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辉 ⊙ 肉和灰烬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冷兵器

◎徐辉



今早,我发现世间悲情的东西很像一个手持兵器的杨志

尽管朴刀在手
也难抵一个獐头鼠目的白胜

我还发现,那些白胜也是一种悲情
就像这一周的节日
虽说是举国欢庆也难抵“大”和“小”两个字

有时,一碗酒大于江湖而天下会小于某一处的湖泊
这和我们骑什么样的一匹高头大马
拿一杆什么样的祖传长枪并无多少关系
纵使我们因此而身价倍增
也难抵一个泼皮所使用的一点小小的无赖

英雄束手就擒
那些悲情的东西并不是保持着肃穆
而是显得有点滑稽
故事却未就此结束
那些悲情的东西仍旧要望向天涯手持刀枪剑戟斧钺钩叉

一匹马之上的天空,深的时候像一张脸上的胎记浅的时候像一把蒙汉药

2011、9、10

 

在南方


在南方,我成为一名纯粹的形式主义者
有一棵棕榈树、椰子树
或芒果树的形状
不,我比这几株洗亮的植物更接近虚无
一棵树在打着手势
皮肤上的水珠像是未及说出的
那些滴落的话
这是将被逐渐蒸发掉的我
一个形式主义者在瞳孔里走开
和被消化掉的模样
不,我比一个模样要显得更为滑稽和无助
一只无法合拢的圆
和两根较力的线
它们明明想要头对上头
但它们现在
拔剑四顾
各自持有不及施展的抱负

2011、8、5


章鱼之歌

我何来那么多触觉
你却许我以入睡前的摇篮曲
我何来那么多远见
你却许我以地平线后的风光
我只知吃蟹
哪怕这深海里遍布着迷宫
我只知游泳
并没有察觉自己在餐桌上的体重
我藏身于镜中的形迹
满心欢喜,一刻也不想离去
但你拿开了
莫名其妙
想起你曾像恋爱一样地为我唱歌

2011、6、1


水母的烦恼

第二天,我开始浮游
因为头天晚上,我把脊椎当成礼物送给了你
第二晚,我睡在水里
因为头天晚上,你把整个海面给了我
那些水像白垩纪
而脊椎是消失掉的恐龙
想到这里,我赶紧撑开伞
握住你手心里的耳朵
手心听见手心在说,这就是“烦恼”和“心意”

2011、6、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