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在野 ⊙ 息夫人之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9年杂诗选

◎老英在野







我所见,与你之所见
不在同一世界

意外,乃我存身之处
不可说,说即错

将来在杯中抽象
我,也生于你腹中之痛



公园小坐



干涩是一样的
县城入口的岔道公园
草在阴沉的暮色里
坚韧地白


似乎在等,明天的立春

人也一样,活着,等着
随车辆流动


既然没有更多,我坐下
在这衰草之上
感知不可靠,渐亮的灯光



城区



破败如何恢复
成本控制不允许


所以旧城停在记忆中
初恋,挫伤,某一天的月升
同样无法再次经历



世界因此而唯一
我写下这些
手就老了,笔水用尽


像一个躺在蒲草上的男人
用尽了对未来的想象






我们享用过的生活
还会再度来临


吻过的嘴,抚弄过的身体
又回到时间里,蓄水



我们住过的房子
也有自己的记忆


路走过了,风刮过了
又回到原处,像猫睡到阳光里


自慰


好就是好,一个人放下两肩
孤零零走在路上


偶尔需要慰藉,面对野花
哭一场



能成人,就很不易
书里的狐狸跟白蛇多么辛苦


得不到一点精血
你有很多,虚抛了,多少



长夜



文字已不能指向月亮
吹过竹子的风
吹不上房顶


死去的人在灯火中尖叫
黑夜敞开,一层层
脱掉光,鸡叫,找不到家的旅客

失忆



突然之间,堤坝
打开了
有那么一会儿,看不到自己
像一段消磁的录像
等指针走到,时间又到了另一处
他朗诵,买弄声调
用诗集打人,争吵,摔凳子
——我这是怎么了
一个人含着泪,在大街上走
却像是游动

他如何坐商场门前高叫
面对世界,徒有愤慨
像那个在北街乱写的疯子
他没控制好自己
失去了反抗的资格
一切言语,都被可笑抹平
……幽暗,更加幽暗
从小巷穿过,是什么指引他
找到家?脚找到了热水,他看见了
一个女人,一边哭,一边洗他


油漆工



一遍又是一遍,他的细心
胜过囚徒。“要分辨木质
顺着纹理”,让油吃进物件里
修饰得完美,意味着
让时光替你打磨
多少年,没一点光
轻微地抚摸也能唤醒它们
在黑暗里散发森林之光


这些器物陪伴的日夜
总是跟人纠缠:体重,汗液,血……
“很少见到真正的木头了
大多是压缩板”,材质的单调
让他的手艺显得奢侈
不得不,他也放下架子
什么都干,毕竟
生活对任何人都非易事



