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新朝 ⊙ 马新朝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15首

◎马新朝





在村庄里行走

1
那个从宽大的玉米叶子上
走下来的人,给
远方寄信,叙说
过冬的眠床

2
演唱结束
词,在南瓜藤上枯干
堆成了草垛,曲子
在树液里静止

3
寨河沟底的土
在呼喊着干渴,夜晚
裂缝中有人的叹息

4
打开老屋的门
外面的秋光和屋内的霉味
拥抱,那是两个多年不见的亲人
哭在一起



谁在挽留

水是衣裳,穿在谁的身上
薄薄的浪还在缝制
谁一再挽留:“到我家坐坐吧!”
鸭舌帽盖不住的老态
在水底扩散
老态不容易抓着事物
就像远近的灯光,如果熄灭
城市不全是黑暗——
灌木丛后边会响起水一样的笑声
溜狗的人,把想法伸进高墙内
他摸索到水变厚了
那是谁,用灯光泼撒着黑暗
我闻到自身的老气与黑黑的岸
抱在一起,打断了细长的
鸟声。谁又在挽留
“到我家坐坐吧!”



坐下并走动

一座房子,无形的联结藏在
有形的背后,一只流萤也许是它说出的话
像一些链条,显现的事物
是我们能够看到的,更多的链条
被替代;你把一个嗓音单独地拿出来
放在案子上,它就死了
像海蜇一样干枯,嗓音要保持
必须和更多的嗓音在一起
最好与你在一起。我坐在椅子上——
像一个独立的存在
他在离我一丈远的空无中,砍下一刀
你看到了血迹,那便是某种触须的
断裂,痉孪
你说黄昏无人,多么空旷
空旷也是一种事物,尚未被人认知
但它存在于视线中
我从椅子上起身,在屋内行走
事物有了变化,你说,事物的边缘
在何处?它由什么物质构成
这些,你只能感觉




从一月到三月

我们互换,并赠予——
棉花,红枣

这是一座绵延千里的长桥
听起来像声音

当然,构成一座桥梁的因素有很多
雨水是一种

你的办公室里透明,安静,那是声音的原因
矿泉水修饰着水湄

而竹林里仍在下雨
一片青色的竹叶上晃动着整个的北方

在江边,因为水源众多
路也就多了起来

谁也没有料到,一颗枣竟有1000公里
我知道你那里盛产籽棉

就在今天,有人肯定地说我只有37岁
另一些到了哪里

纽扣后边的海,潮汐
卷走了多少灯光



灌木丛那边的平房

我的身体被分散在褐色的灌木丛中
并在那里重新聚合,站起
猫着腰向前走

夕阳,在灌木丛那边的一溜平房上
劳作着,它的光
被溶入那里的坚定,闲散
部分被排斥

这是川埠
平房的屋脊沿着它内在的曲线起伏
努力地显现出的昨天的样子
却被今天修改,固定在
女声部沉默的部分

我看到土灰色的墙,门窗,枸树
紧锁着的脸,在针管的后边
与暮色溶合

黄昏使人头晕,无所事事
更远处的山峦蹲在它自己的阴影里



灯火

一棵庄稼就是一盏灯
一个人就是一盏灯

灯火,是大哥的经历
是庄稼拔节的声音
是村庄漂在大水上的姿势

灯,坠入黑暗
照见的还是黑暗

它只是紧紧地抓着那些能够触摸到的
并把它们带走
深深打磨

我看到一把又一把刀子
插进事物的内脏

一种事物在燃烧
把阴影投放到墙壁上,在人的内心
产下黑暗
          
借助黑暗的翅膀飞翔,灯火
轻盈,细致,摇摆
大哥带领着身后这些灯火
用自身的黑暗喂养它们

它孤独地走在自己的光里
它的话语,很快
就成为它自己的形体
摇摇晃晃,多像病中的大哥




田野


葱郁的土地
光,在那里发酵,酝酿——
树,灌木,鸟

一个孩子——
哗笑着,向远方奔跑
被地平线处一个老人的咳嗽绊倒

——他止住了笑
瞬间老去
内心充满了人世的忧虑

他被地平线捆着
象一捆稻草
人往外挤




混乱

阳光真好,让我难以找到
根据。一只雀鸟说,光线能够挡着
人的视线,写作之前
文字能够挡着文字的视线
这就是一棵树,它从节日那里回来
就有了阴影,经五路被带到
寒冷的高空。写作之前
我要把远方,安置在远方
让内心,回到内心,让风返回风
让绿色,重新找到绿叶;写作之前
我要确认黑海,那里的浪花
在有暖气的房间里,使用俄语的语法
土地在它的名信片结冰之后,我要让
悬着的微笑找到脸,让白色去再一次地
确认羊群,而这些做完之后
一首诗,已经完成



