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09年10-12月诗选

◎一地雪



              《》

             

              我在疾病的课桌上学习

              吃饭、穿衣、睡觉、走路,

              学习设计课,为苦涩的生命设计艳丽,

              不管我设计的工程多么渺小

              或伟大。我打开长满老茧的身体之书,

              拂去日月恩赐的风尘,

              隐蔽。我将自己写进一首诗,

              深深写进诗的底层。

             

              2009-10-12

             

             

             

              打碎的诗意,像割破空气的

              瓷器。那一地的静寂

              寒光闪烁。我的心摇晃了一下,

              四周陡然雪花纷飞。

             

              哦,像抓不着的流水,

              时光穿过了明天。

             

              2009-10-13

             

              就这么坐着

             

              就这么坐着。

              距离三尺。低度的镜片满足不了你清晰的脸。其实,

              有没有必要看清,在很久之后我

              依然犹豫不定。我崇尚朦胧之美,且

              害怕清楚之痛。而距离恰好满足了欺骗。

             

              隔着玻璃幕墙,怔怔地

              望窗外。沉思在斑驳的草影中

              游走,阳光剔透。即使在

              阴天,汽车列队,来了又去

              偶尔有晃动的人体,点缀着庭院的寂寞。

             

              我不经心地观望,那些

              恍惚迷离的场景。它们营造了安静的空气,

              我们相对而坐。隔一张桌子。

             

              意味着两颗心脏相距

              三尺,彼此沉默不语。从此,

              我想要的是什么,几乎无法说清。

             

              2009-11-09

             

              写诗

             

              写诗,为自己打开一扇后窗

              逃避万千俗事,为自己构筑一架天梯,

              通向天年,颐养生命。

              于是,我拥有蝉的鸣叫

              山的沉默。

              我拥有海水的开阔,

              深邃淹没了尘埃。

             

              写诗,为自己找到一块石头

              竖起一座坚固的城堡。

             

              2009-11-11

             

              《》

             

              一整天铁窗上挂着冰。

              一整天空调都像一头老驴

              在时间的间歇中倒气。呼哧呼哧,

              我的气管附和着。

              灰蒙蒙的天空,直逼钢结构建筑群。

              而视野之外又是那样模糊,

              他们在脑海里傻子般伫立。

              或许会慢慢游动,但

              抵不过寒冷慵懒的匕首。

              坐在钢铁支撑的空间里

              暂且,我可以想入非非。

             

              2009-11-11

             

              语言

             

              他的手指轻轻滑下她的脖颈

              在左肩,停下来。

              多么温暖。夜,像吞服了

              一片安定,缓慢地流淌。四周无声。

              当她从梦境中游离到床心,

              他的五指正沿着她的脊背慢慢游走,

              像一只羚羊,愉快地走在碧绿的

              山冈,带着风的醉意。

              她继续在梦境中游离,羚羊

              继续行走。顷刻

              她消瘦的背摇身一变,

              变成一片牧场。他的手掌像羚羊

              毛茸茸的肚腹,蹭得她的心底

              涌出涓涓小溪。而五指徐徐

              像鸟儿在阳光下,梳理洁白的羽毛。

              他的手继续,向下翻越她的臀部,

              在光滑的大腿上停住。

              仿佛有人打断了她的梦境,并

              为她的梦戛然划上了句号。

             

              2009-11-13

             

              LZ

             

              电话里,声音怪怪的像我们三生

              未见。我左听右听终于

              确认是你。只不过你与上帝

              暂时交换了一下客居的位置。

             

              是啊,一切都在变。

              天上的云彩瞬间可以变成雪,

              你在地上,和我一样

              无法在时间的隧道里自由穿梭。

             

              而你变换的语调,让人担心。

              像从遥远的天穹飞来

              带着沙的痕迹,与刚刚掩埋的

              乌云形影相吊,且不经意。

             

              我猜不出你变换的索引,

              只感觉我们似曾相识,又

              遥遥对峙。在河流与山峦之间。

              你的爱,惊飞了电话线上的麻雀。

             

              直到话筒搁下,我依然

              模模糊糊。好似被你处心积虑

              卷在了一件白色的风衣下,又好似

              被你推开,跌入莫名的深渊。

             

              2009-11-15

           

              新的

             

              只有黎明让我睁开惺忪的双眼,

              当鸟鸣越过窗棂。

              旧梦结束后,莅临的每一个新梦都

              让我出现短暂的无措。其实,

              阳光是新的,旧衣服在冰冷的空气里

              闪动着光亮。我可以最后一次

              伸展懒腰,穿衣。梳洗。

              带着一颗无思想的头颅,

              让脚步散漫地响起,在屋子的

              任何一角,煽动凉风。我也大可不必

              紧张,下楼,锁门。穿过太阳黑色的翅膀,

              一路朝北,踩着冰凌,走下去。

             

              2009-11-17

             

              词与语

             

              它们小虫子似的在我脑海

              蠕动,蚂蚁似的

              在我心口爬行。它们翻山

              越过我情感的底线,

              它们涉水,与云朵组合。

              与浪花拼接,它们甚至

              将洁白的玉兰花嫁接到

              鹰的唇边。当夜吞没了

              漆黑,它们将纯洁还原于我的

              笔下,无论书写的是丑,

              还是美。它们都是我的爱人。

             

              2009-11-18.子夜

             

              无题

             

              我染上了咖啡,就像树叶

              染上了霜。在初冬,剩余的阳光下

              瞌睡,卷曲,偶尔呻吟,徘徊在低低的屋檐。

             

              而我心中的旷野,在辽阔的祖国慢慢

              苏醒。我的沉默,

              在冻土里假寐,长眠。

             

             

              2009-11-24

             

              有人不喜欢我的诗

             

              很惭愧。天,慢慢阴下来,

              我和一片树叶赛跑,一天一天

              脱离树的母体。

             

              我爱着的事物,这般复杂。

              鱼儿懵懂地上岸,上帝

              不关爱个体。

             

              一只小鸟飞到窗棂,在玻璃上

              撞了一下,又飞走。

              我悬挂着的心,随她而去。

             

              小杨树高耸,最后

              一片树叶,在树梢上沉默。像一枚

              钉子,盯在我空旷的心空。

             

              2009-12-11

             

              一次谈话

             

              这里除了我没人能,和你

              聊。空气不热也不冷,

              不咸也不淡。唯有电话作梗

              拉长了我们的谈话。

              我因此掩护了反抗情绪,

              恰巧运用刚刚学会的哲学:

              纵就是擒,如橡皮筋的弹跳可爱。

              或许,精神过于高度集中,

              倒是将瞌睡釜底抽薪。

              而灯光却无容置疑,告诉我

              天黑下来。如果我不识时务,

              如果我较真,注定损兵

              折将。似乎有人提醒我放手,

              似乎黑暗逼我睁开大脑。

              当我离去,木门在身后轻轻

              歌唱。我可以暂时把

              牢笼推向另一个世界。

              而我内心的珍藏,

              躲在路灯下呻吟,宛如一群

              孤单的蚂蚁。

             

              2009.12.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