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眉 ⊙ 上邪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此恨绵绵(六首)

◎桑眉



《此恨绵绵》

 
给我一条皮鞭,或一根长藤
不停抽打,或不断捆绑
抽打懈怠的肉身
捆绑附体的恶灵
它们使我灰心、烦躁、神经衰弱……
觉得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劈柴也不是喂马也不是……

一天捱一天
一夜捱一夜

站在哪里你才能看见?
唤我下来,代表世界拥我入怀
孤独将一个人架到野地里、树杈上、天上……
绝望像龙卷风、捅开的马蜂窝、带刀的闪电……
随时准备包抄过来,要我命

 
《永远很遥远》

 
也许还可以想想你
想那件二十年前织过的毛衣款式
现在我打算织给你
你不许不要不许不喜欢

也许可以继续答记者问
获悉从相遇到离散都不敢轻意试探的心事
你知道么?
你享受的是初恋般的待遇
咋还说我法西斯

法西斯一定会向世界要版图
法西斯一定会向国家要城堡
法西斯一定会向国王要爵位
我从不向你要永远

 
《有时候,有时候》

 
还没把镜子搬回家的女人
整日整日担心落在家里的花瓶
怕它独自在家里破碎

镜子有时候会替一个离世的人照顾花瓶
和花瓶里的花
看神色恍惚的人儿替花换水

镜子有时候会伸出虚无的手指抚摸她的鱼尾纹
和蝴蝶刺青
替一串断线的泪珠找到脸庞

镜子也许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
有时候她端祥它久了
窗、花瓶、水平面……世界上玻璃一样的

事物,和人物都碎了
都飞起来了
整夜整夜飞,飞……

 
《禁止询问》

 
鸡鸣寺教堂的歌唱与恸哭
如今成为羞耻

一个人的死亡将另一个人钉上十家架
而她不再相信复活

传说中那个复活的人在乌鸦的童话里打盹
无视落水者的挣扎、恐惧……

也从不查看幸存者的日记
不把棉花和向日葵种进她的院子

叹息什么呢
从那以后,世上所有的悲伤都禁止询问

 
 《亲爱的》

 
没有谁比你妈妈爱你
你走之后,她就守在你笔下的葫芦湾
哪里都不去

坟头该长草了吧
亲爱的,我还没来得及种植梅树
秋虫才开始呢喃
半山腰的草就乱成一团
怕秋去冬来梅香把骨头揉碎

就让草疯长吧,像你的胡须
一个将身体埋进土里的人
土里长出的植物都是他的影子
让风在草丛盘旋吧,像你的叹息
 
妈妈说,要到大寒才能立上墓碑
如果乱草覆额,世界再也叫不出你的名字
我还喊你:亲爱的
 

《黄连啊,你要吐尽苦水》

 
你不是这个时代的大人物
不必担心主旋律问题
你也从没当好木匠的理想
不必担心刨子、铁锤、钉子与木头的关系
你天生是植物
大半生像一个安静的女人
你要开口说话啊
让暴风雨中潜藏的命运狡黠的耳朵也听到
在下一个春天来临前
黄连啊,你要吐尽苦水
苦尽甘来,山花烂漫——
花葶一两条,顶生,伞状,三五朵。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