幻象


我们到了,山上一片狼藉
星光照不到你
风把思绪也吹向虚无
你一动不动,其实是在抱着我
静静嚎叫

另一个世界已升到高处
记忆的光亮
一点点抻开路径,露水在草叶间
跳动,多年前
你的拒绝建起巍峨的殿宇



栀子花


一个人最美好的光阴
凝成一朵花,才会这么赤裸,白皙
而且安静,经不起呼吸的喧扰

芳香浮起的城里,我们擦肩
是月圆么,抑或错愕的
荆棘中,指尖的拥抱也沾了血浸

栀子,花,如果一声轻唤
还能把幽魂聚拢,我愿意是烛火
是前世的归客,暗夜里,低低叫你



看水


选一个六月的下午
我请你:看水

坐在水库的树荫里
看阳光下的飞鸟,虚隐的水气
彀纹款款
默然经过的小情侣

用听觉屏蔽几里外的沙车
房地产商的吆喝
闭了眼,就能听水的呷吻
鱼跳荡在意念闪动的光栅里

如果你很累,心情又低落
来吧,来看水,如何在囚牢里得大欢喜



轻音乐


一阵,又一阵,被风抚弄的树叶
把窗前荡漾得如此古典
白云轻柔,旧时光闪耀,在林荫
屋顶淡蓝,远望,多像一个人的脸

人在楼上,盘坐音乐,乡间
稻香缠绵废弃路,温存草垛渐远
点滴鸡啼,胜过中午茶
九曲水廊适宜初恋……蝴蝶不会再来


路边野塘



暮色无须映照,这里
断路交错,速生杨夹沟
迤逦到村寨

轰鸣只在左耳
路人一次次失败的举手
招来些许热风,涟漪

那是什么,聂蝶吻水
抚爱野菊扁平的花盘
坟树张开阴影,等新月


海鸥


还是这样的夜,楼上高窗的幽暗
足够埋下我:宇宙之小
小到一声轻叹

亲爱的,你可听到海鸥的鸣叫
那么柔弱,孤单!仿佛从那遥远的故乡的傍晚
飘来一丝炊烟

……莫非,你和我,也在海上


我们


我们,自甘多余的一群,要在山顶上相会
庙宇的残垣是我们共同的座椅
我们,先后被雷电选中,钉在时间的轴上
要在大水退去之后种下第一株月季

从海洋吹来的南风,解开我们的忧郁
是一次次的退守让我们登上如此险峻的山峰
尘世的呼救,像鞭子
在抽打之前,仍从我们的语言里浸水和盐

在多出来的寿命里,还有什么不可舍弃
要报复的,立即去报复
但是,沉默啊,沉默是约定的号角
祖先的重剑要在我们的血里淬火,开刃



在扣马

就在我们人生旅程的中途,我在一座昏暗的森林之中醒悟过来,因为我在里面迷失...
——《神曲》




已经晚了……不如缓辔而行,在扣马
荷叶包着村镇,夜晚清香如许
车灯照亮夜行女的一刹
街道与池塘,积着相同的淤泥
唯有莲花,可供猥亵

而星光从未熄灭,竹林风动
有人从最浓处醮墨,画枯萎之兰
太晚了——贪恋杯酒的怯懦已无节可守
还是种荷吧,养蓬乳小莲
一页页翻动碑帖:顿笔处,意连处,皆掩长嘘




*廿五日与诸友游洛阳扣马荷塘夜宿王铎再芝园有寄


夜宿再芝园寄王铎


……结根生别树,吹子落邻峰。古干唯龙嗅,高烟逐雁冲……
——王铎《同子功子肃同观诗轴》


必要有那样的时代,学习婉转
从荷茎,到白鹭翔过的向晚
必要有细密的捶挞,才能从石头上取字
将自己磨成笔锋

三百年后,道路又一次穿过你
把我们送往沙滩……因为更深黑的夜
你才被看清——对种族的忠诚
远比朝代长久,神圣

当然要有误解,有对误解的愤慨
我们才得以言说
园柳何曾向水面俯身
荒草如汐,淹没它可以淹没的一切



附注

清吴德旋《初月楼论书随笔》:“王觉斯人品颓丧,而作字居然有北宋大家之风。”
傅山:“王铎四十年前,字极力造怅;四十年后,无意合拍,遂成大家。”



说吧,父亲


说吧,父亲,你又用树叶叫醒我
幽暗里陪你喝酒
颈椎和心脏,我知道
你总是抱怨我的优柔

像两个男人那么谈话,我一直渴望这样
父亲,在你活着的时候
或者你没有耐心
或者,因为我的不屑

孩子们也渐渐长大了,我才知道
我离你很近
有一天,我也会被拉走
世界纹丝不动

说说吧,我举杯过额
老家伙,我记得,你的生日又到了
你和你那帮右派伙计
一点点模糊,一点点消逝,像渐渐小下去的风


夜三点


一定还有人醒着,在黑暗中起身
听树丛细密的喧响,眼睛红肿
惊惧于审讯之光

一定还有人摸索着写字,在墙壁
水泥地上,因为这也是
狗儿惶惑的时刻

因为都需要水,需要爱抚
时间才得以修复
白茅叶知道:游魂也会用露水说话



又是秋天


这就是我们的秋天了
或许应该更辽远
道路干净
树影在夕阳里摇动

每次我都能准时醒来
在湖面上沉思
有时是你
有时是那些荒唐的细节

其实深夜也同样适合我们
独自到阳台看月
满怀的虫鸣
仿佛一个世界的呼应



黄昏散步口占


天空如此高远
大地依旧盛产五谷
诗人啊,你只是丢失了一把旧琴
为何自溺于忧伤


光亮


我确信
窗下树丛里,有一点光
这不是梦

它亮着
还亮着,仿佛一直这么亮着


秋夜


秋天,我们把马车赶到岔口
坐在山岗上饮酒

比云更薄的是离情,黑暗里落下的叶子
多像失眠的絮语

而我刚刚吃下的苹果
也和你小小的乳房一样凉爽



吃面


国庆节,我一个人
坐在家里
最大的一扇窗下
静静吃完一碗方便面
谢谢,我不用去杀另一个人
也没人想来杀我
碗里没有沙子
四十年了
我的嘴唇仍完好无损
谢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