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心 ⊙ 铁心的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10年诗选集

◎铁心



◇面对

我们站在
摩天大楼的阴影里
需要有植物陪伴
我们利用玻璃的反向
看到鸽子的飞翔
以及它们习惯性掉落的羽毛
我们拨打手机
赶在天黑之前告别
我们的距离
正如楼与楼之间的距离
隔着几条马路
我们喝着啤酒
说着一场战争
或是一场游戏的时候
电视里播放着滑稽剧和露天葬礼
现实是如此可爱
在我们城市的吉日
一排长长的军车正悄然穿过广场
难得一见的荷枪实弹
令我们兴奋不已
另一路有玫瑰花的车队
也碰巧经过
两位新人显然对于这一切
都还不太适应
那些抓拍的镜头
像捕捉猎物一样,机敏



◇环山东路

多看一眼
就会感到透不过气来
逃离那些钢筋水泥的丛林
逃离那些卡车塔吊的搅拌工地
逃离那些嘈杂不堪的市场街

我跑到环山东路上来
贪婪地呼吸山腰的空气
像一匹刚从动物园里逃跑的饿狼
我快乐的奔跑在环山东路上
黄昏里坡道上
我正在与所有的车辆比赛慢跑



◇不同

楼下是人群
头顶上是大海
你在褶皱的床上
等待治疗
那些躯壳
进入黑黑的楼洞
成为房间中寂寞的塑料模特
你有精湛的裁缝术
用一根根灯棍毒打动物
然后扒下它们的皮
给他们穿



◇思夜静

从这里到北京很近
从北京到这里
似乎很远
大巴车在半夜里缓缓驶过河北
华北大平原,很白很白
大风正长驱直入

我听到有人下车了
车厢里变得轻快了许多
窗外,那轮明月
跟得很紧



◇翻转天使

白昼如同玻璃柜
春天继续下雪
在酒吧
已然哈瓦那之夜
来自异域的舞者们
带我们狂欢
在灯红酒绿中
令人忘记了这鬼天气
是如此寒冷
一棵棵璀璨的玻璃树
映照着白嫩的大腿
翻转天使
极致地扭动腰身
舞动是如此的投入
哈瓦那艺人
你不必按捺超短的裙摆
所有客人都看得出
你身上那对美丽的翅膀
隐隐泛着柔光




◇梦醒时分

窗外,灰色的建筑群
细高的烟筒不分昼夜的勃起
如果不知地名
你可以认为它是任何一座城市里的任何一个局部
尽管你早已习惯了这灰蒙蒙的天气

一觉醒来
你还是急切地看看手表
现在是几时几分了,远方的地震过去了吗
你总想制造一台巨大的吸音器
像丝绒窗帘一样,遮住蛇一般的火车



◇后半夜的雨

近来,雨水总是在后半夜,下起来
而且越下越大,将你惊醒
你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是在梦里
死亡其实就是,另一种生活。脱去灰尘的外衣
你平躺在床上,等待天空,勉强的挤出一丝亮色



◇北京旅馆

北京的天空
依然辽阔
我俨然已经不像是一名外乡人
中西结合的快餐吃多了,伤胃
我喜欢上了乘坐地铁
看看从早到晚究竟能够走多远
看看矗立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是不是又高了
条条道路通达天安门
条条道路也都通达我下榻的小旅馆



◇通常

通常我以为我乘坐的火车,开了
其实是对面的火车在反方向开动
我告诉自己要沉住气
通常它开动的时候,都要抖动一下
此刻,火车打了个哆嗦
这才让我相信它,确实是开了



◇拥挤

在高速公路上
一辆大货车
装满了肉食猪
白白胖胖的它们
挤在一起
有的还把嘴唇撅到铁栅栏外面
车开动时它们相安无事
车一停下来
或是缓慢地挪动时
它们就嗷嗷乱叫
甚至让你闻到
熏天臭气

终于
塞车问题缓解了
我们的车加速开到前面
落在后面的那辆大货车和它的猪们还在叫唤
看来,它们还要继续忍耐



◇你看到了许多孔雀

一只孔雀
很神秘
两只孔雀
很美丽
当成群的孔雀
当成群的孔雀
在园子里的时候
像是在进行选美大赛
有的啄食
有的慌张、闪躲
有的开屏
有的掉了羽毛
有的飞落在铁架子上
这让你很快
打消了
拍摄它们的念头



