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侠 ⊙ 紫楝树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网络诗歌的平民性

◎紫衣侠



    一些人看不起网络诗歌,这使我忍不住想为它说几句。
    世上的诗,本没有网络和非网络之别。但由于上世纪末网络的神奇出现,直至目前网上诗歌的风起云涌,这使得四个汉字的平凡组合成了我们无法回避的话题。
    以第一时间发表在网络、以网络为主要发表讨论阵地,甚至直接描写网络生活——这就是我目前理介的网络诗歌。
    网络诗歌肯定不仅仅“诗到语言为止”。它肯定是口语的(或称“口水”)、先锋的(下半身、荒诞)、传统的(朦胧诗、新古典)……总之它是一切风格流派诗歌的大杂烩。你无权也根本无法将它划归统一。
    网络没有门槛,它宽容得允许任何人担任主编和编辑。网络诗人神气的日子到来了。这时,他不用看别人的脸色,编缉的趣味和水准,不用审视自己有名与否、与老编是否相熟,女作者也不用额外付出。网络是最大的编辑部,是最神圣的民刊和国刊,所有人都拥有发言权,这就是网络的最妙之处。
    网络是平民的,网络诗歌是贴近的,网络语言是生活活泼的——而传统媒介却根本无法完全做到这一点。网络诗歌很热,热得使人嫉妒,而传统的往往由于周期过长、讨论不便而使人热情消退,慢慢无奈地成为一潭死水。
    网络诗歌将进入一个真正多元的时代。

    我提倡网络诗坛无风格的存在;提倡个人多风格的存在;允许个人迅速变化发展甚至走向反判。
    网络诗歌绝对张扬个性,而诗歌本身就是个性的东西。
    什么是好诗?有人喜欢就好,喜欢的人多了更好。当然,最好是些有品味和水平的读者,而不是一些追腥逐臭的伪诗人和文学流氓。
    我提倡“无概念主义”,希望诗坛能纯净一些,不要总在外在的东西上纠缠不清。我不喜欢人为的标签、概念、包装。诗就是诗。
    我永远离先锋一步之遥。任何人跟传统、跟诗的本质不可能摆脱干系,不管它在嘴上如何说。如果你在诗文本上摆脱,你就是白痴,或曰言不由衷;如果你在理论上摆脱,你就是无赖,是逆子。
    有人指责网络诗歌泥沙俱下。这或许是实情,但这就是网络的特点。让我们都来为解决这个问题做一些事情,而不是白白浪费吐沫星子。
    起点不同、境界不同、目的也不同。那么,还是让人们自己去选择吧,让他们自己选择喜欢的站点和空间。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能一统天下吗?我还想所有人都赞同我这篇文章吗?
    写诗是某种玩。别人允许你那么玩,你就要允许别人这么玩。玩好玩坏、玩得怎么样、和哪些人玩到一起、和哪些人玩成论敌,这都是极正常的事。观念不同,经历学养各异;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呼啸而来的网络诗歌,将冲破传统诗坛死气沉沉、千人一面的局面,导致一场新的诗歌革命,给新诗注入新的活力,并留下永恒。
    让网络泥沙俱下得更痛快一些;让网络痛哭流涕得更彻底一些;让网络诗歌更平民一些——这就是我的网络诗歌主张。

原载《2001中国新诗年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