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桑 ⊙ 从彼得堡到新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诗歌第五辑:寓形(2010-2012)

◎胡桑




孟郊:仄步
 
我曾是危险的人,
如今却在人群之中。
 
我出行,溪涧突然进入了冬天,
其实,时间已被我穿越。
 
一块沉积岩忍住悲伤,
我的日子没有未来。
 
醒来是为了睡去,长啸,
才能获得枯涩的寂静。
 
在干枯的歌行上独行。
小女在宜兴,是我理智的疾病。
 
每一个儿子的死增加着我的麻木,
我是一只研磨不幸的砚台。
 
我的笔墨越来越轻盈,
越来越懂得反讽和失败。
 
我终于成为政治的盗版商,否定的
教徒,命运比我更加古老。
 
我借助影子而生存,
一个偏僻的词,如素冰裂开。
 
2011年7月27日
 
 
 
赵孟頫:寓形
 
在山里,我复制秋天的空洞,
悲伤变得透明。
 
我进入了一个更大的秩序,
需要用未来代替一只耳朵。
 
我听到的却是眼前的快乐,和寂静。
形式离开我的嘴唇,
按照事物的重心,提炼言辞。
 
事业的闪电,受雇于
隐逸的慢性病,一切终将消散。
 
大地开始敞开,犹如我的出生。
都市却在关闭,人群
循环着自身,比黑夜更加迅疾。
 
我自愿囚禁于世俗,但无法久居于他乡,
此地不能锻造母亲子宫里的气候。
 
我写下的每一个字,都是虚掩的门,
它们模仿世界,就像我模仿别人的痛苦。
 
作为永远不能被遗忘的事物,
请后世的读者忘记它们的主人。
 
2011年9月16日 凌晨
 
 
 
沈约:离群
 
那么多面具,
但我并不认识自己。
 
辞别的人极少返回,
他们缩小国土,
增殖寂静。
 
死者与日俱增,要求我悲悼,
我是储运死亡的中转站。
终于,悲痛教会了幸福的失败。
 
只有时代的戏剧,
才能清空欲望的内存。
为了存在,
我学习历史的裂缝与阴影。
 
骄傲,预存孤独。
我为之歌唱的人
曾与我处在同一个过程之中,
如今却支付敌意。
 
此刻,忧惧使我停顿下来。
政治是嫉妒的癌症,
我渴望回到死者的序列。
 
2011年10月12日
 

姜夔:自倚

除了抱怨,我可以容纳一切事物。
——布罗茨基

我已厌倦了记忆。
未来的日子,我把你们
带到了冬天的深处。

我凝视过的废池覆盖了新雪。
道路变得越来越轻,
旅途清除了这么多的岁月。

废墟是我的前世。
国家正在成为一种熵,
我渴望停留于另一个城市。

每一个旅馆都积蓄着风暴,
一个女人改变了思念的秩序。
只有夜晚熟悉我的骄傲。

由于爱,我懂了书写孤独。
我被痛苦穿透,
已不知道悲伤为何物。

2011年12月24日




吴文英:须断

这名字不是我的,也许,
是我体内的另一种虚无。

我目睹那些短暂的事物,
它们如加急的邮件,抵达门口。

极少的漫游,令我渴望停顿。
但日子在一天天减少。

女人在春天辞别,她仿佛知道,
只有缺失的才能被真正获得。

我的每一天都是末日,
房间里落满了阴郁的闪电。

可我在镜中创造句子,
它们有着光阴的节奏。

据说一个时代正在走向终结,但
我一无所知,只配看着行人老去。

在后世,我被遗忘
又被记起,这已经与我无关。

2012年3月1日



叶小鸾
    ——致苏野,兼赠茱萸、叶丹

寂静,苏醒的修复术,异于别的寂静。
四边形的呼吸,锁住一株腊梅。你变得温暖。

江南上空,一轮盗版的烈日,犹如证据,
在预告你的失败,孤独,和未被种植的春天。

一个声音,没有皱纹。在破败的影子上,
我试图取走你的轻盈,父母的惊异与虚构。

你已经返回庭院,那驱尽潮气的忍位。
回到破产的闺房,“比自己还要纯洁。”

几乎不知道另一种目光。借助一个名字,你入住
来世,击溃锈蚀的黑暗,就像拒绝婚姻的签证。

每天洗涤缠足的痛。那篱槿上的冰块,在你
视野内,像眼泪被运走。墨汁,书写的病肺,

俘获手臂,你并不拒绝疯狂,和酒精里的
喜剧。词语的囚徒,你的不幸,演习着强迫症。

在你的结构里,分布着无公害诗歌。从手指
开始的夜晚,在对楼守望,如超验的镇痛泵,

安抚在时间中叛乱的肉体。你使用,并舍弃,
建立黄昏的宗教。你嫌谶语不够,炉香拥挤。

朴素的上升,不需要另一个鼻子,嗅取胃里的梦境。
我们带来了二氧化硫。在危险的阴凉中,你返生。

2010年8月10日,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