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宜兴 ⊙ 梦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你的名字是我们共同的故乡(外二首)

◎谢宜兴



你的名字是我们共同的故乡

风说你怀揣隐秘使命默然降生

海说你踏浪而行长发逆风飞扬

一袭朱衣,火一样的传说水一样漫漾

借一道红光而来,化万朵祥云而去

小渔村的骄傲,风雨中的庇佑

对世间苦难,报以女性的温情与善良


当大海躁动欲撕裂自己的胸腔

当狂风暴怒要掀翻远航的船帆

你是流动的岛屿,绝望中一块不沉的陆地

月亮般叫人沉静,灯塔一样点燃信心

航海人的冀望,危难中的祈祷

心无涯,没有爱到达不了的地方


多少樯桅挺胸为责任远涉重洋

多少甲板匍匐讨生活浪迹他乡

陌生的天空下,你成为心与心托付的凭证

比肤色更像标识,比乡音更加温馨

漂泊者的亲人,阳光下的信仰

妈祖,你的名字是我们共同的故乡


2010
910



琥珀色的夜

这个夜晚可以浓酽可以寡淡

可斟到我的杯子里都那么恰到好处

琥珀色的,氛围或者心情,都接近于诗歌

坐在我对面的人,烧不烧水已不重要

我心里的谁在沸腾,杯盏间已有热度

一群小鹿在栅栏里跃跃试蹄

不敢相信你是陌生的你她是遥远的她

时间仿佛回到十五年前的长安都

一样的纤指一样的杯具一个人的孔雀舞

把近在咫尺的你看远,远到他乡异国

你的沉静斟到我的杯子里都成了烈酒

让酒醉的我更加沉醉更感孤独

2010916凌晨

201087日夜22点左右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遭遇强降雨导致的特大泥石流灾害,受灾近4500户,死亡1700多人。县城北月圆村被整体吞没。全村200余户700多人幸存无几。


千万里舟车赶回蒙难的故里

月圆,只有几棵遗存的柿树还在发呆惊悸

守着被完全吞灭记忆将无所凭依的出生地


翠峰山下,正对峪门,像童画中

从山坳里初升的明月,月圆

每一遍想起都让我的心头银光流转

先人开基命名,寄寓了多少祝福希冀

可“月有阴晴圆缺”仿佛谶语

我幸存的乡亲正经历难于承受的“悲欢离合”


是神在降罪要再一次惩罚谁么

201087日深夜

天雷发令闪电挥鞭暴雨驱赶着

千千万夺命的巨蟒咆哮而出

我的月圆忽然全蚀,家、团圆和美满生活

的期盼,瞬间被夷为平地


曾经的月圆花好顿成满目疮痍

曾经的欢声笑语化作悲号哭泣

家园、父母、亲人,这些骨肉相连的词

像瞬间消失的月圆,仿佛利刃

扎在幸存者心上。一轮明月成为

黑洞,人间八月,清辉似血


月圆,贴在舟曲也贴在我心上的一枚最美的

邮票被无情地撕毁,那村边清凌凌的

小溪流,山坡上绿油油的玉米地

童年的核桃柿果反尖棘,还有每年五月

浪漫多情的采花节是再也邮不出了

像美丽的乡愁它们只能收藏在我心里


月圆,我是你的浪子,灾难来时我却不在

苟活人世,要多少岁月才能

除去我心头那百万泥石的淤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