清东陵



余音还在
于北边横成黑黑的山梁
陵园面南,随着高低起伏的声音而建
这些声音不会消失,它们还在
有时会赤脚淌水过河,成为对岸的树
和行走着的人,它不占用空间
在我立着的地方,它来过
却无法回去,只留下一些擦痕
在鸡冠花上摇曳。这是冬天
我去清东陵,在帝王们的豪华的墓穴中
我看到的不是遍地的财宝
而是潮湿的、透迹斑斑的衰败
它们还在,比帝王们长久
像一道道绳索,捆着了这个冬天
你说,你在公园里散步
被一个缓慢的声音拌了一跤,起来看时
原来是一块沉默的石头,这年头
更多的声音不是以自己的面貌出现
它们会发叉变种,像清东陵的
石头,自己会随意走动

      


错误


草绿着
成为错误的方块,它们想改变自己的
属性,没有门的墙
内宅设在深海
若干个小标题,迈着正步走
正在行走着的美女,暂时
失去了性别

树换了衣裳
十八层的大楼站着,任季节轮换
总是穿着同一件衣裳,昏黄的灯照着高墙
呈现出一些律条般的人脸
有人从扑克牌中抬起头
对着门卫说:“先放在那里吧。”

这是夏天,所有的窗户都开着
倾听着高处的咳嗽
更远处,有人的身上沾满了背影
日子全副武装,石头的城堡里——
一个大标题在试图翻身
草错误地绿着




火焰

火焰从屋内燃起
那是一个装满了人名的大仓库
伟大的,卑微的,古代的,当今的——
贵贱等级,有序排列

火苗子从门缝和窗口窜出
或在屋顶上,呐喊,燃烧
散发着
姓氏笔画焦糊的气味

有个人名跑到公路上
一团滚动的火焰
飞速地追赶着一辆奔跑的蓬车

当我从用人名制成的大床上醒来
晦冥中有婴婴的哭泣。窗外
冷风沿着经五路疾走



经历


一只鸟也学会了立整
营区过于明亮,向南的那条路
被口令拓宽,向北是连绵的群山
一个久别的人,用树荫的妥协
蹲在那里读信

他的身体里一定隐含有夜色
他弯腰走路,抬眼看人
都会受到夜的鼓励。他是一位长者
对我说话时,吐出一连串神秘的
不明物体:懦动,繁衍

他从水中把我提出来
像提一只水母,顺手交给另一个人
并嘱咐他,把我安置在郑州某一个
有水的地方,最起码也得有些湿痕
免得过早的干燥

那个携带我的人,被距离说服
最终脱离了夜色。我被暴露在光之下
显得瘦小孺弱,我说,水,水
他笑了,他说,水需要夜色,也需要酒
但他看不到三百里

他把我丢弃。我从他的码头上
独自启航,在没有水的水域里
我提着自己,对一群人说:你们要吗
我开始不断地缩小,缩小
成为一粒沙子,依付在另一粒沙子上

沙子用沙子教育了我
我不依靠风,只用沙子很小的脚步,很小的嗓音
高处的事物,并不能看到我
只是起风时,我身边的沙子,全都要飞翔
只是沙子们也起伏不定





当年的创作组


树斜插在夏季,水泥电杆
踏实于地名,一支军队,在围猎
一首诗,一年,或者两年
白雀:诗的据点

一个人从墙壁里探出身子
他脸上的粗糙和冷漠,平息了一条
花纹蛇的恐慌。他说他从下属部队中来
没有见过诗的影子——

而诗在他的体内喊:我在,我在
并瞬间划过对面的屋顶
又隐藏于十字路口,或是
紫色的桑麻林中

只是那些词,过于分散
无法聚拢,无法形成一首诗
就像那些房舍,东一座,西一座
还有更远处的一些石头

创作组长,满脸沮丧
他在饭堂里敲着碗边,宣布组织解散
许多年后,诗已形成,诗就形成于
断裂中,长着时间的绒毛





散步


商业大厦蹲在暗处
像一个便秘的人
在用劲。长桥
向夜空攀爬
它的重,由水泥桥礅
传给我,柜台后边的敞口步鞋
在等待一位老人
梧桐与梧桐站在路边
它们之间的话已经说尽
灯光在测量着距离。报刊栏前
那个正在阅读的人
戴上手铐后,被带走
街头上,我
与多年不见的一个熟人相遇
握手,寒喧
我们的谈话很快变黑
成为墙角处的一堆垃圾


12月20日夜,郑州大风



长久闲置的词,暗处的苔蓟,吃剩下的
兽骨,被迅速集合
黑压压的队伍
帖着高墙
越过背风处易碎的讲述
在低处的熊耳河里
低着头奔跑
立交桥下——
狂风在一个乞丐的破碗里伫立了一会儿
然后举起来,一直举到
我的书桌旁
有人畅开肚皮,在广告牌的铝皮上
大笑,辱骂
紧紧地搂着商城遗址上的
黄土,捶打——
却无法唤回
高处,纪念塔顶上的拱顶
受到质疑——
为了辨白
塔身黑了下来

后半夜,风停了
警车在街道上滑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