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乐 ⊙ 我们暂住在地球上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0:天乐17首。

◎天乐



2010:天乐17首。


《遇事》

夏天
殡仪馆一直没有生意
广州一直没有变
广播里说
今夜有雨
出行注意安全
下雨的样子一直没有变
街上的人
一会儿全不见了
树叶和鸟儿
一起在树枝上避雨
夏天再热
广州的雨
一直没下到外省
殡仪馆一直没有生意
直到张某不爱李某了
才开张

2010-1-16

《一个女人跳楼死了》

一个女人刚跳楼死了
她的一件旧呢子大衣还在滴水
中午,地面湿了一大片

派出所的电话没有响
当地报纸没收到消息
白菜的价格又涨了五分钱
街道和去年的街道别来无恙

可这个女人刚跳楼死了
幼儿园班车不停按喇叭
邻居和去年的租客都有联系
她昨天还嚷着要买毛线
可地面湿了一大片
派出所的电话没有响
下午的风还在二十公里外徘徊
只带走多余的水分就够了

2010-1-8

《八月的氧气专供南京》

八月的氧气专供南京
南京的一枚回形针生锈了
八月有两天时间,阴盛阳亏
老人畅谈往事的清凉
中气不讲究平仄
毕竟能像河水一样奔流的往事
太少了

我刚从夫子庙逛出来
还以为手里的蓝在影响着南京的天气
和湖北省的湿度
竹篮子悬在半空中
被一枚钉子看守
而秦淮河行船的能力,变得紧张

我的心被卡在一棵大树和南京的花园之间
回形针突然被拉直
获得刺痛的权利
南京给了我生锈的回忆
像空竹篮子上空刚飞过一只蛾子

2010-4-13



《装死的昆虫》

我留胡子,是为了挽留智慧
屁股下的骏马,是为了肇事逃逸
要向死去的人学习睡眠
向活着的人,学习谎言

当形势有利于你
还要用唬人方式怀疑这个世界
那些在人间行走的舅舅
这样告诉我
正确是多么错误的一件事

舅舅说,要学会装死
屏住呼吸,用死亡掩饰一切存在
等危险走开
像磕头虫、蟑螂、青虫那样安静
能在世上活几亿年
我可不想活几亿年
能安全的死掉就够了


2010-4-12

《黄瓜》

杨老板在丝绸店训斥店员
而我在隔壁的饭馆刚坐下

一盘拍黄瓜,一瓶青岛啤
一声爆响,街面上撞车了
厨子们和服务员跑出来看

两根长途跋涉的黄瓜
在洗菜池的水面上起伏
水下沉积着少量的泥土

车祸延迟了开肠破肚的时间
但我的啤酒早喝光了
瓶口像垂死的鱼吐泡泡

2010-4-2

《收获》

张小民,男,25岁
新疆石河子人
13岁第一次遗精
19岁的夏天首次挺入异性身体
2006年刚过随老乡来京

石河子到北京没直达火车
须到乌鲁木齐坐T70空调特快
全长共计3768公里、43小时55分钟
硬卧中631元,软卧下1006元
他硬座靠窗,一直看到北京

先在一家快递公司大半年
后在保健品公司做销售代表
这几年共收获了20多人的友谊
大头,鸭子,安安妈和安安
小竹,宇闲妈和宇闲,还有致家等

他不想再给人打工了
想回石河子开个“中国烟酒”
临走前筹备些启动资金
其中13个人的友谊已经用过了
剩下的打算1月内用完

2010-3-11


《打开电视》

打开电视
一群傻逼在怀旧
唱老歌
对现在的生活感激涕零
我恨不得挖眼睛割耳朵
权衡之下取其轻
还是把电视关了
也达到了挖眼睛
割耳朵的效果
对于愤怒
我终于得了要领
高兴出门,一杯扎啤
半碟毛豆半碟花生
拼盘!

