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明 ⊙ 祈祷之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新快报》黄金明谈读书整版专访:

◎黄金明



《新快报》黄金明谈读书整版专访:
类别:随笔 | 发表:黄金明 | 授权状态:本站原创 | 日期:2011-3-28 19:15:00 | 阅读:4200 次
2010年11月24日 星期三金羊网 | 数字报系列 | 最新一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上一篇
--------------------------------------------------------------------------------

黄金明:
茫茫书海中,与作者相遇是缘分

  ■ 家里特意订做了大书柜,“高3米,宽4米多,双层的,唯一的目的就是实用。”


  ■ 读而优则著。黄金明的《少年史》和《乡村游戏》极尽时代背景下南方乡村的少年成长和记忆。


  ■这套“拉丁美洲文学丛书”是黄金明最喜爱的。

  ■ 新快报记者  徐绍娜/文  安石榴/图

  黄金明 来自农村,因经济原因,他曾辍学两次,18岁才考取县城高中。也是在走出乡村后,他才真正接触文学,上了大学后才有缘碰触世界名著 。在“无书可读”的那段日子里,他对书有着无限的憧憬和狂热,因此,在他“有书可读”的时候,他的热情全面释放,对于读书的痴迷,甚至为外人所不能理解。他认为,买书有时候可以滥情,但读书,却讲究缘分。在茫茫书海中,跟作者的相遇、交流就是缘分。

  痴迷:

  一天不读书感觉像无赖

  

  18岁之前,黄金明没有走出过他生活的那个小村庄,除了学校发的课本,他接触不到任何与文学有关的东西,“但我当时已经对书本很狂热,只要有字的书都拿来读,哪怕一本数学课本,也能翻上几遍”。当年的条件限制,造成了黄金明对于读书的饥渴。如今,他把所有的热情都倾注在阅读上,“一天不读书,就感觉自己像个无赖,精神萎靡。”

  “我每天主要的事情或者说主要的工作就是读书,不是在读书就是在买书。它已经成了我的生活方式,就像吃饭喝水一样重要。”他的床头常年放着厚厚一摞书,除了上班时间,其他时间都给了阅读。在到广东文学院做专业作家之前,他曾在一家报社服务了7年,2007年他提出调动,当时他已经是部门的一把手,待遇也相当不错,但他清楚那不是自己的理想,“我渴望有更多的时间阅读、写作。虽然现在的收入是当年的三分之一还少,但我觉得人生短短几十年,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是很快乐的。而我想做的事就是随性地读书、写作。”

  虽然痴迷读书,但黄金明的阅读多是随性而为,有的时候同时开读三五本书,文学、史学、哲学均有涉猎,“我不希望自己带着很强烈的目的去阅读,这样太刻意,我比较崇尚的是一种自然的、不扭曲的、快乐的读书方法。”黄金明常常说自己的读书,是只图愉悦。就连被认为晦涩难懂的哲学,他也能挑出一些“快乐的”来读,“比如叔本华、罗素 等人的哲学,就不太晦涩。”他认为,读书应该是一种“无为”状态,“书读多了,自然会有所收获,这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潜移默化,无形之中,你已经得到某种充实和熏陶。”

  狂热:买书犹如饿虎扑羊

  黄金明曾用这样的比喻来形容自己和书的关系:爱书如西门庆爱潘金莲,爱逛书店 若柳三变上青楼。他在买书上的贪婪、凶猛及果敢犹如饿虎扑羊。按照一个普通工薪阶层量入为出的标准,他买书的支出已称得上是“挥霍无度,穷奢极欲”。

  “我几乎每天都在买书,其实一个人读不了这么多书,也不需要读这么多书,但我一见到好书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有时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购书强迫症。”黄金明打趣说自己想成为有钱人的唯一目的是“有闲钱在郊区买个环境清幽的小屋,好好安置自己的书和‘书桌’”。

