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丽隽 ⊙ 风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雪礼

◎叶丽隽





      《战栗曲》

被吞没,如雪片入海
我的惊呼,也不能使你停止

你这缄默的
海上的霸王,酝酿着浪花与浪花之间,肉体的喧响

你引领我消失
又在一片深深的湛蓝中,将我还原……你是个孩子
如此固执,在我复苏的土地上,寻找
生命的本初

我是多么地羞愧——神啊
一生,仿佛刚刚开始
微妙的幸福里,静静埋伏着不安




      《雪礼》

南方小城,雪事罕见
电话里,你告诉我今年到来的第一场雪
半信半疑,推窗,啊果然,一朵朵白色的精灵
正漫天飞舞——
那无法言说的,已经进入我们中间

雪落在我们短暂的相逢里,雪
落在雪上。严冷的白光,从四围的山巅开始
渐渐聚拢,逼近我们的躯体。那积雪
其实一直都在。只是如今
被搬到了我身外。两天来
我因陡然的空旷而无法入眠

在一片白茫茫中,这颗心,就让它恢复,戳出雪海
耸立成粗粝黝黯的岛屿
孤绝意志




      《无眠之歌》

因为这世间有最为单纯的美,我不隐瞒,我有
许多欲望
我的眼,和我的手
和我胸中,这支休憩多年的画笔
要跟着你裸陈的背脊
跟着这弧线,在骨点着力
在臂膀处转虚
轻逸地滑下,陷落于腰际,突又攀登
那耸起的髋部
那浑圆
那紧绷

我曾身怀万千。今晚
安静地躺着在你的背后
中央空调嘶嘶作响,窗外,一只夜鸟
在一月的严寒里,忽远忽近地鸣叫
你在你的美中
呼吸均匀,沉沉睡去
毫不觉察
漫漫长夜的无眠之后,我正变得通透轻盈
一颗黎明前的露珠。许多欲望
凝结成
一饮的渴求




      《树》

我接受自己,以一种
与自己的尺寸成比例的方式
埋首于尘埃
有时候,甚至忽略了时序节令的推移
这没什么,我想
虽然不能返回,但是可以增加和繁殖
在我伸出的每根枝条上
都将继续怀着这些秘密:
积雪、小纸条、药丸、暗室中的亲吻、青屋里
寂寞盛开的茶花……
近乎于放纵,我四面八方地生长
在命运拥有我的地方
在我自身的界限里。那么当蓝星升起,谁
将豢养一颗狮子般的心呢




      《快雪时晴》

看书,喝茶,击节叹赏。乐声中
某种东西正在颤抖。某种未完成的东西

某种,陌生的,令人焦灼的东西
使人无端走失,坐立不安。有波浪在破碎

存在于未写出的句子中间,你是
一盏暖灯。一个突变。一段消失的时光

哦必须延长,我这草草勾勒的一生,即便残局里
也有着冥王星夜以继日的抵达

江南雪后,难以言喻的时光
我灵魂的每一条缝隙,都等着被填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