠衫
爱上我的喇叭裤
你的胸部微微隆起
许多年后
我们各自培养忧伤

2010.6.27


●往事

突然想到
邮局前的邮筒
不见了
那个绿色的东西
确实让我怀念
中学时代
在县城读高中的我
曾经给初三女学生投递过书信
这些书信
在乡间奔跑
马路上尘土飞扬
隐约在落日下
她打赤脚
从桃树下转过
石子上留下
几枚湿脚印


●月亮升起来又落回去是什么都不为

邮局旁的路灯
一直亮到天明
楝树叶在唰唰地响
跟着小夜市欢腾
没有什么值得
去赞美的东西
从窗台外看去
看不见月亮
积云变幻莫测
唯有路灯查微
穿着制服的铁路女工
拖着行李包
下完晚班
在夜市稍坐片刻
等月亮升起来
又落回去



●伤城

1987年秋天
工业北路
两排的法国梧桐,满叶子的尘土
旧得让人发慌
一列火车开来
又开走了
她显得孤单
山野清寂
静美
秋风轻缓地吹
果子滚动,温香
她在山腰上坐着
山下的厂区宁静
偶有松果垂落


2010.7.10



●手术台前我签字同意切除你体内的部分器官

在病房里
我独自悲伤
悲伤是什么东西
我无法说清
仿佛是一张惨白的床单
上面还沾着
你的血
你睡得很沉
一定没有悲伤
导管里液体
静静流动
盛夏的夜
就像你的一份病历
密密麻麻写着什么
它们一定是
我多年的
愧疚笔录



●说愧疚,显得多么苍白

那天我们吵了一架
你说你肚子疼
我说我又不是医生
你悻悻地走了
闲云在城市上空流动
有不好消息传来



●对不起,这是你身体的一部分,我做主的时候还来不及愧疚

主刀医师叫我进手术室
撑开你的肚皮
指着里面的器官
说这段已经没有用了
需要切除
盛夏的手术室
多么冰冷
灯光伤人
湖水的悲伤
这是一种无奈
灯光依旧是灯光
我的眼神慌乱
犹豫了一下
很轻薄
签下:同意切除。2010.6.27.22:00


2010.6.30


●夜色一定很浓,但浓不过你的血

我就坐在监护室门外
看着你
看着你头顶上贮血袋里的血液
一点点地
滴入你的血管
手术后
主刀医生提着大约3000CC的血液
出来告诉我
这是你爱人的血
都快抽干一半了
我的心微微地颤抖
还记得上个月
你去验血得知自己贫血
我很想抽一支烟
去窗台看看
外面的夜色
去了解
人世间的病痛
藏得多深


●在人世

突然心生倦意
在人世
多么地困顿
身体折叠
器官不断在尘嚣中磨损
我又一次在夜晚
跑出去喝酒
在小酒店
在BRT下
在盛夏的巨大热带漩涡里
空调机唱着无名的国歌
我独自喧哗
当你静静躺在病房
当你吃力翻身


●祈祷诗

因为病痛
空气流动缓慢
因为夜深
所以人静
你躺在临时病房里
我知道你
睡在云层里
你说你好冷
不要怕
云团是你的被子
你好好睡一觉
醒来的时候
阳光一定会很灿烂


2010.7.3


饮酒诗,致祝俊
兼致威格、颜非、舒城、海约诸友


台风过境,尚留有余威,在溪岸路
在BRT下的好佳小酒馆里,
风声掠过国境,外面灯火辉煌,几个人围一小桌子
在喝酒,在喝厦门台风天的海水
酒在嘴里,人影在杯子里
推杯换盏,人影绰绰,一些话题掉里酒里
谈人生破事儿,谈食色男女,谈诗歌
这个大骗子,陆诗歌真有性事
窗外有人赶着暮色,去奔迷茫,投身大海般的壮烈
抬头的时候,BRT上车流涌动,自动门一开
人海奔忙,不像这几个人坐下来
一起喝酒,初秋的风吹散他们的心事
缓慢地喝酒,从好佳大排档,一直喝
一直喝到祖国各地,喝到大江大海
不在乎市井的喧哗,眼中是宽阔的一望无际
似大海之心,波澜之壮阔
把这些暮色压得很低,压在他们的酒怀里
推杯间,轻略带过人生,换盏时
更是气度千里,饮人生之水
过肠道,去白日之茫茫俗事缠绕
略有沉醉,于大暮色中,明明灭灭的尘世
在话语间洞开。1965,小胡同里
走出一位旗袍女子,很民国,她叫牡丹
眼神流盼,在低瓦间流连
偶尔轻抬媚眼,竟也是如此伤人
“夜空有苍茫。我空有绝悲。”彼时,祝MM写下人生之大句
把暮色推了推,把这暮色下的况味推到远中之远
在厦禾路,在好佳大排档,
举杯喝酒,邀上明月,可惜当晚月娘不在
有人喝到摇晃,已然登上幽州台
放声高歌“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这一晃,夜色更浓,众人略醉
各自散去,秋风缠上云层,有人绕过天桥,挥手道别
对饮暂作下回,秋夜略有茫然,沉寂