2010-6-10

《哲学》

1875年,天气不详
布拉格是一座城市
一个人在那里
生下了另一个人
石头盖起房子
光线照出灰尘

不知风把谁的耳语
捎给附近的海域
刚上完火的奶牛
嘴角留着青疤
野马都很温润
络腮胡男抿着嘴
一副遵纪守法的样子
让哲学看起来
彻底无用
2010-5-10

《小白》

有的人
叫小白
即使在晚上
也叫小白

有的晚上
湿漉漉的
有的小白
就忧伤了。

2010-6-14

《星期五》

星期五,在家
中午有人敲门
不知女孩推销什么
一顿急说,插不上话
等说完我说:
我可是个坏人
你要进来吗?
她连忙说谢谢
门毕,大笑。

2010-5-23

《一遍到七遍》




几斤幸福足可抵挡人们愚蠢的冷漠
不能确信。星期六了
写舒服的句子,
说两句永远
再抛一个坚定的眼神
拿出去年储藏的五月
只剩一半,自家享用




高压电线上的博客
只有绝缘的鸟儿光临
阅读前世今生
不留只字片言
偶尔有来自天堂的羽毛飘过
也就落下了
夕阳像橙子剥下的皮
丢失水分。



妈妈说,颓废一会就行了
还要吃晚饭呢
爸爸在冰箱里加班,没黑没夜。
我有一竹篮子黄色笑话
备口水一战,
弟弟拉着布娃娃在地板上
邻居们都不见了。



你的心灵过于拥挤?
我给水草,增加流水的温度
让一堵墙,有纸飞机一样折叠的吻痕
让大爱辛勤耕耘
惟独我对祖国不满的情绪
请勿打折,快归还我



丢失性别
应该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一段木头在深秋开出腐朽之花
油腻腻的现实并不光彩
狂躁的浓烟离开烟囱
大地收获安宁。



惟有轻浮
可挤兑出残留在风月中的哀愁。
俺的亲娘呀,我没有月亮,
十几年前从容学会亲吻,
却不会安慰鼻子
一股恶臭
我的青春已远去。



昨生气时说
树上的叶子
不到冬天是掉不光的
所以傻逼在世界上数量还很多
要消灭他们
今天想说
要消灭不了
就先把自己灭了

2010-6-14 整理


《一堆煤球和四棵白菜》


一堆煤球上蹲着四棵白菜
整个冬天就被代表了
像石狮在门楼下的坚守
穿厚厚的衣服,侧身而过
在狭窄的楼道里相遇
路被雪照的很亮
连两只狗见面都沉默
放学的场面很好看
偶尔有一两只走出来就哭
委屈源于孤独
小朋友,不许孤独。
2010-7-12

《一公斤的写作》

脖子上的绳子,不是拽就能拽开的
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像石头追打石头
像一场雨遇到25℃的天气

这个故事说明了什么?
我们被很多傻问题困扰着
一棵很大的树
用它的枝干来荡秋千

我的脑子里
悬挂着一公斤的写作
在梦里动弹不得
醒后,脖子上的绳子

2010-8-10

《蠢货之歌》


最近,
我在减法上,做了很多功课
丢了一条狗
也不登寻狗启示
几件二手家具送给朋友
抛弃了相濡以沫的妻子和一个不知
是谁的儿子的人
这群蠢货,还在等别人理解他们
我减了:这个蠢货,还在等别人理解他
我有能力将一群人具象成一个人

后来就不高兴了。
很多人以为我在隐喻我自己
我解释:喂,那人指的不是我!
回答:你有病呀。
其实我也可以老实地说
是这个世界有病
这个世道糟糕透了
但我没有,最后都包揽到自己身上

用沉默惩罚自己,当然不止我一人
我开始收集更多愚蠢的具象
慢慢收集,慢慢唱起蠢货之歌

2010-9-10


《那一年我在山东休息》


那一年我在山东休息
青岛就躺在边上的一个角落
每天各色海水灌进
啤酒瓶里
等待下肚

泰山不倒就有人去
有拐杖,煎饼小葱,贩子的热情和小欺骗
拍拍照,看看早已麻木的树
和无法亲近的山
脑门上的汗像黄豆一样乱蹦

太阳落不落,都得往回走
腿脚不听话
随处可见断掉的拐杖头
劣质快成了这个民族的性格
可我每每置身于此
还是很高兴

2010-9-17


《南方印》


12岁的阿弟站在田垄上
微风陈旧而舒展
叶脉晃动又清凉
莲子长不大,时候不够
盖土太深就不发芽
张伯自言自语
昨天,叔公用裁衣剪子休整胡须稍
昨天,傀儡戏杖头木偶过邻乡演出
茶歇,七叔公说
世道不乱就不叫世道了
只有村东头的方先生能看透啊
而我听了,烦透了

2010-11-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