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宜兴 ⊙ 梦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二首

◎谢宜兴



 

血脉的源根
 

 

从一条古道出发,我们终将融入苍茫

这是成长的宿命!在广袤的大地上

除了母亲还有谁炊烟一样站在高处了

却还要踮起脚尖把去路上的我们眺望
 

 

风筝一样我们被望成一片树叶一颗水珠

渐行渐远心渐疼。一根看不见的线

把我们的心越扯越紧。忍不住回头

听见月光下霜起一首叫乡愁的谣曲
 

 

离家经年,我们就是唐诗里的游子

肤发之外母亲给我们打上水土的胎记

身体中的暗河静夜里接通故园的地脉

那祖先长眠的地方乡音氤氲着记忆
 

 

仿佛一张热血绵延的脉网,世世代代

我们共育了一树繁茂的会呼吸的谱系

一根永远剪不断的脐带连着母亲和家园

那个叫祖国的地方我们血脉的源根
 

 

根深叶茂我们的目光足迹总向外伸展

可心却始终向内归拢。无论多老多远

都跨不过一个词:叶落归根。为爱洄游

就像离家的热血从静脉重新回到心脏


 

 

 

 

 

你面对的峡谷与深渊
 

 

在最正确的位置,凸显着一个写反的括号

像两弯半月,又像冰山一角,寒光炫目

它们静止或对峙,都让空气有了无端的紧张
 

站在我面前或坐在我右边,我见到的

都是侧面,可被胁迫与挟持的感觉是一样的

两道弧形的闪电,比媚眼更有穿透力

比在一堵含水量饱和的泥墙下更具危险性
 

压力是明显的也是无形的,你想伸手扶住什么

是不被允许的,有无数眼睛会喷灭你的勇气

这熟透的果子,即使在叶子遮掩下若隐若现

可哪怕只多看一眼,也有瓜田李下之嫌
 

像把一头馋牛拖离庄稼地,仿佛阻止

日出月升,这一天你两次感到力不从心

把一个写反的括号圆成两个精美绝伦的句号

春光婆娑,时光中的锈迹纷纷脱落
 

你看见两团无焰的烈火,一场无形的搏斗

被自己撕裂的人止步崖边,想纵身一跃

可是谁这样提醒我,你面对的峡谷与深渊
 

 

2009、10、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