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晖 ⊙ 唐朝晖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城市的祭祀,你

◎唐朝晖



你一弯腰,湖水退却

一望无边的平地裸体般打开在天空下面

你轻轻捏住的小枝条,凝结着大颗的诧异

灵魂悬在空虚的身体里,时间静止,风没了

日出日落几亿年

草长出来了,大地还有些湿润

楼房在石头风化成灰、飘起,以后

滴落成林。你醒来

失手打碎的祭坛,潜地而行

我不会对你说:祭坛的肃穆眼神没有了

——一切都有的,神意感染每一块土地

传染着楼房的每一根线条

每一个窗户都会说话:

都会在开合和明暗中冥思,

会内视自己的每一个动作和经历

不要轻视你照耀在城市里那弱弱的星光

夜的帷幕后面,是亮堂堂的空间

星星以镂空的方式,遗落在黑的帷幕上

出现在城市的天空

你,不再有俯身的动作

——怕城市消失。

白天和黑夜是你调节情绪的两种方式

任何一种光线,也不会阻止你的工作

你的祭坛,在城市穿插的马路上空置?

你否认。你相信,城市是乡村的延续

是生长在故乡的另一棵树

貌似不一样的皮肤、血肉和骨骼

会让人顿生误会。

城市的肉身主要构成部分是水泥

它们来自遥远的群山

来自那一个个黑洞和山的巨大缺口

(灰尘终究飘出了大山的门,大山里,没有飘尘。)

还有那些青灰色的螺纹钢,那些挑梁的钢铁

你认识的,它们照旧散发着石头的气息

硬度,是城市的形式,

你给里面的生灵不断地添加硬的芬香

凝结成骨气

(只是需要不断的提醒,给出一些警示的标识)

那些树、泥巴,植物,甚至是乡村里奔跑的动物

都在城市里演变,不是变异,

那是认识观和态度的问题

(今天早上的两则新闻,

让你有些站立不稳,有点复杂情绪:

1、 一男子割断煤气管后自杀,三个月后才被发现,

煤气公司向死者家属索赔了五万元煤气费;

2、《中国青年报》一位刚提职不久的壮年副主编

在宁波出差,

心肌梗塞而死。)

你让祭坛飘扬于空气和水分子中

你站在城市的不同方位,开始祭祀

(其实,你从未停止过祭祀,

即使你闭上眼睛,即使,你弯腰——

湖水退却

你都在祭祀。

为灵魂飘荡的声音找到影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