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叶 ⊙ 木偶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旧作一组:《阴天里的吊兰》(外三首)

◎山叶



《阴天里的吊兰》

天气逐渐好转,
我把岳母手里的金银花
化作缕缕香气,一一收获
它们到达幽门与否,我不得而知。
在细节没有被曲解之前
我重获思考的天分
努力挖掘事物的表面
覆盖多少鲜为人知的天机
窗台前的吊兰
开始垂挂,随风摆动
我把酸涩的眼光从远处拉回
尽力不涉及生活的内部。



《上帝放下一根绳子,让我爬行》


我们可以以偏盖全,可以歇斯底里,
但不可以不前进,不倒退
就像迷雾散尽的早晨,
水气面带微笑。

为你盛开的向日葵,站在城市中央
托举起无聊的脑袋。
我没有闻风而动的本领,
但城市的风明显吹动了什么。

再不是墨绿的早晨,
夹杂着幸福的面包和酸奶
成绩表不可能显而易见,也无法寄达
我却把梦放在屋顶,让雨淋湿

很多年后,我才发现
上帝放下一根绳子,让我沿着它爬行。

2007.6.11



《傻儿鲇鱼》

    ——写给全一、小戎

透心凉的茶水和尖椒
都刺激不起我们的食欲
在川福楼难以想象的热闹背后
我们穿过走廊,在角落坐定

安静,属于大鲇鱼的世界
不知名的磁石在桌子上来回滚动。扯淡
还有玩耍,是愉快的,
除此之外,我们似乎还缺少一些必要

或者在位置的安排上添加一些意外
让三个无聊的人,像小鲇鱼那样穿梭于小溪;
或者在企鹅书店的楼上
增加一场不怀丝毫恶意的闹剧。

还有不及时来到的绵绵细雨
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来到我们的眼前。

2007.6.11



诗歌练习册


《一》

再不是漆黑的夜晚
和孤独的苦灯,
我来到你的小镇,看不见
月亮和银河,昔日的黄昏和垂柳
在水塘边洒落的不再是美妙
青春残碎,心境殷实
当初,浅浅的水滩前
月光铺地,你却话语呆滞


2007.5.20


《二》

(略)

2007.5.21


《三》

雨在下午三点半落下
降落的雨滴密密麻麻
起初,我听到乒乒乓乓的声响
疑似冰雹,
后来,雨量渐增
伴随着雷声,使我确信
冰雹的到来已经完全没有可能。




《四》

雨已经过去,
很快地,
它已经成为一种记忆,
甚至,记忆也将很快地消失

我打开窗,试图从高处
够到一丝微风
然后,看见汽车缓慢地穿过树丛,
在远处,它们更像虫子
飞快而热烈地爬行着。

2007.5.24




《五》

  ——24日,写给小飞

那么,娘子
在把青春付出之后
你也毁了我的容颜,
娘子,来到这个靠海的小城
我的初衷单纯而冲动
没有任何怂恿,
充满雾气的小城镇上
我把你当成了护身符
如此紧密,而又缺乏保障
你为我的后半生
做了大量的着想,
却没有得到我可悲青春的
半点眷顾。

2007.5.24




《六》

嘈杂的自助餐厅内,
乐队歌手应付着献歌,
三个女歌手,散乱分布在前台。
喧闹,还不是主旋律
缺乏氛围的伴唱里,
她们失去弹性的走步
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嗓子失去了磁性,
没有丝毫年轻的迹象
虽然曾经有过,但不深刻。

尤其是一支歌唱到高潮处
明显有种衰老
伴随着她们。

2007.5.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