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窍生烟 ⊙ 七窍生烟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10个2010年的诗

◎七窍生烟





《石头说话》


要在很深的夜里
一个人
沐浴焚香后出门
不要带上院子里边
那匹醒着的白马
把柴扉轻扣
+

后山上
因为光线的缘故
看不到菊
不表示
他们在沉默

+

坐下来
挨着石头
一会儿
石头就热了
你想起
那个远去的女人

+
石头睁开眼晴
你给自己
倒了一杯寡酒
听风
呼啸而过

+

有人叹了口气
环顾四周
夜色苍茫
不是菊
也不是你
那是石头的声音
沉闷
一如你的心境

+

这样的秋天
应在晴朗的阳光里
赏菊
那匹矫健的白马
白马身边的美人
美人眼里漫山遍野的石头

+

那时
你说要问一下
石头的今生前世
那时
菊在盛开


《无题》


他想改变一下
譬如早上
去打羽毛球
以前带的手机
看时间
他把躺在电脑
后背的怀表
上了发条
怀表的后面
一些他不知道的人
使用过
露出黄澄澄的铜
这是块半钢怀表
很偶然的
到了他的手上
他有些怀念
清水塘
那些熟悉的脸
在这个清晨
花朵一般一一开放




《现在是秋天开始说话》


有一天我们都会消失
而石榴不会
石榴树上的天空不会
天空里的那些小鸟不会
你感到伤感了吗    
无济于事
一切都不会改变的    
雨要落下
自然就会落下  
田里依然生长禾苗
湘江不会南去  
我们只是一粒不起眼的尘埃
随时可能被风带走    
落下来的地方
就是以后的故乡    
你还在留恋什么
那些美好过了的景物    
那些过去了的春天
大雨把你来过的气息
冲洗得一干二净
去哪条河流不是河流    
哪一滴水不是家人
现在是秋天开始说话




《而我的恍惚由来已久》


我总是在人群的背后
有时在某一个人的记忆里
下午6点
从厚厚的窗帘后面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两句话
我醒来
看下小淇很踏实的睡在身边
譬如我想到一个人
她就出现
对于她的记忆
只是她一生中的一个瞬间
与此相同的
我存在于别人的记忆中
也是一个一个的瞬间
无数的瞬间
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碎玻璃
把它一一拼好
出现一个完整的镜象
这个秋天在一场雨中来了
你也看到了
它只是某一个秋天
而我的恍惚由来已久

《十月》


十月,我低下头来
和所有的禾苗
一样等待
回家



天空的高远
是因为太多的仰望
在那棵苦楝树下
我只是卑微的蚂蚁
搬运着一粒米



而远处的河流
背负着泥沙  
水草和鱼
浮于表面的船只
把伤口
一一划开


我愿意自己
是一滴水
被日头蒸发
那样更可能接近想象
在未知的地方



你准备好了没有
这是十月


《那么秋天吧》


那么秋天吧
我还是在这里
观沙岭的某扇窗子后背
别指望我
还能走得更远
我就象那兜石榴树
你来
我在这里
你不来
我也在这里


《我在河西》


阳光把一张脸淹没
远方
你那没有到过的地方
听一曲《十面埋伏》
项羽
在江东
拨剑又放下
我在河西
牵着小淇的手
偶尔想一下
现在的你
在做什么啊
天高气爽
去岳麓山上喝茶
去湘江边漫步
都是我想做的事情

《象一个人离开》

冷是因为
雪的空隙里的风
继续前行
站牌后伸出一张
陌生的脸
让目光停留片刻
一辆大货车
在对面轰隆隆驶过
而心却已经如风
吹向那
苍茫的夜深处
等待
心跳加快
抨抨抨
和着雨滴的节奏
象一个人离开
那黑夜中浮现的脸
悬在我的天空

《某些时候》

雪意更浓   一大片邻街的
店铺都合上了嘴巴
要去喝一杯茶吗
我没有说出来
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
沿着那条满是飞雪的道路
去到天边
也就是两朵相遇的雪
一同化为水
火车在远处悄然驶过
你也不讲什么
分不出黑夜里的天空大地
时间静止
湘江的波涛
一浪高过一浪
想和你去岳麓山
其实去哪都是一样的


《无题》

那么雪就落吧
感冒也就那样的来
流鼻涕
发烧
然后有些头昏
这种种的症状
都无法消除
对你的那种念想
其实
离得也就是那么远
一条湘江的距离
我在想
是酒
还是我的行走
可以到达
雪继续的飘落
我想说的话
一层层的堆积在
你的窗前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