◇ 烟灰

买盐
去虎山路
看奇石展览
监察大队驱赶
杂货摊
小贩们四散逃窜
你相对遵守
交通规则
不扛枪
不挖战壕接管道
只为天灾人祸的遇难者
哀悼
从电梯间出来
剥果皮
从烟盒中取出一根根
温柔的子弹
并且传递给身边的每一个人
你常常假想
回到战争年代
来不及奢望性感的宴典
纪录片
并不纪实
春旱持续,风筝乱飞
没有炮灰的时代
到处是烟灰



◇一平方

人体
站立在
一平方的空间
淋浴
往事像墙皮
剥落
里面酥了
时间之针
灯光之箭
在一平方的黑夜里
刺青
肉色纹饰
指示着
安全出口



◇电梯里的我

电梯门
亮得
宛如镜子
映照的我清晰可鉴
一个人在里面
还来不及紧张
它就把我
一分为二地扯开
然后
缓缓消失
我匆忙走出去
身后之门就关上了
蓦然回首的我
总感觉
自己还有一部分
没能出来



◇热手术

切割
敲击
装卸
轰鸣
喊叫
寻人启事
小区里经常动手术

扬沙
漏水
停电
坏锁
围观
延续无梦
你的眼睛和身体分离

病人

白色的病床
忍耐异味
轮椅
枯瘦如柴

花开得
有些早了
甚至骨折
没有雨水关照
没有昏迷的警报

自动门
打开
关闭
关闭再打开
很忠厚
人影
进去
出来
出来再进去
被玻璃压得扁平



◇狗

一条大狗
低着头
令人可怜
此刻
指针的方向
已经错乱
核战争的阴霾
笼罩着附近的半岛
电视主持人高昂着头颅
喋喋不休
观众暗自退场
暗自叹息震荡的海湾
从灰色的大街走过
亲爱的
老精英们
回忆擦肩而过的交情
而你遛着的这条大狗
好像
总是在淌泪



◇被安检

飞机场
火车站
地铁
长途汽车站
人们通过每一处交通要道
似乎都已习惯了
弯着身子
放下行囊
被扫描
然后
再急促促地
取回自己的东西
医生郑重告诫
请不要靠近那些机器
那些伤人的机器
中国人本来身体素质就差
这么扫下去
更不堪了
未来孩子们的DNA
被改变



◇爬山

守着一座
名山
很久没爬了
大过年的
看着那些许许多多的车辆
从外地赶来
停靠在它脚下
熙熙攘攘的游客
正在
兴致勃勃地向上爬
兴高采烈地向上爬
豪情万丈地向上爬
让眼前的这座山
变得如此生疏
我想我也得赶紧抽时间去亲近亲近
毕竟
爬楼梯
不能取代爬山



◇今天你拍了吗

你的字画被拍卖了吗
你的诗稿被拍卖了吗
你的房地产被拍卖了吗
你的精子也可以被拍卖的
朋友,今天你拍了吗
真的假的一起拍
大不了
你自己再拍回来



◇德令哈的锅炉房

那家伙
死得
太不值
他挂在那堵昏暗的墙壁上

几个小孩子
先看到的
然后大人们把他从墙上取下来
平放在地面上

然后是愈来愈多的围观者
低低的声音
议论纷纷

锅炉工老李
因为欠赌资一百元人民币
在自己劳作的锅炉房里
上吊死了

死相安详
身着劳动服
耷拉着舌头
口含白沫

当时那帮小孩子们很安静
老李一向对他们很好
喜欢给他们讲故事
喜欢给他们糖果吃
他是这里有名的老光棍

直到那天早上
人们打不到开水时
才在那堵布满烟尘的墙壁上
发现了他

那些年
在德令哈农场
时间过得似乎很慢
海子的姐姐好像也在那儿锻炼

在那里
大雪皑皑
黄沙漫天
到了每年的秋天
金黄的麦浪就会一望无垠地翻滚
知识青年们在前面挥舞着镰刀
小孩子们跟在后面
拾起一颗颗麦穗

听说锅炉工老李
曾经是个国民党
曾经想逃回老家安徽
甚至后悔自己没能跑到台湾去

他染上了私下赌博的恶习
他死在了德令哈农场的锅炉房
是他工作几十年的地方
也是孩子们经常去玩耍的地方

我是那几个小孩子中的一个
看到他像一条死鱼
挂在锅炉房里的那面墙壁上
那年,我只有九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