  说到书的安置问题,黄金明也费了不少心思,家里特意订做了大书柜,“高3米,宽4米多,双层的,唯一的目的就是实用,另外,作协的住处还有四个小书柜,也填得密密麻麻的,有时候找一本书费老大劲。”家里能为书腾出的空间已不多,但黄金明买书的欲望却有增无减。“我的大部分花费都用在了买书上,衣服可以买便宜的,家里的装修也可以选最简陋的,但看到好书绝对是不惜血本。”有一次在北京出差,黄金明陪鲁迅文学院 的同学去逛书店,本来说好不买,“因为买了还要托运回广州,但后来发现那里有不少上海 译林出的世界名著,当时就忍不住了,一口气买了几十本,自己都扛不动。”

  此外,黄金明买书还有个怪癖:喜欢的书会同时买好几个版本。“像《博尔赫斯 全集》、《圣经》 都有六七个版本,每个住处放一套。《莎士比亚全集》有三套,伊塔洛·卡尔维诺的书以及《追忆似水年华》也有两三套。最偏爱的作家,里亚克和卡夫卡这两人的书,则全集选集加起来不少于十个版本,看到就会买。这些作家的书,我是会反复阅读的,有时会比较版本、译者这类的。”

  记忆:广州小书店了如指掌

  黄金明一直庆幸,自己刚知道读书的好处时,就赶上了广州书店业百舸争流的黄金时代。1994年,他在广州读大学,惊讶地发现,“广州的大小书店如草原上的野花般繁密,好书如花香四溢”。没多久,他对广州的大小书店就已了如指掌,十多年过去了,他见证了无数书店的“兴衰存亡”。

  黄金明最早接触的小书店,是其母校所在的新港路上,“从东到西,有大大小小近30家书店。学院门口有个‘永达书屋’,东西两边各有一家新华书店,不远处一个购物中心,也辟了一角卖书,而且品位不俗。我手上有不少云南人民版的‘拉丁美洲文学 丛书’,如卡萨雷斯的《英雄梦》、《鲁尔福小说全集》,就在那里买的。往西一直到中山大学,校内有两家规模不小的书店,中大东门的康乐村附近,也有‘中山大学书亭’、‘树人’、‘彩虹’等近十家,还有后来的‘学而优’和‘文津阁’。怡乐路旁边则有一家大书店及著名的小书店‘博尔赫斯’。那家大书店没撑几年就关门了,短暂的蓝调酒吧就设在一楼,广州一伙诗人曾在此开过诗歌朗诵会。”说起广州的书店,黄金明简直如数家珍,包括当年书店辅以书吧或咖啡厅的经营方式,以及在这些书店里举办过的文人聚会或诗歌节,他都了如指掌。

  黄金明跟上述的一些书店还渊源匪浅,比如主打人文社科类的“树人书屋”,“当年它在广州读书界享有盛誉,我在那里初次遭遇博尔赫斯,之后还有花城版的《巴比伦的抽签游戏》、‘二十世纪外国文学精粹’……”这些书都在黄金明的阅读经历中有着特殊地位,后来“树人”的消失令黄金明不甚惆怅。此外,中大西门外的一家不知名小书店也曾带给黄金明无穷的乐趣,他在那里 买过《卡夫卡日记》及好几个版本的《里尔 克诗选》,“十几年来,这两位德语作家对塑造我的文学形象,起到无可替代的作用,如今那家书店也踪影全无了。”


  人物简介

  黄金明,1974年出生于广东化州。现为广东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散文《少年史》(上海三联书店)等多种。2003年参加《人民文学》第二届中国青年作家、批评家论坛。2008年参加《诗刊》社第24届青春诗会。曾获广东省首届“香市杯”青年文学奖、首届广东省“大沙田”诗歌奖、第八届“作品奖”等。

  【读书破万卷·黄金明卷】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万”是一个量词,但在这里,这个“量”不仅仅是“数量”,更重要的是“质量”、“气量”等。读书对一个人及其人生观的培养,对其生活、工作、治学及创作的态度至关重要,通过窥探一个人的阅读,可以打开其心灵的窗口。本报自22日起连续推出“读书破万卷”系列专访,持续一周,向读者推介广州这座商业城市中的书香气息、人文声音。

徐绍娜
(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 金羊网 -- 新快报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