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慧峰 ⊙ 明天星期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盗梦空间》(11-20)

◎孙慧峰



     十一、《在很多梦里,连一只狗都没有》


      梦里真静,你可以听到瓢虫在棉花上撒尿的声音
      可以听见一只蚂蚁散步回家的脚步声
      可以听见蚊子脚趾的蜕皮声
      可以听见旧皮屑掉在梦的地毯上,发出啪的一响。


      啪的一声,在很多梦里,那不断想象出来的场景
      皮肤们瞬间全部脱落。在很多梦里,衣衫不整
      代替道貌岸然。在很多梦里,全部旧事都换了新封面
      在很多梦里,常年捆紧的绳索自动脱落
      在很多梦里,那撕咬的狼,变成交尾的狗。

 

      十二、《如果你心事未了,沉睡好于醒来》


      睡去原知万事空。房子早已没人了,但是有一个梦
      还躺在那冰凉的床上。那做梦的人
      已被梦见的人扔在梦外的大街上
      大街上人来人往,看不见一丝梦的痕迹
      但是在她眼里,这是一场更大的梦境,那些行人
      为什么抱紧双臂或夹紧皮包?
      那些在楼厦里进出的人,有的带着厚梦
      有的夹着薄梦,或急或缓地直行、拐弯
      有的一拐弯就不见了,有的始终在直行,直到一点点消失。
      梦里的她根本没看见被梦见的人是怎么消失的
      她坐在梦里想了很久,然后带着从梦的银行
      取出的钞票,走进一个火车站,对第一个遇见的男人说
      “把你的梦卖给我。”

 

      十三、《在两面对立的镜子里,幽深在重复幽深》


      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永无止境?
      意识有局限,所以好梦有边界;
      生有尽头,所以爱有长短。


      但镜子是个例外。当你将两面镜子,面对面地放在一起
      它们会互相繁殖对照,将有限的空间滋养得
      永无止境。


      那站在两面镜子之间的人,会被两面镜子
      克隆出无穷个自己。分身有术、化身若干
      自己终于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


      无穷的自己在起舞、弄影,姿势共有,表情同享。
      在无穷幽深的世界里,独舞也是群舞
      独徘徊也是众徘徊,何其美哉!


      但镜面如梦,其实里面全是幻影。
      幻影徒有其表,没有血肉没有灵魂。
      身体可以幻化无穷身影,但内心悲欢还是一个悲欢。


      灵魂里的明暗,还是一个明暗。
      不管有多少围绕和追随,幽深还是一个世界的本相
      孤独还是一个人的宿命,永无止境的,只是镜子囊括的一个梦。

 

      十四、《梦里制造的录音带,在醒来后声音全无》

 

      他的手艺很好,使用简单的工具
      就能在梦里制造出若干录音带来
      每日里,他白天搜寻各种声音,到了晚上
      就在梦里把它们全部复制到录影带上。
      这样整整坚持了三十多年,录音带砌满了他梦里的房间。
      几乎世间的所有声音,包括烟灰缸的哭泣声
      茶几的跳舞声,寂静的丝丝声,孤独的空洞声
      和神经元的拔节声、镜子的老化声
      以及暴力发出的胆怯声、专制发出的心虚声
      他都一一收录下来。在以后的梦境中,他一盘盘地
      反复听那些录像带上的各种声音,以至于在现实里
      他的耳边还缭绕着那些梦中录音带上的声音。
      有一天,他忽然很想听一听梦想成真的那种噼啪声
      于是就在中午去了一次梦境,从梦的房间里
      拿出那盘标着“梦想成真”字样的录音带
      放进办公桌上的录放机中,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连寂静的丝丝声也没有,连孤独的空洞声,也没有。

 


      十五、《意识屏障强大的人,梦里养着无数免费的雇佣兵》


      他把手伸进一个皮球里,不是为了掏出什么
      也不是想试试能不能穿过这个皮球,
      他是在这个皮球里放养一群军队
      这些军队由提防、敏感、怀疑、警惕等免费的雇佣兵组成
      这些兵卒联合起来,善于条件反射
      能让隐约的瞬间变清,让微小的瞬间变大
      这些兵卒在需要时能从皮球里跳出
      在他的心理城池周围铸成另一道弧形的墙壁。
      这游动的墙壁,没有篱笆的功能
      但是可以阻挡来自梦境里的躯体、面孔、影子的渗透
      并得以在梦境之外


