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宜兴 ⊙ 梦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六首

◎谢宜兴



思儿亭

201025凌晨2时许,福州北环东路思儿亭高架桥引桥路面“白改黑”施工现场,一辆醉驾商务车突然高速闯入,撞死了正在作业的3名工人,而后逃逸。

等思儿亭这段路面施工结束,妈妈

下午我就坐车回家。也许你们正想着

天亮以后去置办哪些回家的年货,没想到

自己却成了一份年货被提前消费

为了降噪减尘,赶在春节前,这座城市

在发白的水泥路面铺上黑色的沥青

为了让日间的城市交通顺畅

猫头鹰一样你们也“白改黑”作业在夜间

在天亮以前铺开一条条黑色道路

谁料到最先“白改黑”的却是自己,成为路面

最黑最疼最血腥的那部分,永远的

黑夜,亲人心上最深的深渊

思儿亭,这个传说母亲翘盼儿子归来的处所

你们父母的晚年将从此彻底地“白改黑”

可这一刻,还有多少被碾碎的心

也你们父母一样立起了坟冢般的思儿亭

201019凌晨


浮生半日

只要三两好友十分心情一片补丁大小的时光

好日子从来靠自己调制

用流水的远隔开世俗,用山路的高

降低喧嚣,用腊酒的浑迷离纲纪

一座山是等待攀登的棋局,一个寨子

作了棋盘,在哪一局中我们都是棋子

可有谁看见执子之手?浮生因缘

又有谁能够拒绝或者逃避

转眼间人在云端星星满地

血管中酒如奔豸,月中人触手可及

像一个出窍的灵魂投入得无限缥缈

情贵真心贵安。这可是神在耳语

2010110



这一年悲欣交集

——告亡父

你走后我的髋关节开始莫名地难于确位地

痛,断断续续,隐隐约约,持续至今

像我想你时的愧疚与悔恨,疼难自禁

你走后的这一年,弟弟们生意葱茏

我买下了你曾经来过的租住的房子,也上缴了

比往年更多的个税。妈妈说是你在护佑我们

会通灵术的她说你在另一个世界当了神明

这一年我内心的痛苦无人能够分担

我含着泪把你的骨殖在你自己选定的地方埋葬

咬着牙目睹另一捧灰烬在风中无处掩藏

亲爱的心两度撕裂一半哀痛一半感伤

这一年悲欣交集,生活中明里暗里的减少

有了另外的增多,而流水于云上的沉湎

以雨点重新回到人间。这秋去春来的一年

你那里可也是365天?我痴痴地想梦之外

还有哪条路哪个地方我们能够再见


2010
218凌晨



你再次的问


“人为什么要老?”像问我又像自言自语

你的感慨,无奈,落寞,黯然的神情

像远航的归帆找不到了出发的码头

而语气的天真像我儿子小时候的疑问

“为什么鸭比人矮而树比人高?”


曾经烈日下晒香把自己晒成最大的那一炷

曾经三更下地挑灯干活村人以为看见鬼火

曾经拎着油桶仿佛自己就是那油一点就着

曾经健步如风脚下有急促的鼓点

曾经声若洪钟胸中坦荡不存块垒


可自从我扶你上医院,我发现你的脚下

已没了根系,声音中的铜质化为瓦釜

一炷香越烧越短,一盏灯火苗渐弱

一桶油已耗成渐行渐弱的尾气

我不知该为你请求时间放慢脚步

还是祈祷你的身体不要有突然的滑坡


2010
31凌晨



购书记


它们紧挨着排列,但已有难于重合的距离

被塑膜封得严严实实,内里滋味无法感知

感觉如此显眼,仿佛等待我的到来

我毫不犹豫取书付款,只为买下这两个书名

它们针灸一样深入和刺中了我内心的酸痛

我将把它们快递给这个难忘的日子

这是两本有性别的书,感性与智性相互交织

写书人隔着潮涨潮落的海峡,两岸,殊途

分离的现实象征了你我今后的陌路

《四十五岁风满楼》,可是谁在把谁《目送》

也许前世相握的手已经松开,尘缘已尽

走出书店,我看见天空的眼中布满云翳



一只有洁癖的鱼

如今它躺在盘中,全身的鳞片依然

闪着寒光,纯银的铠甲不肯卸下

只有暴突的双眼(死不瞑目吗)

道出了曾经的鲜活,美好与快乐

悠舞在最清最净的水中,眼中容不下

一丝污迹。多么丰富而敏感的侧线

总能最先感知所处水域的病

与人间的贪婪溢出的毒

决然向水势高处游去,常常在山涧

与涧边的兰草共守高山流水

拒绝了浑浊中伸来的手

与顺流而下的鱼保持距离

鱼中的唯美主义者,它让我看见了

谁的坚执,骄傲与脆弱。想起

玉碎与瓦全,刀俎与鱼肉的结局

盘中升腾的香气弥漫着忧郁

2010425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