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眉 ⊙ 上邪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有赠

◎桑眉



【按:对大世界抒情石沉大海,对一个人、哪怕是偶尔擦肩但相互投以柔软眸光的人,轻轻发声,便有空谷回音……尘世的温暖细微如斯,却值得悉心珍藏!】

 

《你来,或我往》
——4月22日深夜,与友人谈“敏感与文明”


当我们掐掉火焰和修辞
雨点突然敲响窗棂
气势澎湃

我侧耳细听
那狂潮中,那只温驯的马匹
它缓慢又不容人退避地迎面过来

那些沦陷夜,那不断被梦魇噬咬的事件
被蹄音踏散
成为梦境中辽阔绝望的一部分

夜雨从来不预告行程
像你来,或我往,丝丝缕缕
我们在黑暗中打光滑的手势
我们无限遥远
抵达却似如期

 

《晚安,天使》
——5月31日夜,与友人谈“饱满、忧伤、天真……”


成都FM99.8
北京时间21:00—22:00
风准时推开南窗

这时节 田里麦子金黄
麦浪漾着酒香
那个会说风语的人
从天边来
要到天边去

他是原上青青忘忧草
他低低低低低声唱
他像云朵轻轻牵小羊

……女孩枕着木吉它声睡熟了
不要唤醒她
天使爱在梦中留下一片白羽毛
羽毛啊,爱在风中轻轻飘
孩子啊,爱在风中撒欢儿跑……


《有赠》
——白连春:我显然比你幸福得多。我轻松,玩耍。


风推门进来再穿窗而去
令屋子里愁苦的人羞愧不已

为什么不像风或风中的小天使一样
骑上夏天的背脊
练习如何应对滚烫的生活
不惧怕虚无没头没脑
突然拿掉那袭华美裙裾……

为什么不像你一样
把灵魂彻头彻尾交还给上帝
让长满苍苔的肉身
轻松、玩耍……
像旷野铺天盖地的蒲公英
有的在土里开着 有的凌空飘舞

呵,瞧你,你们多幸福
是的。还有我。

 
《无垠,或止境》
——我想起马,停了蹄的马/我就心疼……(又又)


我想起你,不说话的石头
我就心疼,说不出话的疼

我想起你的木地板
木地板上落了薄灰的书籍
没有水的金鱼缸
没有鲜花的琉璃瓶
我想到再也不会印上我的赤脚板的木地板
我就心疼,说不出话的疼

我一天天路过天桥
拐进斜阳路
看杨柳、银杏、女贞子,抽嫩芽、散新叶
如丝绒质地的少女,又长成……
我为什么无法回到树梢呢?
而那树下的石头,为什么不开花?

我想到这里,想到你
就说不出话,就心疼得不说话


《去红树村》
——致凤霞、阳光、墨香,和龙炳


去红树村之后,
除开春天雨滴、夏日荷花,
还有别的可以数一数了:
 
节节草、狗尾巴、韮黄、白鹭,
以及那只去过你掌心的蚱蜢,
它小足一弹,有人的心就跟着起跳;

也许,还有数不尽的红豆,
——如果红树村种上一棵红豆树。


《牡丹,牡丹》
——题廉学铭先生的布面油画《牡丹》


问一问时光
它把你安放在哪年四月
才能遇见那丛牡丹

春服既成
牡丹效唐朝女子 裸露胸怀
直等你来 才捧出热爱
剔透、多汁、饱满、绯红、凌乱,
宛转,又宛转……

问一问时光
当你终于邂逅那丛牡丹
当风穿牡丹
是否有个伊恰巧路过
被幸福灼伤
浑身颤栗,却满面羞惭!
(只口中喃喃:牡丹,啊牡丹)
 

《相 对》
——赠“听香茶社”吴薇,兼致桑。

 
相对白鹭哀鸣着渡过寒塘被水面擦伤
相对神情倦怠归途迢遥
相对钢筋水泥铁门槛佳期如梦
数不清的草木在溪边生长
数不清的花在草木上开放
数不清的鸟儿结草御环
佳偶天成,从一棵树荫到另一棵树梢
摇不尽这明媚春光
——浣花溪呵,真美妙!

而相对一个反复打着手势
试图吐露心事的哑巴
那端端坐落在浣花溪对岸的听香茶社
茶社里端端落坐的女子
真安静啊!
——像一朵口含清露的茉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