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眉 ⊙ 上邪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这个春天(2011.3)

◎桑眉



《这个春天》


这个春天
忽冷忽热
反复得如同命运
我们在青草坡种下花草,或粮食
有时开花结果
有时颗粒无收

这个春天
一不小心就交上厄运
夜幕沉沉呵,还遍洒银针……
有人患上梦游症
在雨声里迷路
抱着头,跟在针脚后面
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
走来走去
祈求时间的罗盘
从2011年3月4日绕回2011年2月20日
那日,春刚来到人间


《解剖,或死亡证明》


锋利的刀子切入腐朽皮肉
细菌代替你惊慌
我代替你疼痛

持刀的人试图替死去的人找出真凶
替活着的亲人找到仇恨的靶子

但我恨他、和他们,不再爱惜你的身躯
更恨自己不能抢上前去
掩护你,或剖开自己的胸口
把鲜活的心脏放入你怀中……

需要证明什么呢?
死亡从不跟生命签定契约
(你,却用死亡跟我终日纠结,直至
我们在天堂重新相遇。)


《茫然》


铁轨沿线的油菜花一片接着一片
她们看上去有多灿烂
她看上去就有多哀怨

那连绵的山丘
山丘上的荒石,和树木、草丛,偶然生长的
小松柏、竹……
以亘古久远的姿势闯入视野
再迅疾退出

灰濛天空 空空如也
(她想啊, 想)
一个隐了形的人呆在哪个角落
才能既逍遥自在又不被世界遗忘?


《未亡人》


未亡的人
在身体里安装上水龙头
你们别轻意走过去
去安慰 去触碰
一碰
水就会源源不断从血管流出体表
你们也别轻意走开
那个表情安静的人
在阳光下收集雨水
悄悄贮藏在心湖 随时随地
就会决堤……

未亡的人啊
每个夜晚都听到雨声
每粒雨里都有盐花
每粒盐花都开在她眼角

未亡的人啊
看山无言 水无语
看春天无颜色
不落的太阳也照不干她的眼窝

未亡的人
早出晚归
为孩子寻找蝴蝶
为父母寻找麦穗稻子大豆高梁玉米
为迷途的南风寻找田垄
就是 忘记了给自己找回笑容

她后来,一直,喃喃地说:
他怎么把我丢下了?


《或许》


或许,可以尝试往油菜地
撒上石灰,或脂粉
漫山遍野疯长的油菜花
可以仙气迷离
亡灵借机还魂
在第一朵里放心脏、第二朵里放头颅、
    第三朵、第四朵、第五朵……
    分别放眼睛、四肢、和性器官……
那患失心疯的人
去田里,才不会一次比一次笑得凄厉。


《有,还无?》


从那一刻起
你与她之外的万物结盟占山为王
春天满目欣荣
每片叶子和花衣似都传达美意

她看到什么都想你
听到什么都想你

但没有一把薄刃
可以片开那道隐约的口子
仿佛一条线
在天地之间横着、竖着、斜着……

你们在线的两侧
时空仿佛退隐至静默鸿蒙
又仿佛无限


《爱得这么深沉》


飞旋的车轮
似你口中那单细胞生物
似她
自己跟自己抱成团热泪滚滚滚向前

轮胎擅长腹语
与大地如胶似膝
而她一再抛锚,企图向沿线的荒野
打探另一个世界的消息
挥散呜咽,与悲伤间歇的神经质告白(或控诉)

——她原没有爱得这么深沉。
如同你原没那么风轻云淡、无边宽阔
无视中伤过你的人
如何忏悔,或再度中伤你;
也不担心,不吃一个年轻寡妇的醋

——你用背影迫走某个可能的情敌
成为她的柏拉图
占据她每个抒情时刻


《如是说》


国学先生史幼波说
错过子夜阳气就回不来
不如去龙炳的龙王乡调养几日
不如去花树下写诗

整个下午
因为失眠而怕光的人
躲在弧形玻璃窗窗帘后面
想像龙王乡绝迹的红豆树
和龙泉驿以假乱真的桃花

阳光啊
反复磨砂高高低低的楼群
摩挲她的眼睑
她说
在黑夜里沦陷的人
懂得黑夜的幽暗,与光亮
但我划不燃那根火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