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衡 ⊙ 某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天际线(外六首)

◎黎衡



 天际线
 
生的命令就是死的负荷
当你从巨大的传送带上被抛下
变成一个模糊的点,周围的
事物(包括她)都射线般躲闪
在近处,她没有形体
在远处,她是灰色的循环
让时间失去意义的
同时成为时间的剩余价值
风撞击着永远分隔的
磨砂玻璃,一个人沿着玻璃
走到了天之尽头,又走上玻璃
感觉脚下的路是她倒置的雨天
 
 
 
火车上
 
我躺着,右手在左手的南方
心脏在平原上前进
我感受到车轮的抖动
大地用力跟我的骨骼握手
 
我的灵魂是梦的沼泽中
低垂的芦苇,我被黑夜压伤
但光填满了我胸腔的深谷
 
灯还亮着,像孤独的鹿来到了
我的额头展开的悬崖,而我
闭着眼睛,从高处望下去
 
想象毫无帮助,陌生人
在被规定的运动中
陷入酣睡。我也一度以为
喧嚣的地球已离我远去
 
 
 
凌波门
 
你们看,风在检阅我们
风在我们的身体里站立、赛跑
当我们一无所有
面对雾中无人的湖像面对
最初的命令
天空会和每一个孤独的人
单独嬉戏
你们看,我们说出的话成了
暮色降临的湖中路
一起走过这条路其实是让
路分别走过我们
水上的树是镜子
倒掉的路灯是下星期的雪
你们看,未来如同
湖对岸星星点点的车灯
向我们流动
向我们投掷血滴的倒影
 
 
 
送小强
 
他进了火车站之后,我自己转车到阅马场坐608回来,穿过长江。
“长江大桥可能有一个虫洞把我吞噬,我会在若干年后回来,反复地送你上车。”
“你会发现长江变成银河了,老了的你像看星空一样看着二十四岁的你在穿过大桥。”
 
 
 
回赠友人
 
云的梯子倾斜着上升
在无穷的豁口中断
在每一次受难中乘坐箭矢
光芒便借你远眺
这里是永不重复的平静
这里不新鲜的错误
被风的手偷走
让眼睛成为彩虹的圆心
去观看所有的脸
最后观看自己的隐身
 
 
 
世界是运动的
 
每颗星星疯狂地提着我的
一根头发
我是全部宇宙的木偶
我只愿停在一个点
看你们旋转
当我眩晕黑夜就降临
为什么我被载走
从眼睛的潜望镜里看到
被我一块块卸下的
透明的巨石不断变换阵列
 
 
 
给D
 
去你想去的地方,成为你不愿说出的人
模仿自己,模仿海岸线形状的镜子
一个镜子构成的世界袭击了你
使你加速着分身,又像愈合的
不倒翁晃动在我面前,带我穿过
崎岖的深巷,在半山养昨日花草
我们坐轮渡从岛抵达更小的岛
被礁石,遮挡了潮水一样埋伏的明天
对岸的海上公路,如同银色救生圈
等着晨曦从海里扑上来,但没有呼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