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梵梅 ⊙ 木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0年诗选

◎子梵梅



    你为什么在这里

光是额外给你的
它给石头,泥巴,植物
额外地也送一些给我
雨水也这样,洒在盆栽上
也溅一些在我的脸上

它们只是自然在嬉戏
你却要去当真
郑重地感激光
认命脸上的雨水,无言地擦掉
然后走向超市
买一些熟食,一只装着大米的小桶

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问了自己一句
小跑着过十字路口
爬上一个缓坡
这个问题就被其它需要想的杂事
给覆盖过去了

    2010.1.17


一个被覆盖的问题,它又冒出来

下楼,穿过滑梯
有一小段塑胶路,供孩子们摔倒
走在那上面
因为软塑胶的坍塌感
身上也会起鸡皮疙瘩

往前三十米
下坡。有一大水池睡莲等着你
紫,蓝,白,红,黄
凡有五色。
我看见它时,
不清楚它到底是睡着的,还是醒着的
一大水池的睡莲
真得像假的一样

为什么在这里?
在我走出这个园林式的小区之前
不觉又续上昨天这个问题
显然是睡莲和软塑胶路面
勾起昨天来不及想完的问题

但今天
我照旧来不及想完它
出了小区,车辆横流
我得注意安全
还得赶着上班去

2010.1.17


    正月帖

    1.
正月,雨水长流
日久长。花蚁上树又返回
遇见一堵墙,骑墙唱歌
遇见一阵雨,沐雨散步

2.
正月,少客
茶水在杯中自暖自凉
公路两边,孩子们把车骑得欢快
他们要去姥姥家
路边的野菊越来越少
秋芒越长越深

3.
坐在西窗。南方阴冷
夜烛懒得剪,天蒙蒙亮
有苍狗跑过,消失在天际
有琵琶三声,裂帛一般
神伤来得突兀
病榻上母亲睁开眼睛
问我那是什么声音
我答是猫
踏翻了壁橱上的瓷器

4.
静坐屋子一隅
白茶花蕾全无
几片旧叶,挂着新露
烟花不解人,在半空旋转
我不上阳台。只在室内
听母亲问:“什么时候了?”
“正月初二。还早着呢。”
雨水长流
心思寂然。对镜有白霜
昨夜松枝归旧月
今夜琥珀就明胶

5.
风打西窗。形神皆静
贴梗海棠摇了摇薄薄的红颜
有人呼唤,有人应答
皆不是我的人,我的形,我的色
春风总有理,吹着杨柳
寒鸦更无权,扯了枯枝

6.
烟花几现夜空,化为虚无
城市灯火通明,家在四海
有人酒醉街衢,吐了一地
有人相搀扶过了菜市场
消失在街道尽头
像水消失于水

7.
母亲延续着肉体
证明我的依存尚有效
她成为一个人几十年来的安慰和期许
她紧皱眉头,对我有隐忧
这多么好。不能让你的亲人太放心
不能让桥梁独自空横两岸

8.
正月一到
要离开此地到彼地
去往哪里
都是对已有的一次遮蔽
当我早晨醒来
我将发现乌鸦和喜鹊的叫声
是一样的。
所以不要在雪中怀人
看那鹅毛遍地,熊正出没
而渡口的杨柳
尚未长大到适宜折来相送
就此先行一步
告辞了,清风明月照我心
唯有溪畔船与桨
不依又不饶

9.
母亲在咳嗽。窗外寒风兼冻雨
翻了一遍节日短信
176条。删除
关了手机。某一片松动的玻璃
发出响声。
某一滴雨水,击中一个早睡的人
他贪婪的梦游

10.
天黑了。我有父母
这世间,只要还有父母
就是一个幸福的孩子
拜见父母亲大人在上
我是你们在人间的安慰
就像你们是我在人间的安慰
大安慰啊。天地不仁
唯父母慰藉我的空茫
所有父亲母亲的孩子
你和我一样年迈
却能永远活在父母的怀中

  2010-2-17


    一支曲子

电梯刚刚把她送上18楼
在楼下又遇见她。如此反复
直到相信,那支曲子快走到尽头了
我们的泪水快流干了,你和我却都还各自屈辱地活着
    
    2010年


    铺云

只用了很短的时间
乌云和冷风就铺满小区上空
行人向右踽踽走
或向左速速去
低头的人,不是他要低头
是风沙跑进他的眼睛
不要要求人心清澈
早晨刚刚万里无云
下午就来嘲讽
天地若有心
风就不是刮来沙砾
而是顺着湖水的纹理
向远处细细抚慰去


夜犬

半夜听见狗吠
是民工家里的瘦狗
还是富人守财的名犬
是吠向一粒不愿寂寂而灭的星斗
还是吠向空空芒果园那团阴影
夜空更加蛮荒
那些白昼的野心也萎缩了不少
当然,还有一些肿胀着
由于动物的叫唤
在梦里更加忧虑


民工

几个民工
坐在三轮车拖斗上晒太阳
熏黑的牙齿,旧的军鞋
指甲里的泥
四处乱丢的目光
坐在装有半车破烂的拖斗上

人不离其土
当活成为问题时
土算得了什么
他们吡着牙,守着日头
瞎聊着。
等着有人扔下垃圾
用棍子搅一搅
或者干脆用手到垃圾桶里搅一搅
有时能搅到一个矿泉水瓶子
几个纸片。
有时是一些塑料泡沫
这东西也能回收
从上午9点,到午间1点
几个民工,在风景如画的城市
在有钱的政府那遍地免费的日光下
晒太阳。没有虱子捉

  2010-2-8

    大雾中与德安进山

车拐几个弯
沉默化为坚定
大雾变成桃花
不能说是鸟鸣
但也不是纽约

是大雾外的人
桃花外的人
鸟鸣外的人
甚至是
纽约外的人
中国外的人

大雾围拢
有的在前面带路
率先去打开山门
大雾降低山峰的高度
一粒一粒气体
扑窗而入

这时我看见
一个祖父
一个丈夫
一个父亲
一个诗人
一个画家
交织在他的身上
温和地恳谈着

2010-3-6


    活在纸上
  
    1.
寒风侍候柴门
金钱拨弄人心
一阵胜似一阵
是冷流迫使膝盖骨软化
还是势力使他长跪不起
要遁于形,还是遁于无形

  2.
松针立在一朵苍白的云里
苍生挤在一首无能的诗里
听见夹缝咯咯咯的声音
是穷人做梦在转移财产
还是杏树在叹息太长命

3.
活在纸上,时间太多
橘子在桌子上静静地黄
手机如一具小巧的棺材
它埋葬了两座喉咙
不是出于道义
也非出于恻隐
是经不起神伤
该出于骇然

    2010年

    记录者

当我是一个参与者
以记录者的身份写下这些句子
我总是回头去看那个陌生的自己
对在字里行间的样子
觉得吃惊和害臊
当我以一个记录者参与到情节中
我一边在想,哪些是我要保存的词眼和瞬间
哪些是此后再也不可能发生的
唯一的最后的欢愉
当我二者兼具,听着想着写着时
保不准还能听多久,写多长
什么时候就被作废个一干二净

2010-6-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