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慧峰 ⊙ 明天星期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盗梦空间》(1-10)

◎孙慧峰



     


      一、《梦境里没有风,但是有风吹过的形状》


      梦里的街道似曾相识,梦里的人
      没有姓名。他没有面孔,她没有眼睛。


      在梦里入睡,也就能在梦里醒来。
      醒来的人能轻易打开一块石头


      但打不开门。他穿墙而过
      来到陌生人的院子里


      一只灯泡在疯长细细的触手,一个三岁的孩子
      在树下吸烟。


      梦境里没有水,但是有水流荡的图形:
      柔软而连续,四溅而开放,像一个人的内心。

 

      二、《在梦里毫无距离的,在现实里可能隔得最远》


      闭上眼睛,她已经置身千里之外
      数不清的台阶,一直延伸到
      看不清的地方。
      她朝着一个方向定定地站着,不移动半步。


      很多人走来走去,有的经过她身边
      有的穿过她的身体
      还有的在她身边停下来,打开手机
      大声说话。


      但是她听不见任何声音
      就像她在千里之外,已经听不见
      家中的电话铃声——而这电话
      正是她身边这个人打过来。


      在梦中,她努力地捕捉声音,
      但却只看见对方嘴唇的蠕动。
      这是一种平衡:你在梦中能得到渴望的面容,
      但会同时失去,现实的耳畔之声。

 

      三、《人生如梦,只欠一次清醒》


      清醒即遗忘。遗忘丑陋
      而记住美好,或者相反。现实里焦灼的人
      在梦里遇见一个长着两个面孔的人。
      一个面孔是她每日所见
      另一个面孔是她每日所想。


      在梦境中,她凝视着双面人的面孔,暗暗搅动手指。
      而她醒来,梦境里被忘掉的部分是
      这个双面人有熊罴的身体、
      企鹅的脚趾
      和蜘蛛的心。

 

      四、《梦里五十年,醒时五分钟》


      一旦醒来,千里距离一步跨过
      百年建筑瞬间灰飞烟灭。


      被梦境统治过久,现实里不是苍茫
      而是荒凉;醒来江河还在长流


      而梦境里海水已枯竭。
      多少时间才够一场梦境挥霍?


      她披着睡袍在房间里走动
      一边走,一边从睡袍下,不断拿出一个人


      拿出一个消失一个。要拿出多少梦里的人影
      才能在现实里,出现一个清晰的具体的人?


      门被敲响,喉咙被堵住
      窗帘被吹动,一把椅子被空置。


      时间还没到?五分钟很长,
      五十年又太短。

 

      五、《在别人的梦中,你只是个影子》


      你在旁边,看别人吃饭、睡觉、做爱、吵架
      却不能参与其中。你看见了那个偷鸡贼
      但无处报信。你看见很多人围住很多人
      但你置身其外。别人的影子不断踩到你的脊背
      但你没法喊出声。可能你已经喊了,
      但你的声音在别人的梦里,形同虚设。


      别人没有醒来,在别人的梦里,你就只能是
      一直是被置若罔闻的影子。影子所能看到的是
      人间笑容满面,生活滴水成冰。

 

      六、《那倒扣过来的街道上的人看你,也是在天空里倒悬着》


      空间的倒转,带来视线的弯曲
      这让你换一个角度,看你最熟悉的人:
      原来他不是真金的,而是镀了漆的铜;
      原来她不是双层的窗帘,而是单层的床单。


      窗帘无风而动。在你的头上,另一个世界的人在倒立行走
      不对,他们不是用脚在走,而是用脚在爬
      在那天花板一样倒悬的人间。
      他们的头倒悬着,
      肉体倒悬着
      是非感倒悬着
      他们的心倒悬着
      在你之外漂浮,如看不见的红灯笼和看得一清二楚的
      遥远。

 


      七、《一个人只能在与其精神类似的人的梦境中,找到似曾相识的感觉》


      透光的树,往往长在河岸
      过滤着风和蜻蜓的衣角
      那沙沙作响的声音,可以是风过树梢
      也可以是丝织品摩擦皮肤。
      隔着皮肤,一个在现实里的人
      也是一个深陷在梦里的人。靠着众多类似的声音
      现实里的人在梦里能找到河岸
      而梦里的人,在醒来后看见河岸上透光的树。
      树上没有梦里看见的彩虹和金币,只有叶子
      在风里翻动如纸片。


      梦里的纸片在醒来后上面什么都没有
      没有生的通缉令、恨的告示、爱的画影图形。

 

      八、《不管梦游多深多久,音乐一响,就醒了》


      谁把一首优美的音乐,埋伏在你梦里?
      当你被噩梦追逐到无处可逃时,它轰然响起。
      在吉他和弦与架子鼓的齐鸣中,你湿淋淋地自梦境里逃出来
      丢盔弃甲,但劫后余生。


      命还在梦就在?恰好相反
      那从噩梦中醒来的人,再也不愿做梦
      梦太深了,永无止境,陷进去
      就永难翻身。那在梦中永难翻身的人
      正是那些没有人在他梦里放置音乐的人。


      明快的音乐或者是激越的音乐
      是永不变形的指引。那在梦里行走的灵魂
      像一只寻找打捞的手臂。不管在梦里漂泊多久
      音乐一响,就将有人被现实捞起;现实里的音乐
      循环多久,就有多少沉沦的灵魂获救。
      这里的音乐不是比喻,而是一个象征
      某种预感或者某种无知无觉的,焦点。

 

      九、《只有在你的梦空间里,你才能说了算》


      在梦里你目睹世界已被毁灭,但醒来,窗外阳光正好。
      你起身打开窗帘。多年的窗帘,被拉来拉去
      身不由己地替别人遮掩。身不由己的事太多了
      明明这阳光是客观的,但是带来主观上的透明与清亮。
      而在没有阳光的梦里,你身不由己地
      坠入深渊,或者升到半空。
      没有翅膀却在城市以北盘旋。
      在梦的空间里,你不断制造盘旋
      与下沉。一个宇宙由你打理。在梦的尽头到来之前
      你把爱恨摆弄得一清二楚,甚至狠狠地扇了
      一只不要脸的野狼一耳光。而醒来,星球还在旋转,
      但是你已经丝毫感觉不到;人间善恶还在纠结,
      但是你再也难以轻易判断。
      在阳光照到的地方,你凭着主观上的好恶,
      为作恶的亲属辩护,
      对仗义直言的陌生人,报以愤怒。

 

      十、《梦与现实毫无区别,只是隔着一寸皮肤》


      天气预报也说谎的。一场雨突如其来
      落在现实的皮肤上,但是躲在皮肤下的梦
      没被淋湿。


      梦外大雨,梦里大晴
      隔着皮肤,一个人置身于潮湿和干燥之间。
      现实潮湿,容易举步维艰,梦境干燥,容易美梦干裂。

      那怎么才能干湿相宜,旱涝保收?
      除非梦境越过皮肤的阻挡,占领现实;
      或者现实穿透皮肤,将梦境统治。阴阳调和
      晨昏相融,黑白抵消,是非化零,这是多么理想的境界。


      窗外的雨此刻正渐停,而梦境里的雨刚刚开始
      那在梦里干渴的蚌,拨通电话,
      向在梦外避雨的鹬
      炫耀即将到来的潮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