      看见针尖的微笑、火花的哭泣
      看见黑暗里发生的,正在将现实反常地映照。
      内心的军队在加强,不是监禁内心
      而是随时准备,反击那些如影随形的生之敌意。

 

      十六、《在快速的坠落中,那没醒来的人,还在梦中缓慢地移动》


      他在梦里慢慢地拖曳一个回忆。
      众多的人纷纷从空中落下来
      云雨摇,清风瓦解。


      一个人的局限很深。
      他看着门,而门没有自动打开
      他看着风,而风没有自动吹过笛孔。


      有比醒来更慢的前程?
      一场哑剧,在开始之后、在结束之前,始终无声。
      那被梦见的人,在这里,或者在那里,空度今朝。


      梦中的阳光充满黑暗。
      谁的梦中人满为患,
      谁的内心就拥挤不堪。


      有比梦境更快的身手?
      抬手按掉音乐。
      那在半空中悬浮的人群,瞬间落到地面。


      梦中的耳语全是气泡。
      谁的梦中雪山开始消融,
      谁的身体就会渐渐温暖。


      他曾经离开?不,他在寻找一襟晚照。
      在颠沛的梦境里,让站在多年之后的自己,
      身体里慢慢渗出树脂和炊烟。

 

      十七、《梦里的证据,在现实里都是空置》


      敲门声砰砰地响着。
      楼道里没人。
      一个人影贴着墙壁。


      一扇门为什么注意力涣散?
      那些黄昏翻出来的事
      被过滤和挑拣,而身子已迟钝。
      近水楼台尚在,而渴望已经干涸。


      一切仿佛在掌控之中
      但一条鲸鱼跳进了针孔。
      当乌鸦出现,一朵云,慢慢飘近,露出里面的锯齿与刀片。

 

      十八、《没人听见你在梦里的喊叫,甚至你梦里的人,也没人听见》


      梦中的蚊子带着口罩,只是飞动
      而不吸血为生。无形的口罩
      阻挡住声音的发出。
      熊猫带着墨镜看着你


      不拥抱也不警告
      一只弯曲的手拿走天下的所有耳朵。
      季节一年接着一年转着圈
      有转变有剥离,梦中无声无息的呼叫,悬在空中。


      退到梦中的人已经无路可退。
      镜片纷纷起义,打碎时光的反照
      梦中的耳朵纷纷枯萎,在烦乱的人间
      让孤独的声音之鸟,无枝可栖。

 


      十九、《在梦里绑架你的人和在现实里解开你身上绳索的人,是同一个人》


      一个邀请从未过期。
      那只手伸过窗口,抓住月光珠链。


      (请跟我来,到树林,到草间
      我替你松绑,解下你身上的绸带。)


      一只手遮在眼前和一只手放在背后
      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心态:回避与顺从。


      回避群山照临,顺从林间空地。
      夏日活跃在上,青翠欲滴在下。
      (哪怕望出去只看到无限的遥远
      也不能把一只老年的风筝,提前拴在今天的屋顶。)


      那在梦中微笑的人,皱纹逐年减少
      绳索从缠绕变成栓系,从现在到未来。
      在未来,晚年有着青春期的并发症,
      但一个前面是黑夜,一个前面是灯光
      可以欢迎往事开灯
      但不能颠倒时间的先后、光芒的顺序。
      此一生,内心的穿越,
      不可随便慢于一只轮胎,不可快于一个翻身。

 

      二十、《潜意识是有戒心的,它在提防有意识》


      膨胀的苹果,消瘦的香蕉
      风干的长椅。
      契约早已过期。
      不断沦陷,不能说明一场梦很深。


      沦陷好于漂浮。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最是惶恐。
      人心如寄,需要借助窗户、光线与凉亭,照亮发梢。
      在梦中,凉亭四面都是门。门开着
      建筑纷纷瓦解。风声纷纷铩羽。


      什么时候了?那该醒的从未醒来
      那睡着的抛下身体的盲目
      在梦里长出一双眼睛
      警惕的锋芒毕现。
      画像里并没有脸,一张白纸,在努力抵抗时间的涂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