2010.9.4


《那年夏天》

堤坝上人潮涌动
下午五点后的时光
山风轻轻地吹,坝水不平静
下水的女孩很不容易
有几个穿花格子衫的男青年
流里流气地扫着水面
几片小灌木叶落了下来
在水里轻微地晃动
许文选的妹妹
没有穿胸衣,洁白的棉布T恤
浸泡在水中
阳光折射在水里
光线变得柔和起来
她的手轻轻地拍打着水面
坝水在她的胸前起伏着
当她的上身浮出水面时
夏日的阳光很刺眼
可以清晰地看见两座小坟包

《白扣子》

有一次,晚上
去许文选家打扑克牌
他妹妹坐在窗前抄做业
穿着小碎花的旧衬衫
上面的白扣子
少扣了一个,我低头看见
一枚坚果
敲打着地面
滚落在竹篱笆下
惊动了菜地里的小虫子
低鸣着,山风轻轻地吹
小水沟独自欢唱
这是夏夜,山野寂静
腕豆藤独自爬上竹角
守着清寂的夜晚
就像北山脚下
几户人家
守着几份清白



《手指头的烟味》

火车半小时一班
经过北山,轰隆隆的
过后是一片寂静
黑乎乎的山野
压着几点灯火
许文选的妹妹和她母亲在做卷烟
灯光昏暗
她的手指沾染着烟味
那一年
她失学了。有时候
许文选会从家中偷几支烟来
我们躲在菜地里抽,有时
我们也会坐在铁路旁的路基上吸
火车还是半小时一班
轰隆隆地经过,我们吐着烟圈
丢在一旁的军用书包
被气流打开
塞在里面的几本薄薄的作业本
险些被气流卷走
樟树叶哗哗哗地落了一地
带有手指头的烟味



《纯棉》

傍晚的时候
许文选和我,和陈文明
照着画册练习少林五祖拳
一比一划
扫过天边的浮云
大人们习惯性地在菜地里浇菜
那些肥料都是
从各家屋后的茅房里
舀出来并加了清水,浇在菜地里
晚风吹过,气味并不浓郁
许文选妹妹
割完猪草回来
她上茅厕,关门的时候
门板轻扣,光线垂落
出来的时候,夕阳渐渐隐去
炊烟就像点上的香火
在暮色中也褪得干净
北山脚下的几户人家
染上棉布的香味
散发在四周的田野上

2010。9。30



《她是许文选的妹妹许玉玲》

抬棺的人刚下山,锄头上
还沾着新鲜泥巴
他们经过许文选家后面的小路
杂草隐没在暮色里,别在身上的白布块
早就扔在路旁,悲伤被晚暮的风吹散
在村落间,樟树叶落进小水沟
一直流入不远处
铁路桥下的小溪里
偶尔有几只鸟儿鸣叫着,扑入林中
隐身在火车的长鸣中
田野间,老农的背影渐渐模糊
消隐,夜色静止。北山的灯火
斑驳得让人生疑
吃完晚饭后的许玉玲
提着热烘烘猪食
在屋后给猪仔们喂食
偶尔猪水溅在她的脸上
弯腰的时候,
从背影上看
她的臀部明显大了许多



2010。10。1



《雨夜寄》

——致颜非

你的下巴长出了唐草,终于
可以写一首诗
读出你的彻骨
以及你含烟的韵脚
还有,浅藏着的山水和小爱

我们搭计程车回家
我们怀抱愧疚
各自披着凉风
青山隐约,台风过境
楼影彼此难免有些暧眛
如同此世上的尘土
时而卷成一团,时而云散

我不去赞美
那些多年的相惜
我们在夜色里逃逸
去赴人世的岔口
说好彼此不必无憾

若此,你数度纳群山为妾
不虚度美好
我算计好了你的酒量
你喝台风的酒
喝得干干净净
不喜恶人事,爱恨
悉数收藏


2010.10.24


《班车》

最后一趟班车从乡建筑社驶过,
旧树叶新树叶,
查微行人的动静
小Z走在尘土飞扬的马路上
小槐叶染上了旧叶
病得不轻。
几位赶去县城的妇女
在树下焦急地等待
小Z很想过去告诉她们
不用等了
可是经过的时候
他并没有开口
薄暮像流水
像先前开走的中巴
拖着尾尘,让人有些恍惚
第二天,小Z离开了小乡镇
小J前来送行
晨光照射着田野
静静地照着小J缓缓地成为浅褐色的底胶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