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宜兴 ⊙ 梦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玉树哀歌(四首)

◎谢宜兴



玉树哀歌(四首)

玉树哀歌

像我心中的爱情,玉树临风

每想象一次草原的风就绿了一回

天空就蓝得像藏女初恋的眼神

可是谁断了地层下的根系,玉树摇晃

落叶纷披,青翠的生命瞬间凋零

曾经的幸福安宁面目全非

一个伸手就能触摸到梦想的地方

一座再度消失的王城,玉树

爱的家园,在这个满目疮痍的春天

我是一个末路的王,失守的领地

每一寸都是废墟,都能摸到

撕心裂肺的疼痛,往事与欢颜

但即使坍塌成一片瓦砾,玉树

依然那么高那么宗教,在我心里

像神圣的嘉那玛尼,石头上的诗歌

人间还有最后的天堂吗?玉树

地震之后,坚守与离开一样

痛彻心扉,生与爱一样忧伤彷徨

为过往哀悼吧!在圣洁的高原

神秘悠远藏歌引领我直抵忘川

释尽心中欲望学会向死而生

  201052



雪落玉树


一定是苍天有了罪感,欲以洁白的

雪毯,掩盖自己制造的生命废墟

一定是昏厥中醒来的玉树心痛欲绝

一夜间须发尽白。一定是格萨尔王

为没能护佑自己子民躲过浩劫

悲痛与愧疚的泪水化做漫天飞雪


雪,从国家哀悼日下起

从阳光下的结古镇格萨尔广场下起

一片片飘飞的白幡,一朵朵晶莹的哀思

一曲曲六角形的挽歌,从十三亿人

心中涌出,向玉树汇聚,凝结

今夜,雪只落在玉树,落在巴塘草原


落在三江源头,落在朋措达杰山

雪落青藏高原,多么寻常的景象

可今夜雪花像忙碌的白衣天使

雪原像裹着辽阔的绷带,结古镇

仿佛多了连绵一片白色的临时帐篷

最后的天堂有了从未有过的寒冷

  2010430深夜


巴塘机场

在巴塘草原上,像一个鸟巢

偶尔掠过的翅影,愈见

高原的寂寞与淡定。而今

它是一个忙碌的蜂房。那么多工蜂

降落,起飞,一遍遍往返

带走了巴塘草原旷远的悲伤

卸下了采自四面八方的源蜜

仿佛目击者,它最先感受到

那掩不住的芳香与甘甜

还有不敢回味的丝丝苦涩

    2010427凌晨


故事中的阿福

那是7.1级的强烈地震

大地在痉挛,房屋不停摇晃

就在我们孤儿院

他带着孩子们逃出了院子

“屋里还有三个孩子和三个老师”

他返身冲进去营救他们

在援救最后两位老师时

再次发生了6.3级余震

两位老师幸免于难

而他却被埋在了废墟之下

——多年后,孤儿院的老师们

对孩子们说起阿福的故事

那时没有了煽情的描述

回忆是安静的——

他是我们孤儿院的义工,来自香港

没有妻子儿女

原是个普通的货车司机

还是个糖尿病患者

曾徒步为中华骨髓库募捐善款

汶川大地震时在震区志愿服务

大家叫他“阿福”,大名黄福荣

炎黄子孙的黄

造福灾民的福

助人为荣的荣

2010427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