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新朝 ⊙ 马新朝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云水谣(10首)

◎马新朝



暴风雨

树的枝叶晃动着,像是与谁在争吵

又讨价还价

在此之前,树受到纵容

暴风雨最先就是从这棵老榆树的内部

开始的,然后蔓延到整个树冠

以及天空,它携带着树皮上暗色的疤痕

与远方的暴风雨拥抱,奔跑

又在瓦檐上跌倒

这时候有很多的人和事物

加入进去,推波助浪,发出很大的吼声

他们在这场风雨中放大或变形

众多的道路腾空而起

把这个平谈的日子举起来

又重重摔下


夏日的雨水

天地之间,夏日运行着

夏日的狂暴,夏日的肿胀,夏日的

骚动,夏日的激情

可见与不可见的事物里充盈着雨水

男人们在云中寄信

老练的收信人在自己想象的雨水中

独坐。夏日带着它们走,它们对云中的内容

烂熟于心,一个个都是吸收雨水的老手

在雨水落下来之前, 先是闪电

后是雷声,本能的伟力在河流上暴动

狂风劲吹,飞沙走石

雨水的过程多像一个男人的喘息

他把粗暴的意志归还大地,茂密的植物

演奏着勃勃生机


雨说

先是细细的电话线,后是

云中的门。雨说,这是十点钟

你说,这是雨

我被打开

火焰与火焰抱在一起,它们在深海里

行走时,洁白的床单变皱

在这溪流浅草的深谷

白云抱着山顶,有鸟声回旋

暖暖的海水汹涌着,岛屿越来越远

是的,我将重新赎回

那即将失去的,岁月掩埋的

我无视永恒,却在燃烧的瞬间抵达永恒

现在,我和你重新躺下。千里万里

重新回来,经过深翻后

我们变成了黑沉沉的土地


疼痛

疼痛如果说是一些具体的日子

日子那边,会隔着许多屋顶,秋风

疼痛如果说是一个城市,一条道路,一个房间

就会有一些急促的呼吸,香气环绕

或是一条细细的电话线

先是低音,而后便是多年的沉默

如果说,今夜它来了

那一定不是现实

它披戴着无边的暗哑,在浩浩星空

它的脸由下弦月组成


你在

我知道你在

我记得你的气息,你的距离,你的音调

你就存在于我周围的

细碎中

很久了

诗书上有尘,路上有风

塔身黑了一半

我知道你还在

你在,你存在于不可能之中

你是黄昏中小树林一带游荡着的低音

你是郊区的湖面上

沉睡着的雾

只是有一个嘴唇

被石头封着


美人

使一座大楼,北移两公分

使它的内部结构发生着细微的改变

美人曾是高悬在历史和生活之上的

某种抽象。当下

却是具体而实在

像她左右扭动着的肥臀

烽火时代,美人们

面对诸候也不笑,她们现在却爱笑

无缘无故地笑

向路边的行人释放着细细的香气

拐过胡同口

一树树的桃花突然为她打开

一件精美的瓷器

在高处晃动


不存在的山谷



有人在山谷里喊

一匹马在狂奔,左冲右突

笼头和缰绳,丢弃的遥远的笔迹里

这是生命的住所吗?踉踉跄跄的岩石

房屋的房屋,柔软的绝壁,夕阳照亮了蒿草

那是谁在唱歌,低徊的音调从岩壁上

流淌下来,于低洼处,汇聚成幽暗的火

一匹马在狂奔,马头在黑暗中啸叫

它围着一棵核桃树,流连,流连

生命的廊柱像在倾诉,果实散落在地上

青春沿着枝条奔跑




看见



我就是那个被岩石封着的人

我就是那个被梦幻移动的人

像雨水在岩石上明亮地一闪

你来了,虽然没说一句话

却已经走遍我的全身




一千亩的油菜花

这雨中诞生的

将高过我的内心,高过居民区尽头的

树梢


踮起脚尖

你喜欢站得比我高些,让身体舒展开来

为我颁发不存在的奖章


你开始洗。水声连接着雨声

所有的音符全被打湿,高音的部分

沾着水珠


香蕉在暗中跳

在更远的山谷里摸索


音乐重又奏响,我在缓缓下沉,飘转

像一个富有。一千亩的油菜花

做成你的气息,你的长裙


傍晚的湖



更远处的湖泊

从傍晚出发,穿着性感的衣裙


我常常到那里去居住

被周围的芦苇环绕


水中的光与我体内的光

拥抱,使湖水更亮


它走动时带动风雨

树干潮湿,带露的牡丹微颤


停下来时,手指触摸到的

事物,就是家


它在我楼下的花坛边流连

没有人知道它是湖泊


然后顺着楼梯走上来,敲门

我的房间里一片蔚蓝



马新朝博http://blog.sina.com.cn/mxc11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