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宜兴 ⊙ 梦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如果这是一座陌生的丛林(外四首)

◎谢宜兴



如果这是一座陌生的丛林

如果再来一瓶葡萄酒,而今夜在异乡

青藏高原的海拔会不会更高

那些陈年的曲子换上流行的唱法,加一把吉他

在地下道,会不会也挣得些许零钞

樱桃好吃树难栽,连卖水果的大妈也知道

美丽时刻伤感的核很硬幸福的皮很薄

后退的心听命于前行的脚步

向左或向右都难于把一张网撕开缺口

如果这是一座陌生的丛林

我们会不会强迫月光也加入鸣蛩的弹奏

会不会佯装心的栅栏系得不牢

任冲动的蹄子在午夜的林间掀起一阵风暴


2010
611凌晨




死结
——写在2010年的父亲节

父亲的节日,孩子的生日,母亲的受难之日

这一日因此有点揪!一条三股绳打了一个死结

这因果相循的一日,坚硬而幽暗的一日

我的祝福与问候是当然的,还有狂奔的思念

像此刻我乘坐的子弹头列车风驰电掣

“爸爸,节日快乐!”列车靠站时第一次收到儿子的

祝愿,飘忽的心这一刻揪得更紧,“谢谢,儿子!”

你们的短信确实让我快乐,快乐于这个日子

有了具体的内蕴,快乐于你们快乐的成长

多年来对你们的愧疚和你们给我的欣慰

这一刻一一显影,显影的还有我快乐背后的忧伤

当我再一次感谢上苍让我们今生成为父子

可我能把你们的短信转发给谁:“爸爸,节日快乐!”

2010620午夜


上升或启程

凌空而起,我找回了翅膀和上升的力量

初晴的天空敞亮,像新居打开了所有门窗

机翼下,山头的浓雾像谁堆积的残雪

舷窗外,悬浮着丝丝缕缕棉絮般的白云

是的,寒冬过去了,纯情的时光正在消融

多么温软的欢歌,也只是残留指尖的游吟

2010622


雨意

从芒种到夏至,暴雨始终在持续

忍耐超过警戒线,不安的情绪漫溢

洪水阻断道路,前程难以为继,祈祷

雨啊,请下到干旱的西南去

朋友从山里来,带来一身雨意

眼神,湿湿的,没穿雨衣

县城淹了,来了救援的舟船

老屋无法坚持,趔趄着瘫在水里

说着老家的汛情,朋友不知

我心有七层云积着落不下的九重雨


“我怕你还在路上”

外公外婆去世了,父亲也走了

除了儿女,人世间母亲已不再牵挂什么

听说我出差地暴雨成灾山体滑坡道路坍塌

一辆中巴车和一辆面包车被冲到河里

端午节前一天,母亲打来电话

“你到家了就好。”“我怕你还在路上。”

我怎么就没想到给母亲打个电话呢

问问老家的雨大不大老屋的瓦还是否结实

20106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