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宜兴 ⊙ 梦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动车经过故乡(外三首)

◎谢宜兴



 

动车经过故乡
 

 

一条爬虫有了隐形的翅膀

不再“哼哧哼哧”地粗气猛喘

挨着城北从山脚下擦过

子弹一样把家乡的夜色洞穿

像丛林中的奔豸掀起风的呼啸

又似瓦屋顶上的猫步不曾惊动谁的梦乡

我贴着车窗向外张望

另一列温热的动车由心底开进了眼眶

妈妈,请您原谅一趟停不下的夜行列车

它的终点是您想象不到的远方
 

 

2010、7、7

 

 



谁在为早落的青果伤心
 

 

北方网讯:2010年5月26日晚一名目击者在电话中对新华社记者透露,深圳富士康园区昨晚11:20发生今年第12起员工坠楼事件,坠亡者为男性。稍后,富士康公司证实了此事。

第十个,十一个,十二个……,前赴后继

仿佛相约而去。总是在早上八九点钟时候

听到太阳坠落的声音,一瞬间坠下山坳

溅起满天红霞,像一滩喷薄的血渍
 

 

生活不因此有什么改变,老师们还在

明亮的教室里讲授重力加速度与自由落体运动

作家们还在传播谎言:看到流星的时候

祈祷吧,只要不是奢望就会实现
 

 

其实又有多少奢望呢?当你在流水线上

成为机械的一部分。当绝望升上高点

低处多么迷人。渴望低下来的人只想像雨点

回到低处。可谁想过低处的倾斜与阴影
 

 

谁在为早落的青果伤心,谁的心里

也有果与枝裂开的疼痛,谁敢于说出

如果不是枝头有了病虫害空气中有了污染

那一定是土壤中多了或少了什么元素
 

 

2010、7、1

 

 

 



大地藏起了七个以命践诺的人
 

 

——2010年6月19日21时5分,南平高速养护公司延平养护站许忠听、杨天宝、张德标、苏茂兴、王崇自、谢洪老、黄健等7名养护工人在转场上洋隧道抢险途中,经205国道南平城郊常坑路段洪溪口时,7个人连同2辆抢险车被路旁山上突发的泥石流冲入咆哮的建溪洪流……

 

 


今年的天像在生着谁的气,西南五月不见降雨

却仿佛故意,把本应下在云贵的雨全部倾泻到这里

城淹,桥跨,山崩,路断,暴雨预警一路升级
 

 

你们日夜守护的高速公路像是心中的白雪公主

当暴雨如后娘的鞭笞,路身伤痕处处

你们橙红的身影在哪里便意味着那里的伤情得到遏止
 

 

赶场转场,夜以继日,恨不得自己也成为铺路的沙石

大地心疼你们,也警示你们,想让你们永远地休息

于是叫大山出手把你们瞬间带进流向天国的建溪
 

 

疲乏的你们打不开,也来不及打开那一扇往生之门

像童话中勤劳善良的七个小矮人,被施了魔法

从此隐身,却让洪溪口的路碑有了说不出的疼
 

 

“等抢险结束,我首先要带母亲去医院看病”

“暴雨过后,咱就把老家的土屋修一修”“等我一回来,

就陪你回娘家”“我很快就回,哥们再好好地喝它一杯!”
 

 

天地有约,春雨夏阳,今年的天空不守约定

可你们言犹在耳,却比那无情天更不守信

叫等你们践约的人,经历了另一场更伤心的雨汛
 

 

但对亲爱的路以生命守护,这个誓言却一诺千金

最后一句话也没留下,却仿佛绵延长路已把心事说尽

直说到银河里多了七颗沉默而微笑的星星
 

 

2010、7、19—20凌晨

 

 

 

 

拥 有
 

 

甚至羡慕,嫉妒,你曾经多么渴望

一朵开在夜里的花,黑暗中的迷迭香
 

 

甚至昙花也不是,多么恍惚的香气

像飘忽的魅影,却有着致命的诱惑
 

 

一把被人羡慕的钥匙,打开的门里却

什么也没有,你的回望让你目瞪口呆
 

 

你进入的白房子原是个幽暗的骷髅

你手中紧握的玫瑰只剩下一枚利刺
 

 

2010、7、31凌晨初稿,11、7修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